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你的生死,我说了算-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你的生死,我说了算

    玄燕的所作所为,看似是胆小报名,可实际上,却也是大有深意在里面。

    而要挑战玄燕的灰令弟子,他并没有看出玄燕此举当中的深意来,眼见着玄燕居然赠送给了狄师兄一小**的巫兽心头精血,他忍不住的撇了撇嘴,一脸肉疼。

    要挑战你的,可是我好不好啊,你把巫兽精血给了狄师兄算怎么回事嘛。

    而且,就算你要贿赂狄师兄,那也应该有我一份吧?

    在狄师兄直夸玄燕机灵懂事的时候,他在这位灰令弟子的心中,却是一点也不懂事。

    狄师兄身为五星小巫,玄燕的巫兽心头精血,他倒是该拿,可狄师兄拿大头,他亲自出手挑战玄燕的灰令弟子,怎么不说,也应该有一口汤喝。

    可玄燕给了狄师兄巫兽心头精血之后,却是再无表示,这让这位灰令弟子很是不满,他在心里暗暗咬牙,等下,即便是碍于狄师兄的面子,不打死这小子,也一定要把他给打残!

    玄燕拿出的巫兽心头精血,不仅是让挑战他的灰令弟子眼红不已,在场的其他巫刹门弟子们,也一个个的看向玄燕,似是隐有期盼。

    可玄燕又怎么可能给予他们巫兽的心头精血了?

    尽管玄燕,从来就没有利用巫兽心头精血来进行修炼的想法,可这些精血,对其而言,也有大用,能够拿出一部分来给狄师兄,已经算是下了血本了。

    没有理会众人的目光,玄燕跟随着他们一同来到了巫云台!

    这巫云台说是在血崖的后面,倒不如说是在他的正上方更加的合适,其是血崖之上的一片巨大平台。

    这平台并不平坦,而是呈现出了云彩的模样。

    其高高低低,形成了一片又一片的小型擂台。

    这些小型擂台上面,似是都有阵法存在,可以保证擂台上面交战的二人,他们的巫术不会波及到擂台之外。

    玄燕等人到来的时候,这些小型擂台上面有着不少的比斗。

    其中大多都是黑榜弟子,而灰令弟子之间的争斗,则好似是少了一些。

    这也间接证明了,在巫刹门之中,黑榜弟子的生死危机乃是最多的,灰令弟子虽然人数最多,可相对来说,却比较的平和。

    毕竟,他们都处在了巫刹门弟子的底层,实在没有多少嚣张的资格,他们恰恰大都是低调行事之人。

    相对来说,黑帮弟子间的争斗就多了许多。

    这一来,是因为黑榜弟子们对自己的实力更为的自信,而二来,则是因为巫师境界进入了小巫之后,就必须要争!

    巫师境界,可以看做是巫师整个修炼过程当中打基础的阶段,这个时候,大多数的巫师,都会选择低调修炼,他们对各种天材地宝以及修炼资源的渴求并不是太大,反而是来自于巫医的指点,对他们修炼的帮助会更明显一些。

    而进入了小巫之境,那就不一样了。

    小巫之境是一个积累巫道力量的时期,这个境界的巫师,不仅对各种修炼资源异常的渴求,也需要各种各样的天材地宝来蕴养他们的巫器。

    所以,黑榜弟子更喜欢争!

    再加上近段时间,张扬死在了巫启门,巫刹门要寻找一位新的弟子继任他的天骄位置,这就使得巫刹门黑榜弟子之间的争斗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激烈。

    玄燕等人,甚至看到了黑榜前一百名的弟子之争。

    两位五星小巫,在擂台上面打的昏天地暗,难解难分。

    这是他们两人之中,任何一位都输不起的挑战,因为一旦输了,就意味着他们门派的贡献值会清零,再想要积累起来,进入黑榜的前一百的话,那就不知道要经历多少磨难了。

    而在这个积累过程当中,等待着这位小巫的,很有可能便是死亡!

    见惯了生死的狄师兄等人,对热闹的巫云台之中的各场生死之战都并不意外。

    出奇的是,玄燕步入了巫云台之后,倒是颇有些瑟瑟发抖的感觉。

    这当然不是玄燕的真实状态,为了能够洗脱他在狄师兄心目当中的所有怀疑,玄燕可谓是尽善尽美,一点细节都没有放过。

    “禀长老,灰令弟子徐琦,欲挑战黑令师兄周清!”不知不觉当中,一行人就来到了一位巫云台长老的面前,那位灰令弟子拱手对巫云台长老说道。

    长老头也没抬的问道:“周清可在?”

    “弟子周清,在!”玄燕“战战兢兢”的说道。

    “来自于师弟的挑战,是不容拒绝的,上台吧,台上生死不论!”长老眼皮子微抬,伸手指向了左手边的一块云彩。

    那位灰令弟子闻言,当先站到了擂台之上,似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教训玄燕一番。

    玄燕看着他的背影,沉吟了一下,也是翻身上台。

    耳边似是传来了嗡的一声

    这小型擂台上的阵法启动了,其就好似是一个巨型的大碗,把玄燕和那位灰令弟子一同倒扣在了其中。

    这针法,是透明的,从外面可以看到里面的斗法情况,但声音却传不出来多少。

    是以,这巫云台上面,打斗虽多,却并不吵闹,反而是有着一丝诡异的安静。

    “你不该把所有的巫兽心头精血给狄师兄的。”仗着外面的人听不到阵法内的动静,灰令弟子徐琦冷声说道。

    “什么?”玄燕有些没搞懂的问道。

    “进了这方擂台,你的生死,我说了算!”灰令弟子徐琦看着玄燕一副惶恐不安的模样,冷笑着继续说道。

    “你不能杀我,否则的话,狄师兄不会放过你的。”玄燕眼睛蓦然一睁,好似更加害怕的说道。

    “是啊,狄师兄不准我杀你,可又有谁,会为一个死人出头呢?”灰令弟子徐琦嘲讽的看着玄燕,他话音刚落,一把长约六尺的镰刀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镰刀整体呈现出了漆黑如墨的颜色,其上闪烁着阵阵令人心悸的光芒。

    “我这把巫器,差一点就可以祭炼好了,你应该感觉到荣幸,能够成为我这镰刀之下的亡魂!”灰令弟子徐琦一副吃定了玄燕的模样,冷声说道。

    进入了小型擂台之后,这位灰令弟子似是对玄燕起了极为浓郁的杀心这一切,仅仅是因为玄燕把所有的巫兽心头精血都给了狄师兄,却没有给他留一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