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1章 我也想问是怎么回事-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1041章 我也想问是怎么回事

    眼看着两条巨蟒吞掉了老龟,连带着被吞掉的,还有赵春华的巫器——那枚符咒,在场众人皆是忍不住的头皮发麻。

    而赵春华则更是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他一脸记恨的看着玄燕,终于明白玄燕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

    看它表现——表现好的话,也许玄燕还考虑留老龟一命,可既然表现不好嘛,那它也只能成为两位巫灵大人的腹中之餐了!

    比老龟之死,更让赵春华难以接受的是巫灵大人的态度。

    他们干什么,为什么要保护这位巫医李玄!?

    他们难道不知道,我赵春华才是巫启门的弟子吗?难道不知道,他们应该吞下的不是老龟,而是那位巫医李玄吗?

    见两位巫灵大人吞掉了老龟之后,还一脸敌意的盯着自己,赵春华的心底直冒冷气,他生怕这两位巫灵大人下一秒就冲到他的面前,把把他也给一口吞下。

    “拜见巫灵大人,巫灵大人请息怒!”见赵春华被两条巨蟒死死的盯着,韩钰赶紧站出来拜见,并未赵春华求情。

    赵春华虽有诸多不是,可他终归乃是巫启门内最出色的巫医之一,若是连他都被巫灵大人给吞下了,那巫启门的损失可就大了。

    身为巫启门的巫灵大人,两条巨蟒应该一致对外,而不是盯着巫启门的门内弟子。

    对于韩钰的拜见与求情,两条巨蟒就好似根本没有听到一般,他们继续用杀人一般的目光紧紧的锁定着赵春华。

    韩钰一脸无奈,连忙转头看向了玄燕。

    玄燕邪魅一笑,走到了两条巨蟒的中间,他一边伸出手来安抚着巨蟒,一边说道:“行了,那头老龟本就是我给你们准备的食物,此人已经不成气候,不用再多生波澜。”

    两条巨蟒用他们的额头不断的蹭着玄燕的掌心,片刻之后他们的身体突然一阵收缩,又变成了两条小蛇的模样。

    小蛇攀上玄燕的手掌,亲密的缠绕在了玄燕的手腕之上。

    “韩钰,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没有了两条巨蟒的危机,赵春华精神萎靡的问道,他整个人看起来摇摇欲坠,是不甘心才让他没有彻底的晕倒过去。

    “怎么回事,呵——我也想问是怎么回事,巫灵大人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从见到李前辈的那一刻起,就好似成为了他的私人宠兽。”韩钰苦笑一声说道。

    赵春华的眼睛蓦然一瞪,噗通一声,仰面摔倒在了地上。

    本命巫兽以及本命巫器全部被吞,本身还受到了诅咒之术的反噬,赵春华早就已经撑不下去了……

    而在倒下的那一刻,他的心里充满了无尽的悔意。

    连巫灵大人都好似是甘愿做这位巫医李玄的宠兽,他赵春华又凭什么阻拦人家进入山门?

    早知是如此的话,打死他赵春华,也绝对不会在此时冒头。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能够保住一条性命,已经是玄燕仁慈的结果了,要不然的话,他赵春华会跟他的老龟一样,只能成为巫灵大人的果腹之餐!

    “把华前辈抬回去休息吧。”韩钰吩咐了一声,重又看向了玄燕。

    “那个——李前辈,如今已经没有了进入山门的阻碍,不如就让两位巫灵大人回到先祖雕像里面去吧?”韩钰请求说道。

    这两位巫灵大人毕竟是巫启门的护山神兽,老缠在李前辈的手腕上像什么话嘛,他们就应该回到先祖雕像的眼睛里,守护着巫启门的山门大阵,守护着整个巫启门!

    玄燕邪笑着看了一眼韩钰,没有说话,而是直接抬手把自己的手腕伸到了韩钰的面前。

    他的意思很是明显,既然你韩钰想让这两条小蛇回到巫启雕像里面去,那你自己来。

    “呃——”韩钰哑然,良久之后他还是叹了口气,说道:“还是算了吧,在巫启门当中,巫灵大人有自主行动的自由。”

    韩钰倒是会说话,可实际上,却是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从玄燕的手腕上把两条小蛇给扒下来。

    这个难题,还是留给他们巫启门的门主去解决吧,他韩钰只是一个小小的长老,还做不到让两位巫灵大人听他的吩咐。

    韩冰的眼睛有些湿润,其内好似闪烁着一丝晶莹的泪花,刚刚的那一刻,她心痛的感觉自己都快要死了。

    她原本以为,在赵春华有心算无心之下,玄燕绝无幸免的可能。

    然而,玄燕却是给了她一个前所未有的惊喜——

    巫灵大人!

    他们巫启门的两位巫灵大人居然成了玄燕的宠兽,还在最关键的时刻,救了玄燕一命!

    韩冰几乎喜极而泣,只是她看向玄燕的眼神之中,却满是羞恼。

    这个混蛋,害的自己白白担心,而他自身,却好似是早就看穿了赵春华的心思,也早有把握能够从赵春华的偷袭之下活下来!

    “混蛋!混蛋!混蛋!!”韩冰咬牙切齿的,如果不是在场有那么多人看着的话,她真想扑到玄燕的怀里,在他的身上狠狠的咬上一口。

    而偏偏此时,玄燕却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转头冲着韩冰眨了眨眼睛。

    那骚包的模样,就好像刚刚那令人担心的快要死了的人,根本就不是他。

    “怎么,嫉妒吗?也想跟你们的巫灵大人一样,与我更亲密一些?”玄燕忍不住出声,调笑韩冰说道。

    韩钰一脸的冷汗,他现在确定了,赵辉之言至少有一半是没错的,那就是这位李前辈,还真特么的是一位好色之徒!

    “玄师,说笑了!”韩冰恶狠狠的从牙齿缝里挤出了这几个字。

    “你都叫我玄师了,不用太害羞,在巫启门的这段时间,就由你来照顾我的饮食起居吧。”玄燕邪笑说道。

    说完,他好似想起了什么,又转头看向了韩钰,问道:“你们巫启门应该不会再赶我走了吧?”

    韩钰很想摇头,并告诉玄燕,老子特么巴不得你这个祸害能够赶紧离开巫启门了。

    可念及阴煞珠,念及玄燕手腕上缠着的两位巫灵大人,韩钰也只能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说道:“自然不会,我巫启门的山门永远为李前辈敞开,李前辈想待多久就待多久。”

    “嘁,说的就好像你们巫启门多吸引我似的,若不是看她的面子,看这两条小畜生的面子,你们让我来,我都不会来。”面对韩钰的殷勤,玄燕却是色眯眯的盯着韩冰,嗤笑说道。

    韩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