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作画 新-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作画 新

    都市圣医针神第一卷第一千零九十五章作画玄燕心中一惊,这妖灵美妇能够认出长剑纹身这件天道巫器来,已经让玄燕很是心惊了。

    当时他还心存侥幸,觉得可能是长剑纹身的作用与巫兽有关,所以才能被妖灵美妇给察觉出来。

    可眼下,妖灵美妇不仅仅是注意到了长剑纹身这件天道巫器,还有他的长袍,子虚画卷,难道也逃脱不了美妇的那一双眼睛吗?

    “呵,我可是妖灵,对天道气息的感知更加敏锐。”妖灵美妇似是注意到了玄燕的神色变化,她冷笑一声说道。

    说着,她还朝着玄燕的眼睛以及他的胸口位置看了一眼。

    玄燕摇头苦笑,看来,他拥有四件天道巫器的事情,根本就没有能够瞒过这妖灵美妇。

    妖灵美妇,早就把他给看的透透的了。

    “小子,庆幸你遇到的是我这个妖灵吧,如果是位巫主,哼哼,你简直就是他们眼中的大肥羊!”妖灵美妇又是冷笑了一声说道。

    玄燕的脸色不禁变得有些苦涩了起来,他还以为天道巫器能够掩盖自身的气息了,结果一遇到妖灵或者是巫主境界的强者,就无所遁形了吗?

    他还真是容易被人看透啊,不仅仅张师早就已经得知他拥有着四件天道巫器,就连眼下的妖灵美妇,也一眼就看出了这一点。

    如果让王鑫知道玄燕心中所想的话,一定会忍不住的翻一个白眼。

    容易被人看透?

    怕除了巫主和妖灵之外,根本就没有其他人还能够看透你玄燕吧,就连那些大巫,也不可能做到!

    “汪汪——”似是看出了玄燕的心中所想,棒棒糖冲着妖灵美妇喊叫了几声,他是在求妖灵美妇,帮玄燕想想办法,隐藏这四件天道巫器身上的气息。

    “用不着我出手,我出手的话,反而不妙,我身为妖灵,在巫主的眼中,会更加的引人注意。”妖灵美妇摇头说道。

    棒棒糖神色之中难掩失落,他与玄燕感情深厚,可不想看到玄燕有朝一日,因为身上的四件天道巫器而丧命。

    “你不用灰心,据我所知,你们两个的身上,应该都有着一种特殊功法的存在,只要他能够在遇到巫主之前,把此功法修炼到最高境界,自然可以掩盖他身上的气息。”妖灵美妇安慰棒棒糖说道。

    棒棒糖和玄燕对视了一眼,皆是明白,妖灵美妇所知,怕非法天象地绝学莫属了。

    也唯有法天象地绝学,才能够遮蔽天机,而令玄燕没有想到的是,法天象地绝学居然连巫主的探查,都能够欺骗。

    这已经不能用厉害来形容法天象地绝学了,而是逆天,超级的逆天!

    “行了,赶紧用你的衣袍,带走他们,速去速回吧。”妖灵美妇摆了摆手,不想再为玄燕的事情操心。

    玄燕一介巫师,能够帮他这一次,已经是看在棒棒糖的面子上了,妖灵美妇才不会对他太过上心了。

    他所关心的,唯有夺命,还有夺梦!

    “这个——事实上,我并不知道如何运用这件长袍。”玄燕从身上取下了子虚画卷,他略有些尴尬的说道。

    四位神医赠予玄燕的天道巫器之中,玄燕用的最多的,乃是天道之眼和长剑纹身,至于子虚画卷和枪头化酒,玄燕所用不多,也不太确定他们的用法。

    尤其是子虚画卷,玄燕只知道,其当初曾经用来隐藏药神的九副传世药方,还通过那九副传世药方制造了从地球到巫神世界的穿梭隧道。

    至于其它,玄燕就一概不知了。

    “既然是画卷,当然是要作画了,你把此地的场景画在其上便可了。”妖灵美妇无奈说道,她还是第一次见拥有着天道巫器,却完全不会使用的。

    子虚画卷,乃是一个空间,也是一个空间隧道,运用得当的话,其内可储存万物,同时,也能帮助到这子虚画卷的主人,随意的穿梭于巫神世界的任意之地。

    这绝对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宝贝,也就是妖灵美妇不是巫主,否则的话,她也必定会对这子虚画卷动心。

    妖灵的修炼方式,与巫主不同,对体内力量的运用,更是千差地别,妖灵美妇倒是能够简单的御动这子虚画卷,可要发挥其全部的效用,却还是要巫主才行。

    “真是个好命的小子,直到目前为止,巫神世界当中,都还有巫主没有哪怕一件天道巫器,而他一个区区巫师,居然就拥有了四件!!”妖灵美妇也在暗暗的心惊,得亏是玄燕对于巫兽,对于妖灵,都没有半点的敌意,否则的话,怕是妖灵美妇都要按捺不住的出手杀掉玄燕了。

    哪怕是玄燕乃是夺梦的救命恩人,妖灵美妇也会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对他出手。

    因为,如果任由他成长起来的话,怕是会成为整个巫神世界当中最为恐怖的巫主,而如果他还对巫兽对妖灵图谋不轨的话,那怕会是整个妖灵山脉的灾难。

    好在是玄燕心地比较的善良,又跟棒棒糖情同手足,这才让妖灵美妇打消了趁早除掉他的想法。

    “谢前辈指点。”美妇心思闪转之间,玄燕已经对她拱了拱手,并盘膝坐在地上,开始在子虚画卷上面作画了。

    他仔细的看了看此地的场景,以体内的巫道力量为笔,在子虚画卷上面画了起来。

    “嗯?”刚画了两笔,玄燕便停了下来,因为他发现,他的巫道力量根本没有办法在子虚画卷上面留存,自然也就留不下任何的画作。

    “这——”玄燕迷茫了,作画都作不了,这子虚画卷到底应该怎么用啊。

    玄燕一脸征询的又看向了妖灵美妇。

    妖灵美妇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也不知道,她又不是巫主,而是妖灵,怎么可能对天道巫器那么的了解嘛。

    见妖灵美妇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玄燕闭目沉思了起来。

    既然药神都能够使用这幅子虚画卷,那没道理他玄燕用不了。

    “传世药方——草药?”玄燕蓦然睁开了他的眼睛,他看向了不远处的一株珍贵草药。

    没有伸手摘下,玄燕反而是在子虚画卷上面把这株草药给我安完整整的画了出来。

    画作没有消失,玄燕的巫道力量也好像融入到了子虚画卷之中。

    玄燕淡淡的一笑,继续作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