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慢着-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慢着

    能够以天宇城王家的出身,嫁入到巫启门韩家,王琴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

    她的巫道修为,也已然小巫!

    她所凝化出来的柳枝,看上去平凡无奇,就跟从路边柳树上折下来的一模一样,可越是如此,这根柳枝就越是恐怖!

    其还没有靠近到秦胖子的三尺之处,秦胖子就感觉到了一股微风吹到了他的身上。

    秦胖子好像闻到了春天的味道,他整个人的眼神都变得迷醉了起来。

    扑簌簌

    柳枝挥动的声音在秦胖子的耳边响起,秦胖子突然便一脸伤感,好似他最亲爱的朋友正在离他而去。

    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

    莫说是柳枝所指向的秦胖子了,就连周围的众人也因为王琴的这一根柳枝而莫名的伤感了起来。

    甚至有不少修为不足之辈,双眼之中早已噙满了泪水。

    折柳!

    王琴的成名巫术!

    其还未真正的抽在秦胖子的身上,就已经引起了这般巨大的震动,而一旦柳枝触碰到秦胖子,怕是秦胖子刹那间便会伤心而亡。

    秦胖子已经察觉到了危险,可他偏偏深陷那等伤感之中无法自拔,他的后背都已经因为柳枝的不断靠近而彻底的湿透了。

    这便是小巫的恐怖之处!

    在小巫的面前,巫师,哪怕是圆满境界的巫师,也只是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眼看着秦胖子就要被王琴斩杀当场,王贤的脸上满是快意的神色。

    这,便是得罪了他们天宇城王家的后果,这,便是不肯屈居于他们王家淫威之下的后果!

    巫师圆满又如何?敢与他们天宇城王家为敌,还不是要被随手杀掉?

    在王贤以及王家众人振奋的注视之下,柳枝缓缓的飘到了秦胖子的面前。

    其正要朝着秦胖子的嘴巴抽下去,一个听上去很是沉稳的声音却是突然响起,“慢着!”

    伴随着声音的传来,柳枝变得透明了起来,尽管其还是坚决的抽在了秦胖子的脸上,可却在抽到之前,就已经消弭于无形了。

    秦胖子没死,他所感受到的,也仅仅是脸上有些瘙痒而已,他的眼神,迅速的清明了起来。

    心有余悸的看了王琴一眼,秦胖子转头,看向了开口之人。

    同一时间里,王琴也是看向了此人,她的神色之中,有疑惑也有不满。

    这是一个温文尔雅的中年人,面白无须,他没有理会王琴,而是在秦胖子看向他的时候,缓缓开口,问道:“你家前辈可是巫医李玄?”

    “是又如何?”秦胖子毫不客气的说道。

    “秦庞,你放肆!”王琴一见秦胖子态度如此蛮横,顿时柳眉倒竖的娇叱说道。

    秦胖子情不自禁的哆嗦了一下,似是对王琴仍旧有些后怕,不过念及到巫启门的来人并非杀自己,秦胖子就又傲娇了起来。

    “是你放肆,敢对我出手,你知不知道我乃是李前辈的人!”秦胖子抬头挺胸,背起一只手,无不骄傲的说道。

    秦胖子的模样,就好似在其的眼中,哪怕是巫启门的小巫,也没有他这么一位李前辈的仆人,身份上来的尊贵。

    “你”王琴见区区秦胖子居然敢这样对她说话,又要愤而出手。

    “王琴,不得无礼。”中年人眉头一蹙,喝止了王琴。

    “哼!”王琴冷哼一声,不甘心的放下了她又要施展巫术的双手。

    “敢问,李玄李前辈现在何处?”中年人回过头来,拱手朝着秦胖子一礼,客气的问道。

    “想见我家前辈?”秦胖子对中年人的施礼泰然受之,他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说道:“好说,等我完成了我家前辈的吩咐,再来帮你引荐!”

    饶是中年人的涵养再好,此刻也不禁因为秦胖子倨傲的态度而皱起了眉头,但他还是强忍着,问道:“你家前辈有何吩咐?”

    “我家前辈有言在先,凡是天宇城王家之人,见一个,就要废一个!”秦胖子怒视着王琴以及其身后的王贤,又重复一遍说道。

    之前,秦胖子就是因为说了这句话,几乎被王琴给杀掉,如若不是温文尔雅的中年人出手相救的话,此刻的秦胖子怕早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见秦胖子被自己教训过,居然还敢这般说,王琴本能的就要发怒,可中年人却是摆了摆手,压制下了王琴的怒火。

    中年人颇有深意的看了王琴身后的王贤一眼,出声问道:“这其中是否有什么误会?”

    王贤的心里忍不住咯噔了一声,早在中年人阻止王琴杀掉秦胖子的时候,王贤就感觉有些不妙,怎么这中年人看上去并非是来为他们天宇城王家出头的,而更像是专门来拜访李前辈的呢?

    中年人对秦胖子的态度,实在是太过于客气了,这由不得王贤不做此想。

    “怎么回事?不是收到我的回信了吗?”王琴也转头看向了王贤,她对王贤并没有对一个父亲应有的尊重,而是冷冷的质问道。

    “呃”王贤心中更觉不妙,可他还是开口说道:“收到了,信中的意思不是要我们王家阻止秦胖子和李前辈出逃吗?”

    “阻止他们出逃?”中年人闻言,眼神变得锐利了起来,他冷声问道:“你们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呵”王贤还未答话,秦胖子就冷笑一声,说道:“倒也没做什么,就是想以势压人,要我和我家前辈,向他们天宇城王家磕头认错!”

    啪!

    秦胖子话音刚落,一声响亮的耳光声便在众人的耳边响起。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王贤正捂着自己的左脸,瞪大着双眼,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王琴。

    “废物,想死自己去死,不要把王家和巫启门给拖下水!”王琴胸口起伏,看样子好似是气的不轻。

    围观的众人都看傻了,什么情况?

    王琴带领着巫启门的小巫到来,难道不是为天宇城王家出头的嘛,怎么转眼之间,王琴就给了王贤一个耳光呢?

    而且,看巫启门来人的态度,他们对于秦胖子似很是恭敬。

    秦胖子不过巫师圆满的巫道境界,可远远不值得巫启门的小巫这般对待。

    “难道说”

    众人纷纷转头,神色莫名的看向了秦胖子身后的御苑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