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3章 奇怪的少年-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1043章 奇怪的少年

    听到玄燕的话语,韩冰忍不住嗤笑了一声,说道:“少吹牛了,再过个几十年,你说这话我还信,现在嘛,哼哼。”

    韩冰的语气,完全就是一副跟玄燕很熟的样子。

    反正眼下又没有外人,她跟玄燕说话,还用得着生分吗?

    可玄燕却是完全不这么想,他依旧是保持着自己巫医李玄的身份。

    坐在韩冰的对面,把弄着手里的茶杯,玄燕调笑说道:“你不觉得,我比阴煞珠要更加珍贵吗?”

    “呸,不要脸!”韩冰啐了一口说道。

    “哈哈,所以啊,我们还是不要浪费时间了,赶紧做点该做的事情吧。”玄燕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是长笑一声说道。

    “什么该做的事情?”韩冰有些懵逼,玄燕的话让她有些听不懂。

    “就是你们家老祖吩咐你做的事情啊,真是只老狐狸,居然想通过你,来把我绑在你们巫启门韩家的身上。”玄燕邪笑说道。

    韩冰俏脸微红,白了玄燕一眼,以她之聪明,当然能够看的出来,他们家老祖在打什么主意。

    也许真的如玄燕所说,在他们韩家老祖的心中,他玄燕的地位早已在阴煞珠之上!

    阴煞珠再珍贵,也不过只能培养出一位大巫之境的强者来而已。

    可玄燕呢?

    他明面上本身就是一位大巫之境的巫医不说,韩家老祖似还相信,只要有他在,他们巫启门韩家,未来必定就不会缺少了大巫之境的强者。

    如此算起来,玄燕还真是要比阴煞珠珍贵了许多。

    “这便是你的计划,取冷青璇而代之,从而保下她的性命?”韩冰忍不住的问道,她一直都对玄燕的计划感觉到好奇。

    玄燕不过巫师之境,他凭什么以为他能够从巫启门的手中救下冷青璇呢?

    而就算他骗过了所有人,让所有人都以为他乃是一位大巫之境的巫医,可一旦真让他去见了冷青璇,那也一样会露馅。

    韩冰才不相信,以玄燕的巫道修为,真能够从冷青璇的体内取出阴煞珠了。

    更何况,玄燕真正想要做的,还不是取出阴煞珠,而是要救下冷青璇。

    此刻,听到玄燕的话语,韩冰才总算是有点眉目了。

    敢情玄燕是想让巫启门认识到他的价值,从而忽略掉阴煞珠。

    可这般做,真的能行吗?

    玄燕自身的价值,毕竟没有他所表现出来的那般巨大,虽然他在与赵春华的医道比试当中,轻而易举的取得了胜利,可这却并不意味着,玄燕在巫医之道上的修为就一定比赵春华强了。

    赵春华是输在了他的自以为是上,输在了他的自作聪明上,可并非是玄燕真的比他强。

    这假的就是假的,无论如何也真不了,就好像玄燕此刻巫医李玄的身份,又好像他所展现出来的巫医之道修为。

    这些假的东西一旦暴露,莫说是救冷青璇了,就连他玄燕自己的性命也都保不住,甚至于,他的境遇还会比眼下的冷青璇更糟。

    想着想着,韩冰的俏脸上就溢满了担忧之色。

    她所担忧的当然不是冷青璇,事实上,韩冰巴不得冷青璇能够赶紧去死了,真正能够走进韩冰的心里,让她表现出担忧来的,唯有眼前的玄燕!

    “你在担心我吗?”玄燕邪笑问道,一边笑着,他已经一边伸出了自己的手臂。

    手臂上,两条小蛇似感受到了玄燕的心思,他们缓缓的蠕动了几下。

    韩冰蓦然一惊,他忽略掉了玄燕已经掌控了他们巫启门巫灵大人的事实。

    有着这两位巫灵大人在,相信巫启门是没那个胆子跟玄燕翻脸了,即便他们对玄燕的身份以及巫道修为产生了怀疑,怕也绝对不敢去调查他。

    巫灵大人,便是玄燕在这巫启门的护身符!

    “你先不要得意,还未见到我们巫启门的门主,一旦见了他,这两位巫灵大人未必就会听你的,若是没有点掌控之法,我们巫启门怎么能放心的把护山大阵交给巫灵大人守护呢?”韩冰冷哼一声说道。

    这下,就连玄燕的眉头也微微蹙了起来。

    而正值此时,他手腕上的两条小蛇却突然抬起了他们的脑袋,他们一起警觉的朝着窗外看了过去。

    “谁?”韩冰如惊弓之鸟一般的跳了起来,她跟玄燕的对话,虽比较隐晦,可如果被有心人听去的话,却还是会威胁到玄燕的生命!

    “希望我没有打搅到你们的二人时光。”一个看上去十五六岁的少年,从窗口处冒出了一个脑袋。

    跟玄燕和韩冰打了声招呼,这个少年人便径直从窗子上跳了进来。

    “你们这两只小畜生,倒是没有忘记我身上的气息。”少年看向玄燕手腕处的两条小蛇,苦笑说道。

    他虽模样稚嫩,可说起话来,语气却很是老成。

    玄燕的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据他所知,但凡是巫启门的弟子,见了自己手腕上的这两条小蛇之后,无不是恭敬的尊称一声“巫灵大人”。

    如这般,敢称呼两位巫灵大人为小畜生的,玄燕还是第一次见到。

    而更让人好奇的是,被这位少年人称作是小畜生,两条小蛇却是浑然没有生气的意思,他们反而是把脑袋都埋在了玄燕的手腕之间,似是羞于见到此人。

    “奇怪的少年。”玄燕的心里嘀咕了一声,神情警惕。

    而玄燕对面的韩冰,早就已经吓懵逼了,她的脸色青红不定,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也不是故意要打扰你们的,只是心中实在好奇,这才忍不住想来看看,要拐走我们巫启门巫灵大人的,究竟是何人。”少年没有一点的不好意思,他拉过一张椅子,坐在了玄燕和韩冰的旁边,还顺带着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一饮而尽。

    “你们两个是旧识?”放下了茶杯,少年人问道。

    韩冰连忙摇头,而玄燕却是很诚实的点了点头,这个少年人应该听到了他们之前的谈话,这个时候再去否认,就显得有些多余了。

    还不如干脆就光棍一点,看这个奇怪的少年到底是敌是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