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黑色令牌弟子 新-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黑色令牌弟子 新

    都市圣医针神第一卷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黑色令牌弟子看着面前的这位巫刹门的三祖宗,玄燕也淡淡的笑了起来。

    既然决定了要来巫刹门,那玄燕对于巫刹门当然并非是全无了解的。

    巫刹门是什么弟子都收,是不管来历,也不管天赋,一律都可以得到巫刹门的身份令牌。

    可从山门处领身份令牌的弟子,他们进入巫刹门的时候,却必定会是孑然一身的。

    他们所随身携带的各种天材地宝,各种巫器,乃至是各种巫兽,都会在山门处,被巫刹门的守门弟子们洗劫一空。

    这乃是巫刹门的传统,即便是巫刹门的那些前辈们早已知道了此事,他们也未曾做过丝毫的理会。

    而对于新弟子而言,本来就人生地不熟,还被人洗劫一空,那他们进入了巫刹门之后的处境,那只会更为的艰难。

    没有了各种天材地宝,他们的修炼速度会被拖累,而没有了巫器和巫兽的话,那他们的实力,则是注定会降低整整一个档次。

    在强者为尊的巫刹门之中,实力弱小便是原罪。

    所以这些巫刹门的新弟子们,能够真正在巫刹门之中活下来,并站稳脚跟的,不会超过十分之一。

    很多新弟子,一进入巫刹门之中,就沦为了其他巫刹门弟子的奴隶,他们会被劳役致死,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

    想要活命,只有一条路可走,那便是放弃巫刹门弟子的身份,放弃巫刹门的身份令牌。

    这个时候,才会有专门的巫刹门弟子,把他们给送出巫刹门。

    所以,但凡是抱着试炼的心思来巫刹门的,大都不会从山门处领取身份令牌。

    他们有的,跟巫刹门门内相对有地位的弟子相互勾结,从他们的手中得到身份令牌,有的,甚至可以直接从巫刹门的三位老祖宗手中索取身份令牌,而有的,则是依靠斩杀巫刹门的弟子,来获取他们的身份令牌!

    以往,从其他门派,比如巫启门,掠夺来的弟子,巫刹门都会直接给他一块身份令牌,让其避免被守门弟子剥削打劫。

    这些弟子,既然值得巫刹门出手抢夺,那他们就无一不是天才之辈。

    对待天才,巫刹门的态度,虽是不停的要作死他,可在甫一入门之时,却还是会给一些优待的。

    而玄燕,显然没有办法从巫刹门的三祖宗手里得到这种优待。

    不用等玄燕入门,巫刹门的三祖宗就已经想要疯狂的“弄死他”了。

    不给玄燕身份令牌不说,他还想跟守门弟子们打声招呼,让他们多照顾照顾玄燕?

    呵,那可比巫刹门的三祖宗直接把他玄燕带进巫刹门,还要更凄惨的多。

    直接被其带进巫刹门的话,玄燕也顶多就是有了被巫刹门的三祖宗看重的名声,而若是跟守门弟子们打了招呼的话,那不仅玄燕在巫刹门之中会有被三祖宗看重的名声,还会被洗劫一空。

    虽说他身上的最重要之物,那四件天道巫器,以及那道巫纹,巫刹门的守门弟子们不可能察觉到,更不可能抢走,可就只是那些天材地宝,以及普通的巫器,玄燕也不会把它们拱手让人。

    “还是不劳烦老祖宗你了,身份令牌,我自己想办法就好。”早就看出了巫刹门三祖宗“坏心思”的玄燕,冲着他拱了拱手,拒绝说道。

    “哈哈,好,不过,你可记住了,我不准你进入巫刹门之后所使用的是灰色令牌,否则的话,哼哼,我还是会亲手送你令牌的,当然,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巫刹门的三祖宗大笑着说道。

    玄燕的脸色微微一变,巫刹门弟子的身份令牌,总共分为了三种——灰色、黑色和赤红色。

    其中灰色弟子的令牌,是巫师之境的弟子以及巫师学徒境界的弟子所能够领取的。

    这类令牌,又名垃圾令牌,顾名思义,便是只有在巫刹门内毫无地位的垃圾,才能够领取这类令牌。

    虽是顶着垃圾的名号,可这类令牌,却是有一个巨大的好处,那便是不会被黑色和红色令牌的弟子找麻烦。

    巫刹门,就算乃是一个杀戮之地,也要尊重修炼道路上的巫道修为。

    若是小巫境界的弟子,可以随意的欺负巫师境界的弟子的话,那巫刹门就彻底乱了套了。

    所以,灰色的身份令牌,既是身份低微的象征,也算是一道护身符,可以避免来自于境界更高的弟子们的伤害。

    玄燕本来就是打算劫取一枚灰色令牌来使用的,他都在巫启门当中杀掉了那么多巫刹门弟子了,为什么就没有从他们的身上搜刮出一块身份令牌带来?

    就是因为玄燕不想要他们的黑色,或者是赤红色身份令牌!

    黑色的身份令牌,那就是巫刹门小巫之境弟子所使用的了,而赤红色的令牌,则是只有天骄,以及在巫刹门之中位高权重之人,才能够拥有。

    比如张扬,他手中的便是赤红色令牌!

    玄燕打算的是不错,只可惜,巫刹门的三祖宗却早已经看出了他的小心思,只一句话,他就让玄燕断绝了成为灰色令牌弟子的可能!

    “我可只是巫师之境!”玄燕有些愤怒的瞪着巫刹门的三祖宗说道。

    按道理,巫师之境的弟子,是有资格使用灰色令牌的,当然,有些足够自信的巫师之境的弟子,他们可能也想拥有黑色令牌也说不定。

    但玄燕,肯定不在此列!

    巫刹门之中,越是对自己实力很自信的弟子,死的就越快,唯有那些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之人,才能最终活下来。

    “我知道你是巫师之境的弟子啊。”巫刹门的三祖宗笑呵呵的说道。

    “那我,就完全有理由去使用灰色令牌。”玄燕又是说道。

    “我也没拦着你啊,只是会多给你一块令牌而已。”巫刹门的三祖宗很不讲道理的说道。

    “你——”玄燕不禁一滞,是,你是没拦着我使用灰色的身份令牌,可只要我真的使用了,你就要置我于死地啊。

    这老头,是真特么的阴险!

    “嘿嘿,记住我说的话,走喽。”看着玄燕气急败坏的样子,巫刹门的三祖宗直觉得心中痛快,他冲着玄燕挥了挥手,径直回到了巫刹门之中。

    而玄燕看着他的背影,也无奈的咧嘴笑了起来。

    嗖的一声,他的手中就出现了一块黑色的巫刹门弟子身份令牌——

    说是没有从陨落在了巫启门的巫刹门弟子身上收集令牌,可玄燕还是偷偷的带了一块,以防万一。

    而刚刚,他之所以表现的那么愤怒,也并不是就怕了成为黑色令牌的巫刹门弟子,他只是怕,怕这位巫刹门的三祖宗,会直接塞给他一块赤红色的身份令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