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随手杀掉 新-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随手杀掉 新

    玄燕的眼神微微收缩,倒是没有想到,对方居然这么轻易的就出手了。

    是什么地方露出了破绽吗?

    玄燕一边闪躲,一边回忆着自己刚刚的表现。

    他发现,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破绽露出,可为什么,对方就这么急着出手了呢?

    “哼,真是个白痴,令牌都还没有激活,就敢拿在手中,随便示人!”

    玄燕正疑惑着,单独的那位巫刹门弟子冷哼一声开口了。

    在一伙的那两位巫刹门弟子之中的一位对玄燕出手的时候,另外一位则是转头一脸戒备的看向了那位三星小巫境界的师兄。

    这位师兄,在开口的同时,还佯装紧张的后退了一步。

    玄燕豁然开朗,难怪对方这么快就对他出手了,原来巫刹门的弟子令牌还需要激活吗?

    可手中的令牌不是已经激活了吗,要不然的话,怎么能够被之前的巫刹门弟子们所用呢?

    玄燕分心看了一眼手掌的令牌,他又哪里知道,巫刹门的弟子令牌,虽可以被人所夺,可每一次易主,其上的原主人的气息都会彻底的消散。

    要令牌的新主人,用他们的血液重新激活才行。

    激活之后的巫刹门黑色令牌,其上会有着一圈的血色纹路,也只有有了血色纹路的令牌,才能真正证明巫刹门弟子的身份。

    而玄燕的令牌,却是并没有被激活,其上也根本就没有血色纹路的存在。

    加之以,巫刹门的三祖宗刚刚从此地离开,这不能不让这三位巫刹门的弟子们有所怀疑——

    他们几乎是认定了,这块黑色的身份令牌,乃是巫刹门的三祖宗亲手交给玄燕的!

    而既然是来源于三祖宗,那这块黑色的弟子令牌肯定了不得,指不定三祖宗就已经在这块令牌上面做了标记,以待后来,让这块令牌的主人,成就巫刹门的天骄!

    巫刹门天骄,那在巫刹门的弟子们心中,绝对是一个极其光荣的存在。

    其不仅仅是代表了极为强大的实力,也代表了在巫刹门当中的至高地位。

    没有一位巫刹门的弟子,不愿意成为天骄!

    而且,更重要的是,巫刹门自古以来的所有大巫之境的强者,都是出自天骄的,没有任何一位普通弟子可以跨越天骄,直接成就大巫!

    这就更使得,每一位巫刹门的弟子,都对天骄的身份充满了向往。

    尽管就算成为了天骄,也未必有成就大巫的那一天,可不成天骄,却一定没有办法跨入到大巫之境!

    小巫与大巫之间,有着一道堪称难以逾越的天堑,一位巫师,即便他的修炼过程一帆风顺,在小巫之境的巅峰,如果没有任何机缘的话,那也很难能够成就大巫。

    而成为了巫刹门的天骄,那就有了接触此等机缘的机会!

    可如何成为巫刹门的天骄呢?

    只有两条路,一条是杀掉原本的天骄,取而代之,而另外一条,则是只能被巫刹门的老祖宗们看重。

    手拿着“三祖宗所赠予的黑色令牌”的玄燕,显然便应该是被三祖宗看重之人!

    只要夺了他的令牌,不得不说,他们,也有可能成为被三祖宗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的弟子!

    这,便是他们成就巫刹门天骄的道路!

    这,便是那位巫刹门的弟子果断对玄燕出手的理由!

    经由另外一位三星小巫境界的巫刹门弟子提醒之后,玄燕只刹那间便想通了这一切。

    而正值此时,出手的那位巫刹门弟子,他的手掌已经闪电般的抓到了玄燕的面前。

    玄燕双眼急闪,蓦然做出了一副大惊失色的模样。

    他没有做出任何有效的抵挡,只躲避开了自己身上的要害,便让那手中的黑色令牌被出手的弟子给夺走了。

    噔噔噔——

    玄燕连续后退了三步,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已然是一脸的恼怒。

    “把令牌还给我!”他大声叫道。

    嗖的一声,一根银针出现,直刺向了夺走他黑色令牌的巫刹门弟子!

    “呵,这么弱的巫器,也敢亮出来?简直找死!”拿到了玄燕黑色令牌的巫刹门弟子冷笑了一声,随手便甩出了一把骨质的匕首。

    匕首一现,玄燕就感觉到了丝丝的寒意。

    叮的一声轻响,玄燕所射出的银针,被骨质的匕首打落在了一旁。

    “令牌,看来就要师弟你自己再另想办法了,不想死的话,就给我滚!”骨质的匕首,并没有再直刺向前,而是就停留在了玄燕身前的三尺处,这位巫刹门的弟子怒喝一声说道。

    玄燕满脸的冷汗,他双眼之中闪过了一丝不甘。

    咬了咬牙,他转身就走,不过在离开之前,他却是深深的看了那位三星小巫境界的巫刹门弟子一眼。

    “师弟且慢!”似是察觉到了玄燕的目光,这位三星小巫境界的巫刹门弟子突然叫住了玄燕。

    “想要成为巫刹门的弟子,何须再去其他地方寻找身份令牌,这里——不是已经有两块了吗?”这位三星小巫骤然狞笑了起来。

    那两位一星小巫的眼神狠狠的收缩了一下。

    “你什么意思——”

    “你也想打这块身份令牌的主意不成——”

    二人争相怒喝,可他们话音未落,耳边就传来了一声“嗤”的轻响——

    低头看去,只见二人的胸膛处各自插了一把木刀。

    木刀是从背后刺入他们的胸膛的,木刀的尖刃已经从前胸刺出,带着浓郁的血腥气。

    “怎么,区区一星巫师,你们不会以为,有跟我争抢这块身份令牌的资格吧?”这位三星小巫轻描淡写的说道。

    “你——”

    “三星——”

    两位一星小巫境界的巫刹门弟子接连倒地,他们的眼神之中写满了深深的悔意。

    太冒然了,他们出手的太过于冒然了。

    自以为人多,就直接出手了,根本就还没有摸清另外一人的底细,如果让他们知道,另外的一人,乃是三星小巫的话,那打死他们,都不会率先对玄燕出手。

    因为出手,就意味着暴露实力,他们身上的巫道气息一旦泄露而出,只要另外一位巫刹门的弟子,修为不比他们低,自然也就能够察觉到他们是什么样的修为。

    区区一星小巫,即便是两个人,在三星小巫的面前,也只有被随手杀掉的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