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小妖王 新-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小妖王 新

    都市圣医针神第一卷第一千零九十三章小妖王“它这是——”就连王鑫也在夺梦的身上察觉到了同样的东西,“是在跟棒棒糖变得一样吗?”

    “天呐,棒棒糖到底是什么鬼东西,怎么连妖灵——”王鑫看着棒棒糖,满脸的惊异。

    期初,他以为棒棒糖只是一只普通的野狗,最开始见到棒棒糖的时候,它并没有在玄燕的身边,而是孤身一人,它还因此曾经被青鹰兽所伤。

    第二次见到棒棒糖的时候,王鑫以为他是一只很弱的巫兽,因为他竟然有主人,他的主人便是玄燕。

    随后,第三次见到棒棒糖,王鑫开始在棒棒糖的身上察觉到了各种各样的神异之处。

    他曾经把棒棒糖当成过是巫灵,也曾经把他当成过是兽王。

    然而结果,他却都不是。

    而且,看起来,他的生命层次,好像比巫灵和兽王还要更高一筹,如若不然的话,那位妖灵也不会利用玄燕的长剑纹身,企图让夺梦变得跟棒棒糖一样了……

    “老大,棒棒糖他——”王鑫惊异无比的同时,也深感疑惑。

    玄燕淡淡的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不过看来,他已经得到了妖灵的认可,并且,这位妖灵还非常的看重他。”

    “行了,你们二人可以离开了,念在你们救了梦梦的份上,我可以不杀你们,但以后,不要再让我见到你们!”玄燕和王鑫说着悄悄话的功夫,那位妖灵已经正式看向了他们二人,然而,她一开口,就是对玄燕和王鑫下了逐客令。

    “我们——就这么离开?”王鑫深深的看了一眼棒棒糖。

    听妖灵的意思,是要把棒棒糖给留在妖灵山脉之中,而只让他们二人离开?

    这显然与玄燕的打算不符,玄燕可是想着从妖灵处带走足够的巫兽,用来对抗巫刹门,拯救巫启门的,结果,难道是他们不仅没有办法完成他们的任务,还要把棒棒糖给搭上吗?

    玄燕的眉头也微微的蹙了起来,妖灵只待见棒棒糖一个,却对他和王鑫不假辞色,这是玄燕所未曾想到过的。

    他们二人,怎么不说,也是夺梦的救命恩人,你妖灵就算不表示一下,也不应该态度如此的恶劣吧?

    还想把棒棒糖留在妖灵山脉之中?

    如此霸道的行径,玄燕绝难答应!

    不过面对妖灵,玄燕说话也不敢太冲,他只是冲着妖灵行了一礼,淡淡的说道:“既然夺梦已经无碍,那我们就不打扰了。”

    “夺命,走!”玄燕转身就走,同时也不忘带上棒棒糖。

    “放肆!”玄燕已经是在装傻,说话也已经非常的客气了,可还是引来了妖灵的怒火,她娇喝一声,说道:“居然敢直呼小妖王的名字,你找死!”

    说着,妖灵就已经对玄燕出手了。

    玄燕的脑海之中突然就出现了一双赤红色的眼睛,其带着煌煌天威,似是要把玄燕的识海给直接穿透。

    只不过,在这双赤红色的眼睛出现的一刹那,其就又快速的消失了。

    整个过程,可能连一秒钟都不到,而玄燕却感觉好似过去了一万年那么久,他浑身上下都已经被冷汗给湿透了。

    那双赤红色的眼睛,倘若再消失的慢一点,哪怕只是慢一点点,玄燕知道,自己怕都要没命了。

    妖灵,拥有着足以媲美巫主的恐怖实力,以玄燕那微末的巫师修为,妖灵真要杀他,跟捏死一只蚂蚁差不多。

    而妖灵的两根手指,也险些就用力的捏下去了。

    关键时刻,还是棒棒糖站了出来。

    他在察觉到妖灵对玄燕的杀意的时候,就迅速的挡在了玄燕的面前。

    “汪汪汪——”棒棒糖龇牙咧嘴,一脸敌意的怒视着妖灵,他的喉咙里,还不断的发出威胁般的“呜呜”声。

    “你说什么,他是你的兄弟?就凭一个巫师,凭什么做小妖王的兄弟,你给我滚开!”见棒棒糖拦在她和玄燕之间,妖灵盛怒。

    “呜呜呜——”棒棒糖不为所动,依旧是呲着牙瞪着眼的死死盯着妖灵。

    “你敢这样对我说话?别以为你体内有妖王的血脉,我就不敢把你怎么样!”也不知道棒棒糖对妖灵说了什么,妖灵那一对好看的眸子都竖了起来。

    “纵是小妖王又如何,在成长起来之前,你还没资格要求我!”妖灵又继续说道。

    棒棒糖再次“呜呜”出声。

    “什么?你不肯?你知不知道,你属于妖灵山脉,你不是巫师,你天生就应该属于妖灵山脉!”棒棒糖也许是在跟妖灵说他根本不愿意留下,妖灵看向玄燕的目光宛若是在看一个死人。

    在她看来,棒棒糖之所以不愿意留下来,只有一个原因,就是这个巫师小子!

    察觉到了妖灵饱含杀意的眼神,棒棒糖挪动了一下他的身体,并攸然变大,把玄燕整个人都隐藏在了他的身后。

    “混账!难道我家梦梦,还不如这么一个巫师小子不成?你居然愿意为了她,而放弃我家梦梦?”棒棒糖似是在威胁妖灵,妖灵那张倾国倾城的脸蛋,已经开始变得略微有些狰狞。

    “汪汪汪——”

    “少拿你的妖灵血脉来说事,我可以不杀他们,让他们滚,你,必须给我留下来!”妖灵总算是有了一点妥协,可他也只是答应了不杀玄燕。

    “呜——”棒棒糖又似在诉说着什么。

    “不可能!想让我帮助这个巫师小子?你死了这条心吧!”妖灵果断拒绝说道。

    “汪汪——”棒棒糖乱吼了两声。

    “那我就直接杀了他,看你留不留下来!”妖灵盛怒之下,又想对玄燕下杀手了。

    棒棒糖抬起他的爪子,放在了自己的喉咙上。

    “你——你敢以死要挟我?”妖灵娇叱说道,她被棒棒糖的举动给吓了一跳,而她怀中的夺梦,更是直接从妖灵的怀中跳下,跑到了棒棒糖的身边。

    她前膝跪地,似是在替棒棒糖求情。

    “梦梦你——”妖灵的心都快要碎了,此刻,她才体会到,什么叫做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夺梦明明跟棒棒糖才相识了短短的两三天时间,就已经胳膊肘子往外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