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巫誊到访-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巫誊到访

    王鑫和张虎的突破,都没有出现任何的问题。

    有时候,异象的出现也会伤人,普通人,就算在突破之时出现了异象,说不定也承受不住异象内庞大的能量。

    王鑫和张虎显然不在此列。

    在玄燕的指点之下,他们的基础异于常人的扎实,在突破之时所出现的异象,本就是水到渠成的,不存在任何的侥幸。

    突破后的王鑫,终于成为了二星巫师,而张虎,则是点亮了他的第三颗星辰。

    只是这二人的战力,却绝对不能以他们的巫道修为来衡量,尤其是张虎,精修武道的他,在突破之后,甚至能够与普通的巫师圆满不相上下。

    这两人的修为突破速度,看起来,跟玄燕还是没法比,更别说去跟冷青璇和韩冰相比了。

    可冷青璇与韩冰,那都是真正的天骄之辈。

    王鑫和张虎,也不过是在某一方面有着稍强一点的天赋而已,能够有此成就,完全就是因为玄燕的悉心指点。

    至于说,他们是否能够比得上玄燕?

    玄燕根本就是一个妖孽好嘛,强如冷青璇和韩冰,以他们巫师圆满境界的修为,都不敢说在对上玄燕的时候可以战而胜之。

    玄燕的战力,不说能够比拟小巫之境,至少在巫师境界内,可以达到无敌!

    而面对巫师,他偏偏也根本不需要用战力来征服,有着天道之眼的帮助,任何巫师在他的眼中都可以随手破之。

    王鑫和张虎突破所引起的异象,又在巫启门当中掀起了一阵小小的轰动。

    不过,却没有轰动的太久,毕竟此刻的巫启门,正严阵以待的准备迎接即将会降临在头上的灾难。

    谭中林没有再跟韩家闹下去,见识到了王鑫和张虎的突破之后,他就知道,那位李玄李前辈所言不差。

    这样的好苗子,一直留在他们执法堂,的确是糟蹋了。

    而谭中林也并不觉得失望,因为在王鑫和张虎突破完成后的第一时间,他们就一同恭敬的对谭中林行礼。

    他们所用礼节,乃是执法堂弟子见到执法堂长老才会使用的。

    对此,谭中林是颇为的欣慰,这二人虽住在了韩家山峰上,虽在接受着李玄李前辈的指点,可他们,却依旧还是执法堂弟子!

    对于王鑫和张虎念念不忘执法堂,韩家也表现的颇为宽容。

    毕竟,不管是执法堂,还是韩家,他们都属于巫启门,都要以巫启门的利益为先。

    王鑫和张虎的事情得到圆满的解决,谭中林本还想再找上玄燕,向他道歉,并表示一番感谢的,可他,却是并没有见到人。

    玄燕不需要谭中林的致歉,更不需要他的感谢,只要他是真心的对待王鑫和张虎二人,玄燕也就觉得足够了。

    巫启门内的气氛越来越紧张了起来,就算有着王鑫和张虎突破引动异象这样的调味品在,也没有办法让巫启门内的紧张气氛有丝毫的缓和。

    是夜,月凉如水,玄燕撤去法天象地绝学,正在用他的本来面目,跟韩冰和冷青璇随意的说着话。

    这俩人,自那天之后,好像达成了什么协议。

    他们不再彼此敌对,就连嫉妒心一向很强的韩冰,也没有再刻意的避开玄燕和冷青璇。

    韩冰和冷青璇的关系能够得到缓和,玄燕还是比较乐意见到的,只是,这却苦了他自己,因为他完全没有了跟冷青璇独处的机会。

    玄燕也是个正常男人,而冷青璇也早已是他合法的妻子,两个人是可以做一些不可描述之事的,可韩冰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让玄燕始终无法得逞。

    玄燕倒也不强求,他在跟韩冰和冷青璇一块生活的同时,也在时时刻刻的提醒着自己,要努力修炼,变得更强!

    冷青璇和韩冰似乎也知道玄燕的心思,所以在他修炼的时候,一般都不会打扰到他,同时,他们也都很坚定的跟玄燕站在一起,即便是玄燕要跟巫启门共存亡!

    “你已经救了你想要救的人,为什么还不离开?”三人正说着话,门外突然传来了一个有些稚嫩的声音。

    随后一个少年便推开门,款款的走了进来。

    他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也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你以为我想留在这里吗?如果我真是巫医李玄的话,不用你说,我早就走了。”玄燕淡淡的瞥了少年一眼,说道。

    “呵呵,我在你眼里就是如此残暴之人吗?”巫誊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那你留在山门处的眼线,都是作何之用的?”玄燕翻了个白眼说道。

    巫誊此人,可一点都不简单,他早就针对玄燕做出了安排。

    在巫启门危难之际,如果玄燕只一心带着冷青璇逃跑的话,不用说,巫誊也一定会出手,亲自要了他们二人的性命。

    可出乎巫誊预料的是,玄燕却好像根本没有要走的打算。

    至于说他是不是根本没有察觉到巫启门眼下的困境,以玄燕的七窍玲珑之心,这可能吗?

    那唯一的解释,便是他真的,就没有打算离开!

    “你怕我杀她?想用你的忠心,来换她的性命?”巫誊瞥了一眼冷青璇说道。

    “别说你做不上来,连韩钰等人都知道,你就是这种人。”玄燕淡淡的回应道。

    巫誊沉默了许久,才好似是解释一般的说道:“我也是为了巫启门。”

    “我知道。”再次让巫誊出乎意料的是,玄燕好像一点也不介意,一点也不怪他。

    “嘿嘿嘿,为了巫启门——”巫誊突然如同疯子一般嘿嘿的笑了起来,他说道:“真为了巫启门的话,我就不应该如此的自私,也不应该把希望放在一个小小的巫师身上。”

    “你觉得,我能救你们巫启门?”玄燕淡淡的问道,巫誊为什么不允许他离开,还专门在巫启门的山门处安排了眼线,不就是因为,他觉得玄燕的存在,可以给巫启门一分生的希望吗?

    “你创造的奇迹还少了?虽希望渺茫,可我也只能赌一赌。”巫誊没有反驳,而是直接承认说道。

    “呵呵。”玄燕回了他这两个字,就为了那么一点点极其渺茫的希望,赌上所有人的性命,值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