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0章 败家-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1010章 败家

    “看在你的份上?你以为你是谁。”玄燕的嘴角处露出了一抹讥讽,随后,他抬起一巴掌便狠狠的抽在了秦胖子的脸上。

    秦胖子心中大惊,却是不敢有丝毫的闪避,五个清晰的指印跃然脸上!

    玄燕这一巴掌可没有手下留情,而是有多狠就抽多狠,秦胖子的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可他却是无暇顾及。

    与脸上的疼痛相比,秦胖子更在意的,显然是他内心之中莫大的惊惧。

    直到玄燕的巴掌落下来的那一刻,秦胖子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让玄燕看他秦胖子的面子?他秦胖子以为自己是谁,他于玄燕而言,充其量也只是一条还算有点用处的老狗而已。

    而且,这条老狗,在玄燕心目之中的地位,还未必就能够赶得上那匹青鳞马……

    最近几天的意气风发,让秦胖子有些膨胀了,他还以为自己在这天宇城当中也算是一号人物了,可他却忽略掉了,他眼下所拥有的一切,根本就都是玄燕给的!

    是玄燕,恢复了他的巫道修为!

    是玄燕,让他能够手刃王家仇人!

    也是玄燕,让他秦胖子成为了天宇城当中最炙手可热之人!

    他秦胖子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居然敢跟玄燕讲条件,居然敢让玄燕看他的面子?

    话已出口,秦胖子纵是后悔也晚了,此刻的他,也想狠狠的抽自己几个耳光,好把自己给抽醒过来。

    挨了玄燕一巴掌的秦胖子,彻底跪伏在了地上,他的心中不仅不敢对玄燕有丝毫的怨恨,反而还因为玄燕没有直接出手杀他而暗暗感激。

    玄燕没有直接杀他,这在秦胖子看来,已经是给了他最大的面子了。

    “再有下次,定斩不饶!”玄燕邪魅的声音再度响起,才让秦胖子紧绷的身体稍稍的放松了一些。

    看着秦胖子紧张的模样,玄燕心中暗笑,可表面上他却是不动声色,反而是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如驱赶苍蝇一般的说道:“滚!”

    秦胖子顿时如蒙大赦,他朝着玄燕再三叩首,才拉着已经吓傻了的秦魁狼狈的离开。

    离开之前,秦魁本想捡回被玄燕扔在了墙角的龟甲,这龟甲虽不入玄燕的法眼,可好歹也是秦魁的爷爷留给他的。

    但看到秦胖子杀人一般的眼神之后,秦魁却放弃了这个打算,这块龟甲也只是他的一个念想而已,其虽好,却不及他自身的性命重要。

    这位前辈喜怒无常,万一再惹怒了他,被斩杀于此,那可就亏大了。

    抱有着这样的心思,秦魁头也不回的赶紧离开了御苑居。

    如果让他知道,其实他所带来的这块龟甲,还真是巫启龟甲的碎片的话,不知道他会不会气到吐血……

    直到秦胖子和秦魁离开,玄燕才淡淡的一笑,起身走到了墙角处。

    弯腰把巫启龟甲的碎片拾起来,玄燕施展了天道之眼。

    目光落在龟甲之上,玄燕顿时便感觉到了一股古朴而又神秘的力量蕴含在龟甲之中。

    “果然乃是巫启龟甲的碎片,这也算是意外之喜了。”玄燕淡笑着呢喃,随后他便凝神思考了起来。

    拥有着天道之眼这件神医扁鹊所赠的天道巫器,巫启龟甲的碎片对于玄燕而言就有些鸡肋了,毕竟他也不是非常的擅长占卜之术,他所依仗的,还是自身的医术。

    “占卜之术,可知过去未来,其相比于望诊之术,不知道高明了多少——”玄燕轻声低语,用力的捏紧了手中的巫启龟甲碎片,“可我,不相信过去未来,我所相信的,只有我的这双眼睛!”

    “未来,是人铸造的,不是天定的,这巫启龟甲的碎片,于我无用,倒是其中所蕴含的力量,颇为的诱人。”玄燕低头看着手中的巫启龟甲碎片,突然想起,巫器的祭炼,并非只有巫师体内的巫道力量才可以,同样属于天道巫器内的力量,也能够用来蕴养天道巫器!

    玄燕的扁鹊神眼,会进化成为天道之眼,便源于此。

    玄燕记得,扁鹊神眼在进化成为天道之眼的时候,分明是吸收了他所拥有的另外三件天道巫器当中的力量!

    只是这种吸收,不是在玄燕的主导之下进行的,而是这几件天道巫器自发的行为。

    “天道巫器,都蕴含天道,他们之间的天道可以相互影响,相互吸收。”玄燕只是想了片刻,心中便已经有了决断,“就用这片巫启龟甲的碎片来蕴养我的天道之眼好了。”

    巫启龟甲的碎片既然对他无用,那还不如让其成为天道之眼的肥料了,如此,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如果让其他人知道,玄燕竟然用巫启龟甲的碎片来蕴养他的巫器的话,怕是非得抓狂不可。

    那可是巫启龟甲的碎片啊,即便已经不是完整的天道巫器了,可也照样拥有着鬼神莫测之威能,其若是在大巫之境的巫师手中,定能发挥出一部分天道巫器的威力来。

    就这么让其成为肥料,实在是败家之举!

    可玄燕却不觉得这么做有什么不妥,对于拥有着整整四件天道巫器的玄燕而言,区区一片天道巫器的碎片,还真算不得什么。

    接下来的日子里,玄燕就沉浸在了如何用巫启龟甲的碎片来蕴养天道之眼里。

    中间,他偷偷的回过几次巫启天才学院,看了看张师。

    张师看向玄燕的眼神很是平静,他对于学院外面出现了一位“李姓前辈”的事情绝口不提,就仿佛是未曾听说。

    玄燕知道,他所做之事,怕是瞒不过张师,可张师不问,他也绝对不会主动去说。

    玄燕要做的事情,毕竟太过危险,尽管张师在玄燕的心中,很是高深莫测,可玄燕却是明白,除了在巫医之道上面给予他指点之外,张师什么都帮不了他玄燕。

    反而,如果让张师知道的太多的话,他玄燕甚至还会连累了张师。

    二人的关系很是微妙,他们亦师亦友,相互指点论道,可对于彼此间的秘密和私事,却是从来都不会多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