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看破不说破-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看破不说破

    玄燕的实力全力爆发之下,连三星小巫都能杀掉,区区一个连巫器都还没有祭炼完成的一星小巫,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阵法之内的玄燕,可是知道,徐琦并没有对他手下留情,非但如此,他甚至还要倾尽全力的想要杀死自己。

    可阵法外的狄师兄等人,就都有些摸不清状况了。

    他们并不知道徐琦都跟玄燕说了些什么,只看到玄燕,一个劲的在喊着徐琦正在对他手下留情。

    玄燕的出手,也很是隐蔽,阵法外这么多人,竟是没有一个人看到玄燕是如何把银针刺入到徐琦肋下的。

    在他们看来,徐琦分明就是在对玄燕手下留情!

    “这个白痴!”狄师兄不禁暗骂了一声,徐琦的那点修为,他虽看不上,可其好歹也是在灰榜上面排名前十的存在。

    狄师兄本还以为,他有两把刷子了,却没有想到,这小子居然如此的白痴。

    在巫云台的擂台上面,还敢手下留情?

    怕不是失了智吧!

    倒是这周清,也不知道许了徐琦什么好处,竟是让徐琦还真以为他是好惹的了。

    而关键时刻,他的出手,比任何人都狠!

    接连的两剑刺入胸口,已经让徐琦死的不能再死了。

    玄燕心中没有半点的波澜,神情冷漠的收回了自己的长剑纹身,以及他的金针和银针。

    这长剑纹身,本身身为天道巫器,威力堪称巨大,玄燕除非全力激发,否则的话,连这长剑纹身千分之一的实力都发挥不出来。

    而即便是如此,他也能够轻而易举的杀掉徐琦。

    根据玄燕的推测,这长剑纹身,足以让他对抗二星小巫,三星小巫倒是也能杀,但却难保长剑纹身上的天道气息不会泄露出去。

    玄燕不全力的去激发长剑纹身的话,旁人是看不出丝毫问题的,除非是有巫主亲至,才能够辨别出玄燕所用,乃是天道巫器!

    而巫刹门当中,没有巫主,虽有三位大巫坐镇,可在玄燕小心应对之下,他们也不可能知道,玄燕的身上藏有着天道巫器,而且还是四件!

    确认徐琦已经身死的玄燕,朝着不远处正盘膝打坐的巫云台长老拱了拱手。

    本来这长老,见惯了比斗与生死,寻常情况之下,是不会睁开眼睛的,可此刻,他却是忍不住的深深看了玄燕一眼。

    他倒并非是在玄燕的身上察觉到了天道巫器的气息,而是他在玄燕出手之时,感知到了玄燕的真实修为!

    玄燕的真实修为由法天象地绝学和天道之眼共同掩盖,按理说,即便是他出手,旁人也没有办法感知到。

    可巫云台的阵法,只能瞒过狄师兄等人,却瞒不过巫云台的长老。

    恰恰相反的是,这巫云台的长老,还能通过巫云台上的阵法,拥有更为敏感的感知力。

    别看这位长老,只是小巫巅峰的境界,可他对阵法之中巫刹门弟子们的感知,却是足以媲美大巫!

    所以,他看出了玄燕的修为只是四星小巫!

    他也看出了玄燕的暗中出手,就是玄燕以银针刺入徐琦肋部的那一下,这也没能瞒过巫云台长老的眼睛。

    “巫医吗?巫师之境的巫医,居然能够看穿小巫之境巫师的弱点所在?”

    “巫师之境的巫医,竟拥有了这么多巫器?”

    “这小子,怕就是三祖宗叮嘱之人吧?嘿,还真是个有趣的家伙!”

    这位巫云台的长老,不仅睁眼看向了玄燕,甚至还冲着玄燕露出了一个相对友好的笑容。

    玄燕心中微微一惊,旋即便放下了心来。

    看来,他的身份,已经瞒不过巫云台的长老了,不过还好,这位长老,并未拆穿他,反而是在向他示好。

    玄燕一想,也就明白了,肯定是巫刹门的三祖宗已经知会了巫刹门的长老们,让他们留意,却不干涉玄燕之事。

    巫刹门的三祖宗,对待玄燕这样的弟子,确实是会不断的作死,可这却并不意味着,他就真的想让玄燕死了。

    他也遵守了自己的诺言,不说破,也不让察觉到了玄燕身份的巫刹门长老们说破!

    弟子们之间的事,就让弟子们自己解决,巫刹门的老祖宗也好,长老也好,都不会做太多的干涉。

    此事,还是让玄燕能够稍稍安心的。

    虽说,他身上的天道巫器,以及脸上的那道巫纹,一旦暴露的话,巫刹门怕是就不跟他讲任何的规矩任何的诺言了,可暴露天道巫器和巫纹的可能性才多大?比暴露身份的可能性小的太多了。

    玄燕思虑之间,那位巫刹门的长老已经挥手去掉了玄燕这一方擂台上面的阵法。

    随即他就闭上了眼睛,就好像从未睁开过一般

    伴随着阵法的隐匿,玄燕感觉自己的身份令牌上好像多了些什么。

    玄燕拿出身份令牌来看了一眼,发现其上出现了第二个数字一万一千零八十。

    “这是巫刹门的贡献值?”玄燕心头一喜,也不禁有些感慨,这巫刹门的血崖,还真是好东西,其产出的身份令牌,让巫刹门的弟子们,虽杂乱,却也有着一定的秩序!

    “你小子隐藏的还真够深的啊,明明实力不比徐琦差,却装出了一副贪生怕死的模样!”狄师兄来到了玄燕的身边,他笑骂说道。

    “侥幸,侥幸,如果不是徐琦师弟大意,非要手下留情的话,那我们之间,孰生孰死还不一定了。”玄燕装作傻笑的说道。

    “这就是个白痴,希望他下辈子,能长点教训吧!”狄师兄看了徐琦的尸体一眼,又转而对玄燕说道:“不管你是怎么赢的,终归是赢下了这场挑战,你小子也是让我意外,竟如此的心狠手辣啊?”

    “逼不得已啊,来巫刹门之前,家中长辈已经教诲一番了,周清惜命,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玄燕装出一副惶恐的模样说道。

    单看其样子,就好像他是在害怕狄师兄因为他杀掉了徐琦,而找他的麻烦一般。

    “放松点,你不用害怕,你家长辈说的没错,哈哈,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小子了!”狄师兄看着玄燕惊恐不安的模样,拍着他的肩膀大笑了起来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