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说好了打假赛-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说好了打假赛

    玄燕的一系列操作,把那位坐镇巫云台的巫刹门长老都给看懵逼了。

    从他被狄师兄算计,到他突然喊停,并提出了可以博彩的想法,然后又离间狄师兄与他身边的众人,这一切,都没有能够逃过这位巫云台长老的眼睛。

    他不禁在心里直呼妖孽,也难怪巫刹门的三祖宗如此的看重于他,就他的修炼天赋,还有他的一系列手段,未来,就是想不成就巫刹门的天骄都难。

    甚至于,在这位巫云台的长老看来,玄燕日后能够轻易成就大巫也说不定,而就算是他不能去参加天骄试炼,说不定都能有成就大巫的机会,更别说,再去参加天骄试炼了。

    “那他三年内可成大巫?”这位长老想着,把自己都给吓了一跳。

    “肃静!”眼看着现场因为玄燕搞出来的博彩而闹哄哄的,这位长老突然冷喝了一声。

    “不得打破巫云台的秩序!博彩之事,可在巫云台之外进行,下一次再让我看到巫云台这般乱哄哄的,你就可以去死了!”这位长老死死的盯着玄燕,声音中没有半分感情的说道。

    听得长老满溢杀机的话语,玄燕首先是愣了一下怎么,这位长老没有猜到自己的身份吗?

    也只是微微一愣,玄燕便迅速的反应了过来。

    看来这位巫刹门的长老,也是在保护于他!

    在巫刹门之中,可向来没有保护一说,长老以及老祖宗们所看重的弟子,那无一不是可劲的去作死他们。

    也只有玄燕,只有让巫刹门的长老们看到了无穷未来的玄燕,才让他们有了那么一点点的保护欲。

    至少,在玄燕有实力对抗巫刹门天骄之前,巫刹门的老祖宗还有长老们,是不会暴露玄燕身份的。

    除非玄燕进境太慢,达不到他们的要求。

    不然的话,他们非但不会暴露了玄燕的真是身份,还会刻意的帮他隐瞒

    刚刚这位巫刹门的长老,就差点露出了破绽,因为,叫停比赛之人,如若不是玄燕的话,说不定他直接就出手,把对方给拍出巫云台了。

    此事,虽小到可以忽略不计,可却难免会有有心人看出这位长老对玄燕完全不一样的态度。

    为了避免被人察觉到什么,这位长老才突然冷喝出声,他要向大家表明,他并非是对玄燕的态度不一样,而仅仅是因为,被他的博彩之想法,给深深的吸引了。

    看出了这位长老用心的玄燕,不仅没有因为他的冷喝声而有丝毫的恼怒,反而是暗暗颔首,表示记住了长老的这一次相助。

    伴随着巫云台长老的出声,在场的巫刹门弟子们尽皆是噤若寒蝉,刚刚还热闹非凡的巫云台,刹那间便安静了下来。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又警告了“周清”一句,长老才缓缓说道:“挑战开始!”

    说着,他伸手朝着半空之中一扬,一道保护阵法凭空出现在了擂台之上。

    阵法内,是狄师兄和陈师兄二人,而阵法外,则是原本只是来看热闹,却伴随着玄燕博彩想法的出现而参与到了这场挑战之中的巫刹门弟子们!

    “你这兄弟,好魄力!”擂台之上,阵法之中,陈师兄忍不住的说道。

    “那当然!”狄师兄得意回应道。

    “就只是可惜,他太出色了,怕是已经引得了不少天骄师兄的青睐。”陈师兄冷冷的笑了起来。

    狄师兄想要算计“周清”,陈师兄就毫不犹豫的告知狄师兄,这周清不是他所能够算计的!

    果然,听到陈师兄这话之后,狄师兄的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杀机。

    当然这丝杀机,不是冲陈师兄去的,而是冲着“周清”去的!

    这“周清”尽管看上去乃是在尽心尽力的为他赚取贡献值,可他这一次闹出的动静,却是太大太大,大到了让狄师兄直有一种完全掌控不住他的感觉。

    “这博彩背后的巨大利益,你应该能够看得到吧?”陈师兄又笑呵呵的问道。

    “看得到如何,看不到,又如何?”狄师兄冷冷说道。

    “你一个人,是不可能独占这份利益的。”陈师兄自顾自的继续说道,“不若我们合作,有了你我师兄弟二人,想要完全占据这博彩的利益,虽仍旧有些难度,可却并非完全不能达成!”

    狄师兄闻言,心中一动。

    不管是他对“周清”的算计,还是“周清”的反击,都乃是阳谋。

    但凡是有点脑子的人,就能够看出他们二人之间的博弈。

    陈师兄自然也看出来了,由此,他才提出了一个让狄师兄有些心动的建议。

    可狄师兄也只是心动了一下下而已,随后他便冷笑说道:“你是在,向我求饶吗?”

    “我可以故意输给你,你拿走我的贡献值,我只取这场博彩赚取的贡献值的一半。”陈师兄竟是起了打假赛的心思。

    果然哪里有博彩,哪里就有假赛,这不只是说说而已的,玄燕才提出了博彩的概念多大一会,这位陈师兄居然就已经想到了假赛一说。

    他这番提议,更是让狄师兄心动无比,他虽有战胜陈师兄的把握,可却也难免陈师兄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底牌。

    万一这场挑战输了的话,那别说贡献值了,连命都有可能丢掉。

    在这样巨大的风险面前,陈师兄的提议,就颇具诱惑力了。

    有阵法的存在,他们二人的对话,外面的巫刹门弟子们尽皆是听不到,所以他们二人,可谓是光明正大的在讨论假赛的事宜。

    “一半,你知道有多少吗?”沉吟了半晌,狄师兄才开口说道,“至少五十万的贡献值!”

    “这么多!”陈师兄被这个数字吓了一跳,他接着说道:“比我想象中的要好很多,那我们,说定了?”

    “嗯,说定了!”狄师兄点头说道。

    “那狄师弟接招了,我会故意败给你!”陈师兄拉住了准备动手的架势。

    “好!”狄师兄大叫一声,一根血矛骤然在手掌间出现,狠狠的朝着陈师兄刺了过去。

    砰的一声

    陈师兄也早已祭出了他的巫器,便是他手中的纸扇。

    两件本命武器撞在一起,发出了一声巨大的轰响。

    “这么用力?哼,早知道你言而无信!”陈师兄冷哼了一声。

    “你不也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吗?”狄师兄同样冷笑。

    这二人一出手,便尽是杀招,根本就没有半点“说好了打假赛”的样子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