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7章 必有重宝-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1127章 必有重宝

    巨大木剑之上,血迹斑斑,显然是被三星小巫利用它来杀过不少人。

    “能够逼得我用出本命巫器,你小子倒也厉害的紧!”这位三星小巫一边挥动着手中的巨大木剑,一边冷哼说道。

    嘭嘭嘭的声音响起,玄燕所射出的银针,竟是无一例外的被这三星小巫挥动着巨大木剑挡了下来。

    巨大木剑上面,刺满了银针,可却没有一根银针,能够进入其三寸以上。

    如此威能的银针,显然是不可能伤到这位三星小巫的。

    唯有那根来自于皇甫家先祖皇甫圣医的金针,才刺透了三星小巫的巨大木剑。

    可也仅仅只是刺透了过去,却并未穿透而过。

    看着透体而出的金针上的寒芒,这位三星小巫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起来。

    “你的修为——”三星小巫有些搞不明白,玄燕都已经出手了,他却并未在玄燕的巫道力量之中感受到他具体的修为。

    他只根据玄燕出手的威力,大致的判断出了一个玄燕修为境界的所在范围。

    只是这个范围,却实在有点广!

    单看玄燕所射出的银针的话,他的修为至少也是小巫,因为在三星巫师的认知里,也唯有小巫之境的巫师,才可以祭炼巫器。

    而巫师境界的巫师,即便是被人赐予了巫器,怕也不知道该如何使用。

    所以,玄燕应该是小巫!

    可他射出银针所发挥出来的巫道力量,却又让这位三星小巫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怀疑。

    如果玄燕是小巫的话,那可能是他所见过的,体内巫道力量最小的小巫了,他的银针,居然连巨大木剑的三寸都难以刺入。

    这等实力,若当真是小巫,那委实是给小巫丢人。

    从这方面而言,玄燕又好像只是巫师之境。

    可要说他只是巫师的话,那这根金针怎么解释了?

    其上所散发的威能,可以足以媲美小巫之境的巫师了,若是玄燕体内的巫道力量再稍微的充沛一点,怕是这位三星小巫手中的巨大木剑,都未必能够抵挡得住这根金针。

    而且,这根金针,从三星小巫的角度看去,应该是属于玄燕的本命巫器之流。

    可本命巫器,不是二星小巫之后才可以开始祭炼的吗?真正要与自身产生血脉联系,成就本命巫器,那则是需要三星小巫的境界才行。

    这就让这位三星小巫境界的巫刹门弟子,彻底的迷茫了——

    这小子,到底是特么的巫师啊,还是小巫啊,到底是一星小巫啊,还是三星小巫啊?

    “不管是哪一境界,他终归不会有我强,那我要杀他,即便是要费一番手脚,却也不是不可做到!”三星小巫境界的巫刹门弟子咧嘴笑了起来。

    与此同时,他也心中一喜。

    连出手之后,都没有办法感受到玄燕的修为境界,那他的身上,必定是有重宝!

    能够让人在出手之后,修为境界依旧不被察觉的,只有两种方式,一种是重宝,而另一种则是出手之人修为太高,让另外之人感受不到他真实的修为。

    从玄燕所表现出来的战力方面来看,玄燕显然不属于这第二者。

    那他,就是第一种情况了——他的身上有重宝!

    也许是三祖宗所亲自赐予的,大巫之境的巫器也说不定——

    这位三星小巫境界的巫刹门弟子这般想着,更是激起了对玄燕的杀机。

    他之前要杀玄燕,只是在杀他灭口,而眼下,再杀玄燕,则是多了一分对玄燕身上重宝的垂涎!

    “给我破!”手中的巨大木剑骤然挥舞了起来。

    尽管看不到玄燕的所在,不过这位三星小巫,却是打算先破除掉玄燕的画中世界。

    这画中世界,并不是十分的稳定,尽管子虚画卷乃是一件天道巫器,可玄燕的修为毕竟太低,他留在子虚画卷上的画中世界,用来携带那群高级巫兽尚可,可用来困敌的话,却是差了一点意思。

    伴随着三星小巫弟子手中的巨剑挥舞,玄燕所营造出的这画中世界,出现了道道的黑纹。

    那是空间不稳,出现了碎裂的征兆!

    玄燕的眼神微微收缩,他攸的一声,便收回了自己的金针还有银针。

    没有理会那些威力小到连木剑的三寸都无法刺入的银针,玄燕全力控制着金针去骚扰三星小巫弟子。

    在金针的骚扰之下,这位三星小巫弟子的确是被拖慢了摧毁画中世界的速度,可画中的妖灵山脉,却依旧是在一点一点的被这位三星小巫境界的巫刹门弟子蚕食着。

    “哈哈,没用的,你这根金针,也伤不到我!”三星小巫弟子长笑着,手中的巨大木剑不断的发出呼呼的风声。

    画中世界越来越小,画中世界的树木、天空、土地,乃至是天材地宝,都在不断的碎裂着。

    嘣——

    一声巨响传来,玄燕好不容易才在子虚画卷上面留下的画中世界,蓦然粉碎!

    三星小巫弟子的身影,又重新出现在了玄燕的面前。

    “居然可以凝聚画中世界,虽孱弱不堪一击,可你,却也是出乎了我的意料!”这位三星小巫弟子从画中世界出来之后,并未直接对玄燕出手,而是举着手中巨剑,遥遥指着玄燕,冷声说道。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长袍,见其上的那副妖灵山脉的画作,已经被彻底的弄花,玄燕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他的修为实在太低了,只是区区四星巫师而已,倘若他乃是小巫之境,哪怕只是一星小巫,那依靠着子虚画卷的特殊,他也绝对能够把这三星小巫境界的巫刹门弟子给困死在画中世界里。

    “是这件长袍吗?能够营造画中世界,还能够遮掩自己在出手之时的境界修为,你所依靠的就是这件长袍吗?”似是注意到了玄燕的目光,这位三星小巫舔了舔舌头,一脸贪婪的盯着玄燕身上的长袍说道。

    “你应该丢下它逃跑的,至少那样,你也可以保住一条性命,可既然你没有跑,那便——纳命来吧!”三星小巫挥动着手中巨剑,凶猛异常的朝着玄燕扑了过来。

    玄燕的神色极其凝重,让他舍弃子虚画卷逃跑?

    开玩笑么,这可是天道巫器啊,玄燕怎么可能在这位三星小巫境界的巫刹门弟子被困在画中世界的时候,脱下这长袍逃跑呢?

    似是也早已经预料到了子虚画卷上的画中世界困不住此人,面对着此人的来势汹汹,玄燕毫不犹豫的开启了他的天道之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