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0章 进退两难-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1050章 进退两难

    韩冰从未想到过,性子一向淡然的玄燕,竟然也会有这样几乎忍无可忍的一天。

    只是可惜的是,她并没有从“蓝星”带一部手机回来,不然的话,就可以把玄燕窘迫的模样,给永久的保存下来了。

    不过,尽管没有办法保存此刻的画面,这件事也足够让韩冰取笑玄燕一辈子了——

    似是察觉到了韩冰的幸灾乐祸,玄燕转头,不着痕迹的冲着她狠狠的瞪了一眼。

    这个眼神之中,有着明显的警告与威胁。

    玄燕是在警告韩冰,此事绝对不可以说出去,更不能说与冷青璇以及叶萌唐果等人听。

    韩冰的双眼弯成了一道月牙的形状。

    不说出去?

    那怎么可能,她现在恨不得让玄燕的囧事天下皆知好吧——

    赶走了赵辉,好在是一路上没有再多生波澜,如赵辉这般的献宝之事,如果多来几次的话,玄燕真怕自己会直接崩溃。

    巫启门主峰的峰顶上,一个奇怪的少年看着山下,已经不可抑止的笑出了声来。

    张师这个老家伙的弟子,实在是太有意思了,他为了不伤害到韩冰,竟然不惜给自己创造出来了一个有着特殊爱好的烂名声。

    看得出来,这小子是个有情有义之人。

    只是,他这般做,却也难免优柔寡断了一些。

    要巫誊来说的话,玄燕就应该直接把韩冰给办了,如此,不但能够抱得美人归,也可以省却无数的麻烦。

    巫誊又哪里会知道,玄燕与韩冰的关系太过于复杂,于玄燕而言,他最怕的麻烦可不是这个烂名声,而是韩冰这个人!

    她只是稍一动怒,就已经让玄燕冷青璇等人远离了故乡地球,一头闯进了巫神世界当中。

    天知道,如果把韩冰给得罪的狠了的话,她还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日上三竿之时,玄燕在韩钰一行人的陪同下,来到了巫启门主峰的封顶。

    在这里等待着他们的,不只有巫誊这位少年模样的门主,还有来自于赵家以及魏家的几位巫启门长老。

    他们都非常在意阴煞珠的事情,所以早早的就来巫启门主峰的峰顶等待了。

    “这位就是李玄李前辈吧,倒是好手段,能够重伤我们赵家的华前辈。”开口之人来自赵家,他皮笑肉不笑的对玄燕说道。

    “重伤?不至于吧,只是给你们巫启门的巫灵大人寻了点食物而已,小华子可是有什么不满?”玄燕邪笑一声,回应说道。

    “你——”赵家的那位长老气的脸都绿了。

    这位李前辈明明知道他们赵家的华前辈遭受到了诅咒巫术的反噬,此刻命悬一线,醒都还没有醒过来,居然还若无其事的在这里大放厥词。

    如果不是自忖不是其对手的话,这位赵家长老,真想跟玄燕拼了,也好给他们赵家的华前辈讨回一个公道。

    只是他虽生气,却也只能把这口气给憋闷在心中。

    毕竟华前辈之事,他们巫启门赵家还真不占理,人家玄燕可没有亲自出手重伤赵春华,是赵春华心怀不轨,非要取玄燕的性命,这才害了他自己。

    “哈哈,行了,过去的不愉快就不要再提了,阴煞珠之事体大,我们还要指望着李前辈能够帮助我们巫启门成功的取出阴煞珠了。”一位胖乎乎的中年人站出来打圆场,他乃是巫启门魏家的长老,此人虽看似和善,可玄燕却能够从他的身上感觉到隐隐的敌意。

    这也难怪,毕竟巫启门魏家之人,也不想玄燕真的能够从冷青璇的体内取出阴煞珠,因为真要是如此的话,阴煞珠就只能便宜了韩家了,他们魏家,连一根毛都捞不到。

    玄燕看着此人,一言不发。

    “对李前辈的巫医修为,我可是很信服,也很期待的,就是这性格嘛——”胖乎乎的中年人说到这里,微微一笑,停顿了一下。

    “魏仲,你什么意思,把话说清楚,李前辈的性格怎么了?”韩钰似是早就料到这位魏家长老会站出来发难,他脸色阴沉的问道。

    “怎么了,呵,还非要我说明白吗?”魏仲瞥了韩冰一眼,大有深意的说道:“身怀阴煞珠的可也是一位女弟子,而且,其姿色也一点都不逊色于韩冰!”

    韩钰的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他倒是想到了魏仲会发难,却是没有想到,魏仲居然会在“李前辈好色”这方面大做文章。

    “你到底想说什么?”韩钰感觉有些不妙的质问说道。

    “我想说的是,嘿嘿,李前辈可是一个怜花惜玉之人,就是不知道见了那位冷青璇之后,还下不下得去手。”魏仲冷笑着说道。

    他当然是不想让玄燕出手的,最好能够让韩家知难而退,别再去打阴煞珠的主意。

    不得不说,魏仲的话语直切韩钰的要害,同时,他也戳中了玄燕的软肋。

    玄燕的本意,可就是想要以“好色之名”来保下冷青璇的。

    而对韩家而言,有了玄燕之后,他们对于阴煞珠的重视其实已经没有那么多了,要不然的话,他们也不会牺牲韩冰,让韩冰去伺候玄燕。

    能够得到阴煞珠更好,而若是得不到的话,韩家的想法则是一定要把这位巫医李玄给紧紧的拴住。

    而他们拴住玄燕的唯一筹码,便是韩冰。

    假若玄燕见到了冷青璇之后,突然对韩冰不感兴趣了,那对韩家来说,无异于是得不偿失。

    尽管韩钰很不想以韩冰的一生幸福为代价,让巫医李玄为他们韩家效力,可在临行之前,他却也得到了他们韩家老祖的指示,那便是无论如何,也要把巫医李玄给带回韩家!

    至于阴煞珠之事,他们韩家的老祖却是只字未提!

    这可让韩钰犯了难,他突然觉得,如果按照他们韩家老祖的指示来行事的话,他根本不应该让巫医李玄去见冷青璇。

    然而,他们已经到了巫启门的主峰,距离去给冷青璇诊断,也只有一步之遥。

    更何况,当初韩家之所以会把巫医李玄请到巫启门来,不就是为了阴煞珠吗?

    都事到临头了,若是突然反悔,怕是会让李玄李前辈怀疑到韩家的用心。

    一时之间,韩钰进退两难——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