第117章 落魄的朱大师-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117章 落魄的朱大师

    第二天,玄燕照例跟冷青璇一起游山玩水,只不过这一次他们并没有离开人群,而是跟两个班级的同学们都在一块。

    孟欣欣的脸色不太好看,也没什么游玩的心情,整个过程中都在不断的愣神,她偶尔看向玄燕和冷青璇,眼神中会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

    至于王子怡,则是彻底不敢接近玄燕了,她顶着俩大大的黑眼圈,一看就是做了一晚上的噩梦,没有睡好。

    一切都如今天的天气一般,晴朗而没有丝毫的波澜。

    吃过午饭之后,两个班级的同学就都踏上了归途,玄燕没有跟三年级五班的同学一起,冷青璇也没有跟三年级二班的同学一起,他们一同坐在了胖子所开的保时捷上。

    胖子不知道从谁那里借来了一副墨镜,一脸骚包。

    开着保时捷,载着名震甘省的燕医生,还有他们金峰中学的隐形校花,胖子直感觉自己走上了人生巅峰。

    下午时分,先是把冷青璇送回到了御山别墅,然后玄燕又让胖子把自己送到了宋老所在的疗养院。

    疗养院内,宋老对于玄燕这段时间以来所做的事情了如指掌,可他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看向玄燕的眼神中多少有些不满。

    玄燕注意到了宋老的神色,但却毫不在意,他给宋老治完病,便由刘全开车送往了雅米西餐厅。

    一路上,刘全都寡言少语,直到玄燕下车之前,他才犹豫再三的开口:

    “燕医生,宋老并不是不满你现在的地位,你能有眼下的成就,宋老还是很开心的,他早就说过,燕医生你绝非池中之物,只是没想到,你会爬的这么快,这才区区一两个月的时间,你就成为了金城周边的四市之尊。”

    “嗯,运气比较好而已。”玄燕淡淡的点了点头,说道。

    “燕医生,宋老不满的是你——”刘全迟疑了一下,才问道:“你是不是恋爱了?”

    “嗯?”玄燕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燕医生,你也不要怪我多嘴,是可卿哪里不好吗?”刘全接着问道。

    “和宋小姐没有关系。”玄燕淡漠的说道,他明显是不想在这个话题上面跟刘全多说。

    “是我瞎操心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懂得不多,只是希望燕医生可以慎重一点,宋老的意思你是明白的。”刘全苦笑一声,劝道。

    “好。”玄燕淡淡的说着,从车里走了下来。

    他站在路边,目送刘全远去,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宋老和刘全对他疏远了很多,好似不像之前那么亲近了,不过玄燕却并不在意,宋老不管怎么着,也只是他其中的一个病人而已。

    在雅米西餐厅工作到晚上九点,玄燕回到了御山别墅,经过冷青璇家的时候,棒棒糖颠颠的跑出来,跟在了他的身后。

    一人一狗,安静的往御山一号行去。

    “汪汪——汪汪汪——”行到近前,棒棒糖突然朝着御山一号别墅的门口大叫了起来。

    玄燕抬眼望去,只见一位身着唐装的老人歪歪扭扭的坐在地上,背靠着御山一号别墅的大门。

    老人身上的唐装有些破旧,脸上脏兮兮的,看上去犹如乞丐一般,落魄至极。

    “还有三天,你来早了。”玄燕走到老人的身边,淡淡的说道。

    老人苦笑一声,抬起头来,看向玄燕说道:“不早,再不来我可能就要被饿死了。”

    “以你的毒门造诣和本事,也会有肚子挨饿的一天吗?”玄燕淡淡的笑着,问道。

    “那要看我想不想了。”老人答道。

    “还有敢不敢。”玄燕淡笑说着,掏出钥匙,打开了别墅的大门。

    “进来吧。”玄燕把老人邀请到了别墅当中,他看了一眼棒棒糖,棒棒糖顿时一脸无奈的走进了厨房。

    五分钟之后,棒棒糖叼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速食盒饭扔在了老人的面前。

    老人惊奇的看着棒棒糖,说道:“谢——谢谢。”

    回应他的当然只有棒棒糖傲娇的白眼。

    老人风卷残云一般,把速食盒饭吃了个干干净净,随后他抬起头来,不好意思的问道:“还有吗?”

    “你是几天没吃了?”玄燕淡笑一声,知会棒棒糖再热一碗来,才开口问道。

    “三天。”老人说道。

    “为非作歹这么多年,积蓄还不够你吃饭的吗?”玄燕又问道。

    “半个月前就花光了。”老人黯然说道。

    “你们毒门中人,都这么不讲情面?”玄燕再次问道。

    “远不止如此,我能捡回一条命,已经是万幸了。”老人的目光有些失神,他苦笑一声说道:“没有死在你燕医生的手里,却是差点栽在了自己人的手上。”

    “你怎么就知道,我一定不会杀你,医生与毒门,自古以来可就势不两立。”玄燕淡淡的说道。

    “要杀我的话,你上次在医院就杀了,难道你燕医生还会因为有女人在,就心慈手软吗?”老人笃定的说道。

    玄燕没有回答他,而是淡笑着说道:“身为毒门中人,能混到你这般地步,还要跑到一位医生的家里来要饭吃,你还真够善良的。”

    “那还不是拜你燕医生所赐。”老人盯着玄燕,语气平静,他问道:“你要怎样,才肯为我解除三绝针法?”

    “不管怎样,都不会解。”玄燕淡淡的说道。

    “难道你想控制我一辈子吗?”老人有些不忿,玄燕如此做法,倒还不如干脆直接杀了他。

    这一个月以来,他被三绝针法折磨的死去活来,眼下落魄的样子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你还活着,不是么?”玄燕淡然说道。

    “呵,活着,生不如死的活着。”老人凄惨的笑了起来。

    “与你对冯姐姐所做的事情相比,我对你已经很仁慈了。”玄燕说着,从棒棒糖口中接过又一盒热好的盒饭,扔到了朱大师的面前。

    “赶紧吃,吃完了,我正好有件事要问你。”玄燕说完,起身往楼上的书房走去。

    老人看着他的背影,低下头,继续吃饭,他脸色沧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个月前,他还是傲气十足、受人礼遇、可以掌控他人生死的朱大师,而一个月后,中了玄燕三绝针法的他,却好像连吃一顿饱饭,都成为了一种奢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