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还是被坑了-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还是被坑了

    都市圣医针神第一卷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还是被坑了如果说黑色的身份令牌会让玄燕在巫刹门之中步履维艰的话,那赤红色的身份令牌,就是真正的催命符了。

    想要得到赤红色身份令牌,在巫刹门之中占据一定位置的弟子,不知凡几。

    以玄燕区区巫师境的修为,若是真被巫刹门的三祖宗赐予了赤红色令牌的话,那他怕是会被巫刹门的弟子们给吃的渣都不剩。

    从怀中拿出了黑色身份令牌的玄燕,正要朝着巫刹门的山门处走去,却是突然脸色一变!

    “糟了!”看着巫刹门三祖宗高调离开的身影,玄燕轻喝一声,就要迅速的离开此地,可他,还是晚了一步!

    丛林之中,缓缓的走出了三位巫刹门的弟子。

    他们远远看着巫刹门三祖宗离开的方向,皆是一脸不怀好意的看向了玄燕。

    “黑令弟子?你是谁?”

    “哼,为什么在我巫刹门当中,并未见过你?”

    “你跟三祖宗什么关系,为什么,他是从你身边离开的,你们刚刚在一起吗?”

    三人神色阴鸷的接连问道。

    “这个老匹夫!”玄燕心中忍不住的暗骂了一声,巫刹门的三祖宗,临走都不忘坑他一下,他离开的时候,并未隐藏自己的行踪,反而是把自己身为巫刹门三祖宗的气息发挥到了极致。

    至于目的嘛,当然是为了引起这周围巫刹门弟子们的注意了。

    他得逞了——他前脚才刚走,后脚就有三位巫刹门的弟子循着他的气息而来,找到了玄燕。

    “嘿嘿嘿,不用谢我,我也是为了让你早点进入巫刹门嘛。”耳边传来了巫刹门三祖宗飘飘荡荡的声音。

    这并非是他目前所开口说出来的话语,而是在离开之前就给玄燕留下的留言。

    此刻的巫刹门三祖宗已经乐呵呵的回到了巫刹门,能够在临分别之时,再坑玄燕一把,似是令其极为的开心。

    至于说他的高调离开,会吸引多少人到玄燕的身边,玄燕又会不会出现危险,那就不关他的事了。

    如果玄燕连这么小小的一点考验都闯不过去的话,那巫刹门的三祖宗不会为他感觉到丝毫的惋惜,他只会觉得是自己瞎了眼,居然看中了一个废物!

    “呵,巫刹门那么大,几位师兄就能全部都认识吗?”面对三人的质问,玄燕邪笑了一声,问道。

    他一边开口,一边上下打量着三人。

    这三人应该不是一伙的,因为其中一人明显的跟另外的两人拉开了距离,而且他们之间,还相互戒备。

    这——应该是在巫刹门之中所养成的习惯。

    即便是同门师兄弟,相互之间也可以自相残杀,这由不得不让人谨慎以待。

    两个一伙的人,他们的修为应该都是一星小巫的境界,而另外一个单独一人的,他的修为略高,乃是三星小巫!

    这三人的身上都有着可以遮盖自身修为的巫器,也就是玄燕仗着天道之眼,才能够看穿他们。

    说到天道之眼,倒是给了玄燕不少的惊喜。

    只看人修为的话,他只需要看一眼,就能够得到答案,不需要真正的去施展天道之眼的威能,更加不需要激发他脸上的那道巫纹。

    也只有在给人指点,要去看穿一位巫师身上的问题的时候,他才必须把天道之眼给激活开来,而这个时候,他脸上的那道巫纹,自然也就会显现而出。

    不过,有脸上的面具遮掩,玄燕也不怎么怕巫纹暴露。

    “说的也是,我们找师兄,没别的事,就是看到了三祖宗出现,有些好奇。”单独的那人笑了起来,他看似一脸和气的说道。

    “能得三祖宗看重,师兄想来定有不俗之处吧?不知道师兄,可需要随从?”

    “如果有需要的话,你看我们二人如何?”

    一起的两人,好似是自知修为低微,即便是碰到了被三祖宗看重的巫刹门弟子,他们也没那个实力得到些什么。

    而他们之所以还被三祖宗吸引至此,那完全就是因为想要认识一下这位随同三祖宗一起出现的师兄,看有没有机会,攀上点什么关系。

    玄燕闻言,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紧接着他便说道:“三位师兄误会了,我也是看到三祖宗出现,才来到此地的。”

    玄燕是打死都不敢承认,与巫刹门的三祖宗有任何的联系。

    此事,眼前三人知道,就已经很是危险了,若是再传出去的话,那就不知道会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他玄燕了。

    这三位巫刹门的弟子,他们一个个说的好听,可其实心里面打的是什么主意,谁也不知道。

    玄燕的天道之眼,也只是能够看穿这三人的修为而已,却看不出他们的真实心思。

    他们看似对玄燕还是比较尊敬的,可那也只是因为他们看不透玄燕的修为,一旦被他们知道了玄燕只是巫师之境的话,怕是他们就没那么多废话了。

    玄燕也是忍不住的心中稍松,这三位巫刹门的弟子,各个修为都比他高,也就是他手中握着的是巫刹门的黑色身份令牌,让这三位巫刹门的弟子看不出深浅,不然的话,还真凶吉难料。

    这巫刹门的三祖宗可是够阴险的,他并不知道玄燕的手中已经有了黑色的弟子令牌。

    他之所为,是想让玄燕直接跟被吸引来的巫刹门弟子们争锋。

    巫刹门的弟子,若是眼见着一位没有任何身份令牌的陌生人出现在了他们巫刹门的范围内,那必定不会放过这么好的一个打劫机会。

    而玄燕的话,他需要身份令牌来进入巫刹门,即便是来人没有欲杀他之心,他也只能杀人,才能夺取令牌了。

    “是么,那不知道师兄是如何比我们三人更快的?”

    “没错,我们已经距离这边很近了,以为会是最快到达的,却没有想到师兄已经等在此地了。”

    一起的二人笑着说道,他们对于玄燕的话语,显然是一副不相信的模样。

    玄燕的眼神微微的收缩了一下,就在他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应对的时候,两人之中,却有一位向前迈了一步。

    “师兄,这块黑色的弟子令牌,是三祖宗亲手交给你的吧,不如,就由师弟我代你保管可好?”说着,此人已经闪电般出手,抓向了玄燕手中的黑色弟子令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都市圣医针神》,微信关注“优读文学”,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