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神算子玄燕-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神算子玄燕

    巫纹,是大巫之境巫师的独有标志。

    本身乃是几星大巫,那就能够凝聚出几道巫纹。

    除非巫师的修为境界,达到大巫之境的圆满,否则的话,一位大巫的身上,终生也不会超过五道巫纹!

    也唯有那些大巫之境圆满的巫师,他们才能够超脱星辰的数量,从而凝聚出更多的巫纹来。

    传说,九道巫纹乃是大巫的极限。

    而倘若一位巫师,凝聚出了十道巫纹的话,那他就不是大巫了,而是传说中的巫主!

    只是偌大的一个巫神世界,其巫主的数量,也不过才仅仅十二位而已,这足以见得,修炼成为巫主是多么的艰难,凝聚多余的巫纹,又是多么的艰难。

    巫刹门的三祖宗,血竹子,其身为大巫,拥有着凭借一己之力就能够毁灭整个巫启门的实力,可他凝聚出的巫纹数量,却也仅仅只有一道。

    而眼下的玄燕,他赫然是跟血竹子一样,都拥有了一道巫纹!

    可玄燕才只是巫师之境啊,他连巫都不是,更别说大巫了,可他的身上,竟是伴随着巫启门传承的完成,而形成了一道巫纹。

    这如何能够让巫启门的众人不心惊、不震撼。

    就在他们为玄燕脸上的巫纹震惊不已的时候,玄燕突然发现,他的法天象地绝学,竟是没有办法把这道巫纹给遮盖下去。

    不管玄燕用出法天象地绝学的多少成功力,也不管玄燕变成什么样子,李玄或者是周清,这道巫纹,都会伴随着他施展天道之眼,而缓缓的浮现在他的脸上。

    玄燕的眉头,在这一刻微微的蹙了起来。

    “你不用试了,巫纹是遮盖不住的,其内所散发的,已然是天道,天道又怎么可能会被遮掩的住呢?”见玄燕在不断的变换着自己的容貌,做着各种各样的尝试,张师摇头苦笑说道。

    玄燕抬头看向张师,终究还是有些失望的停止了运转法天象地绝学。

    “你不用觉得失望,天道,当然是巫术所掩盖不住的,但你可以戴面具啊,即便是最简单的面具,也能够遮盖住这道巫纹。”张师继续说道。

    玄燕蓦地眼前一亮。

    “快试试,这道巫纹有什么样的威力?”

    “没错,巫纹可是只有大巫之境才能够凝聚出来的,也许有了这道巫纹,可以让你拥有媲美大巫之境的实力!”

    “逆天啊,怎么还会有人在区区巫师之境,就能够凝聚巫纹的啊?”

    巫誊、谭中林以及韩家族长等人,尽皆是争相说道。

    玄燕的神色有些迷茫,在这群长辈们的关注之下,他伸手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

    “怎么了?赶紧试试啊。”

    “对这巫纹不满意吗?”

    “这巫纹,究竟有什么效用啊?”

    巫誊等人迫不及待的催促玄燕。

    “呃——”玄燕愣了一下,才组织措辞说道:“除了能够准确的占卜之外,好像并没有其他的用处。”

    “这——这怎么可能?”

    “一道运用在了占卜之道上的巫纹,那岂不是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

    “不会吧?我们的先祖巫启,虽擅长占卜之道,可也不仅仅是一位神算子啊。”

    “难不成玄燕以后就只能是个神算子了?”

    巫誊等人闻言,皆是有些难以接受,这可是巫纹啊,是唯有大巫之境的巫师才能够凝聚的巫纹啊,是大巫之境巫师的力量源泉啊,怎么可能就只能用来占卜了?

    “那个——我是巫医,所以这巫纹于我,好像只有占卜巫师修炼之路的用途。”玄燕忍不住的再次出声打击。

    这一次换巫誊等人无语了,搞这么惊人,还在脸上凝聚出了巫纹,结果就只有这一丁点的效用吗?

    那还凝聚巫纹干什么,还这么让他们这一众人如此的吃惊干什么?

    “比如说,巫誊前辈,你的修为之所以会卡在五星巫,完全是因为你年轻的时候,太过急功近利,尤其是在吸收你的第三颗星辰——水属性星辰的力量的时候,你伤到了肾脏,你之后的修炼,就好像是在练童子功,所以,就连你的长相,也是一副童子模样。”不顾众人失望的表情,玄燕淡淡的说道。

    巫誊猛然瞪大了他的双眼——他发现玄燕所说好像一点都没错!

    年轻时候的他,太想要变得更强了,太想要成就大巫之境,以守护整个巫启门了,所以就修炼的很是急切,根基一点都不稳。

    而且,巫誊一大把年纪了,还从未尝过女人是什么滋味,一来,是因为他沉迷于修炼,而二来,他则是对男女之事完全提不起兴趣。

    所以眼下的他,仍旧还是一个童子!

    “那应该怎么办?我应该怎么做,才能继续突破修为?”巫誊心中很是紧张的问道。

    “我修为太低,具体怎么做,我也不知道,不过据我猜测,多做一些床笫之事,应该会有利于你的修炼。”玄燕微蹙着眉头说道。

    “真的假的?做那等事,还能有助于修炼?”

    “哈哈,巫誊一辈子都没碰过女人,到老了,却是要毁了他的一世英名吗?”

    “玄燕,你不会是在瞎扯吧?”

    谭中林以及韩家老祖等人,听到玄燕对巫誊的指点之后,皆是很不要脸的笑了起来。

    而他们正笑着,巫誊已经沉吟了一下之后,迅速转身回巫启门的主峰了。

    “巫誊,你干嘛?”韩家族长拉住了他的衣袖,问道。

    “找——找女人!”巫誊憋得满脸通红,嗖的一声便窜上了巫启门主峰的峰顶。

    “这——”韩家族长愣住了,谭中林以及其他的巫启门长辈们也都愣住了。

    唯有张师眼神闪闪发光的看着玄燕,说道:“也不错,区区巫师,就能够指点巫,虽还是因为修为太浅,而指点不到位,可也已经很是惊人了。”

    “老师,你突破**颈的方法,与巫誊前辈大致相同,只不过,你还需要多服用一些强身健体的药物才行。”玄燕看向张师,又是语出惊人的说道。

    “哦?怎么个说法?”张师疑惑问道。

    “老师的**颈,在于阴阳失衡,看似无碍,对身体的损害却很大,再加上老师喜欢占卜,占卜即是揣度天机,揣度的多了,更加重了阴阳失衡,导致老师体内的阳气和阴气都极为不足。”玄燕很是笃定的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