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见面礼 新-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见面礼 新

    都市圣医针神第一卷第一千零九十二章见面礼眼看着妇人发飙,王鑫只觉得通体冰寒。

    他一把紧紧的抓住了玄燕的胳膊,上下牙齿直打颤的说道:“老——老大,她是在叫你吗?”

    “我?”玄燕苦笑一声,说道:“这里这么多巫兽,可有一只曾正眼看过我们二人,这位妇人,又可曾把我们二人给放在心上?”

    “呃——”王鑫顿时哑然。

    他想了想,发现玄燕说的好像一点都没错。

    他们二人是被数不清的巫兽给围在了中间没错,他们二人,也的确是直面了妖灵没错,可这个包围圈的中心,却绝非是他们二人,而是——棒棒糖!

    “她在跟棒棒糖说话?”王鑫看了一眼棒棒糖,低声问道。

    “我们两个,可没那个荣幸,能够被妖灵称作是混账小子。”玄燕淡笑说道。

    王鑫的嘴角抽了抽,听懂了玄燕话语中的意思。

    这一声“混账小子”,虽被妇人怒斥了出来,可其中,却是不乏一丝亲密之意。

    一般会称呼“混账小子”的,都是长辈对晚辈,这就说明,在这位妖灵美妇看来,棒棒糖乃是她的晚辈!

    这一声责骂,既是一种问罪的态度,也是一种已经认可了的态度。

    棒棒糖突然变得恭敬了起来,他依言走到了美妇的面前,随后竟是人立而起,前爪并拳,朝着美妇深深的行了一礼。

    他呜呜的叫着,叫声之中满是谄媚。

    “它在说什么?”王鑫看懂了棒棒糖对妖灵美妇的行礼,却是听不懂他的呜呜声。

    玄燕淡笑一声,回答说道:“大概就是女婿初次见到丈母娘那一套了。”

    “呃,棒棒糖还懂这个?”王鑫颇不可思议的说道。

    “不对呀,女婿第一次见到丈母娘,不都应该有些拘谨的嘛,棒棒糖的神情——”王鑫又提出了质疑,“老大,它究竟在说什么,怎么那妖灵美妇的脸都红润起来了?”

    玄燕闻言,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这棒棒糖,油腔滑调的功夫,倒是有一套,也不知道跟谁学的。

    它在向妖灵美妇见礼之后,居然还在喋喋不休的称赞妖灵美妇是多么的漂亮,多么的迷人。

    那些肉麻的话语,搁玄燕身上都有些说不出口。

    “你就是靠着这一张嘴,征服了我的梦梦吗?哼,油嘴滑舌的,一点都不老实!”妖灵美妇虽对棒棒糖的称赞很是受用,可她还是不满说道。

    棒棒糖突然转头,看向了玄燕。

    似是察觉到了棒棒糖在打什么主意,玄燕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并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左手手腕。

    棒棒糖翻了个白眼,一跃跳到了玄燕的身上。

    汪汪——

    他以一副上位者的架势,冲着玄燕叫了两声,似是在命令玄燕。

    而在他这种气势的背后,其眼神的深处,则是带着一丝讨好,一丝乞求,当然,还有一丝承诺!

    玄燕拿他没办法,只能一挥手,把长剑纹身丢了出去。

    铿的一声——

    纹身化作的长剑直插入到了玄燕面前的石头上。

    “汪汪——”棒棒糖欢呼着,咬起长剑,一脸殷勤的又跑回到了妖灵美妇的面前。

    “老大,它这是——”王鑫看的一脸呆滞,他禁不住的问道。

    “还能是什么,给丈母娘的见面礼呗。”玄燕翻了个白眼,强忍着心痛说道。

    明明是棒棒糖要讨好他的丈母娘,却偏偏让玄燕出血,玄燕要能高兴起来才怪了。

    而且,那长剑纹身可是妙应真人赠予玄燕的天道巫器啊。

    虽说玄燕不缺天道巫器,除了这长剑纹身之外,他还有另外的三件,可天道巫器谁会嫌多啊,当然是越多越好。

    妖灵美妇见到棒棒糖叼在嘴里的长剑纹身,眼前骤然一亮。

    她伸出她的素白玉手,把长剑纹身拿了起来。

    嗖嗖嗖——

    妖灵美妇拿着长剑纹身舞动了几下,在她舞动的空间之内,出现了阵阵的黑色纹路,好似是就连空间,都被她这几下随意的舞动给劈斩开了。

    从那些黑色纹路上,玄燕和王鑫感觉到了极不寻常的气息,仿似只要沾上那么一丁点的黑色纹路,他们二人就有可能死无葬身之地。

    不仅仅是他们二人,哪怕是周围的那些强大巫兽们,也因为黑色纹路的出现而不安了起来。

    玄燕心中满是惊异,这长剑纹身,在他的手中,只是能够帮助他取得巫兽的好感,并且用来像银针一样去给巫兽进行治疗或者是指点而已。

    可在妖灵美妇的手中,其却好似是化作了足以开天辟地的神器!

    “倒是很顺手,可却并不适合我们妖灵使用,这乃是巫师们的巫器,也唯有巫师才能够发挥出它最大的效用。”妖灵美妇说着,突然把长剑纹身刺入到了她怀中的夺梦的身体之内。

    脑海之中好像传来了一声轰鸣,玄燕赫然发现,他与长剑纹身之间的联系,居然断了!

    这长剑纹身被妙应真人赠予了玄燕,其又在玄燕的体内蕴养了为数不短的时间,它与玄燕之间早就产生了一丝莫名的联系。

    甚至可以说,这长剑纹身,已经是玄燕身体上的一部分。

    骤然失去了联系,让玄燕好似是丢掉了一条手臂一般的痛苦。

    然而,他也只是微微的蹙了一下眉头,却没有痛呼出声,更加没有多说什么。

    妖灵美妇的目光,第一次落在了玄燕的身上,她戏谑一笑,突然屈指一弹,又把长剑纹身给玄燕弹了回来。

    “借用了这长剑内的一丝天道气息,于它并无损害,反而有益,这长剑上也沾染了梦梦的妖灵之血,以后你再用起来,会更加的如鱼得水。”妖灵美妇竟是罕见的对玄燕解释了一句。

    嗖——

    长剑又在玄燕的左臂上化作了纹身,那种莫名的联系也重新回到了玄燕的识海之中。

    而与此同时,妖灵美妇怀中的夺梦也发生了一些根本性的改变。

    尽管表面看起来,她好像并无太大的变化,可玄燕却是有一种极为强烈的感觉——那就是夺梦再非兽王,而好似是在渐渐的跟棒棒糖成为了同一种生灵!

    她耳朵上的血红色更甚,几乎接近了棒棒糖周身的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