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7章 只对脚感兴趣-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1047章 只对脚感兴趣

    被韩冰踹下了床,玄燕却是一点都不生气。

    他淡淡的一笑,又重新坐回了凳子上,闭目养神。

    韩冰看着他这幅模样,没来由的一阵恼怒。

    老娘难道就这么没有诱惑力?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居然还能坐在凳子上闭目养神?

    你是想气死老娘吗?

    恨恨的咬了咬银牙,韩冰和衣躺在了床上。

    玄燕瞥了她一眼,见韩冰好似已经睡着,心中稍稍的松了一口气。

    最难消受美人恩,尤其是韩冰这样的美人。

    若要说玄燕不喜欢韩冰,那是不可能的,只是——他的身上已经背负了太多的美人恩,冷青璇就不说了,叶萌、唐果、孙明月、宋可卿、钱佳,他们每一个,都值得玄燕用尽一生去珍惜。

    而韩冰呢?

    她跟玄燕只见的关系更为复杂,从最早西餐厅的老板,到眼下巫启门的天之骄女,二人纠葛在一起,就好像是一对拆都拆不散的冤家。

    对韩冰略有喜欢的同时,玄燕也不可否认,他对韩冰还有着一丝恨意。

    这丝恨意,并不是因为韩冰伤害了他玄燕,而是因为韩冰伤害了他身边最为亲近的人,就包括了冷青璇叶萌唐果等人。

    玄燕之前的话语可不是说说而已的。

    如果叶萌等人,真的有人出现了什么意外的话,他——真的会对韩冰这个始作俑者下杀手!

    若不是因为他的嫉妒,他们所有人也就都不用被带到巫神世界来,若不是因为她的嫉妒,玄燕与叶萌唐果等人也绝对不会走散。

    乃至于眼下,他们相隔千万里,玄燕就连关于他们的一丁点消息,都没有办法听到。

    心脏中心的情~蛊好像是陷入到了一种假死的状态,连这等世间最玄妙莫测的奇物,都不能让玄燕感受到唐果的所在。

    心里面空落落的,玄燕也只能让自己不去想,只凝神准备着明天见冷青璇的事情。

    “喂——”玄燕正要开始让自己沉浸到修炼的状态之中,韩冰却是突然叫了他一声。

    玄燕转头,又朝着韩冰看去。

    “你不会以为,他们明天连我是不是处子也看不出来吧?”韩冰嘴角挂着一丝魅惑的笑意,她对玄燕说道。

    玄燕的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

    “如果明天早上,我还仍旧是处子的话,那你苦心营造出的好色之徒的形象,可就不攻自破了,我看你,到时候还怎么救冷青璇!”韩冰继续说道。

    “那就没办法了。”玄燕淡淡的应了一声。

    “哦?决定了?”韩冰冷笑问道,“还是觉得做正人君子,没有救冷青璇重要是吗?”

    “是。”玄燕淡淡的回答说道。

    “所以,你要为了她,而来伤害我了?”韩冰的俏脸骤然变得有些狰狞。

    “这不也正是你所期盼的吗?”玄燕淡然抬头,眼神大胆的从韩冰的身体上面扫过。

    “哈哈,没错,这就是我所期盼的,我倒是要看一看,你占有了我之后,到底是会选择他们,还是会选择我!”韩冰大笑一声说道。

    “然后,你想让我后悔一辈子?”玄燕淡淡的问道。

    “你——”韩冰气的胸口起伏,玄燕这话,摆明了就是在说,无论如何,他也不会放下冷青璇等人不管。

    他直接给了韩冰答案——选他们,不选韩冰!

    “那你明天就眼睁睁的看着冷青璇去死好了!”韩冰愤然说道。

    她的心里,此刻是充满了委屈,她之所以会叫玄燕,完全就是已经做好了献身的准备。

    尽管他们巫启门的门主巫誊,说过了会保玄燕一命,可为免玄燕的身份暴露,为免玄燕救冷青璇的计划受阻,韩冰还是愿意牺牲一下自己。

    可偏偏这个呆子不领情,还跟自己说那么狠的话——

    哄我两句会死吗?跟我说一句感谢会死吗?

    韩冰心里气愤不已,她发誓,再也不要管玄燕的死活了!

    想着,韩冰就背对着玄燕,连看都不想再看他一眼。

    屋内,沉默了许久,韩冰突然听到了玄燕站起来的声音。

    “忍不住了?还是决定要把自己好色之徒的形象维持到底吗?”韩冰的心里竟隐隐有些期待,可与此同时,她也愤恨不已,“都是为了救那个冷青璇!”

    “你知道,王辉的违背人伦之好是什么吗?”就在韩冰心绪复杂,不知道如果玄燕真的要跟她做些什么的话,她应该怎么办的时候,她听到了玄燕淡淡的声音。

    韩冰疑惑,不知道玄燕这个时候说这个做什么。

    “他跟一只白狐巫兽——”玄燕不理会韩冰的情绪,继续自顾自的说道。

    “呃——闭嘴!”一想到王辉居然跟一只白狐巫兽做不可描述的事情,韩冰就一阵恶心,她不等玄燕说完,便怒斥一声。

    玄燕却好似是没有听到韩冰的怒斥,他又是淡淡的说道:“仅仅是因为,那只白狐巫兽有着四只美丽的小脚。”

    “我让你闭嘴!”韩冰实在听不下去了,她对赵辉的特殊爱好,没有半点的兴趣。

    吼完之后,韩冰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她一脸惊恐,连忙起身来到床边,想要去穿鞋。

    可她,还是晚了一步——

    玄燕的手中骤然出现了几根祭炼过的银针,银针直朝着韩冰的玉足而去。

    韩冰已经尽力在躲了,她的巫道修为虽然比玄燕更高,可她却是赫然发现,她竟是无论如何也躲不开玄燕所射出的银针。

    银针精准无比的插在了韩冰的玉足之上。

    “啊——”韩冰惊叫一声,突然觉得浑身发软。

    她噗通一下,重新扑倒在了床上。

    “得罪了。”玄燕那张通过法天象地绝学变幻出来的,带着邪笑的脸庞出现在了韩冰的俏脸边上,他趴在韩冰的耳朵上,低声说道:“要维持我好色之徒的形象,也不一定就非要做那事。”

    韩冰俏脸通红,恶狠狠的瞪着玄燕,怒声骂道:“你混蛋!你死变态!”

    玄燕淡淡的一笑,对韩冰的怒骂根本不以为意。

    “你放开我,你个王八蛋——”

    “行,玄燕,你最好一辈子这样束缚着老娘!”

    “千万别让老娘脱身,要不然老娘直接强~奸了你!”

    “你个臭流~氓,居然只对人家的脚感兴趣,呜呜呜——”

    韩冰欲哭无泪的趴在床上,不断的惨叫、怒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