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章 东施效鼙-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一千零四章 东施效鼙

    秦胖子虽只是一个人,可却摆出了一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他听着周围众人的惊异之声,脸上的得意之色更甚。

    王家十五叔的神色开始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他朝着秦胖子身后的御苑居看了一眼,似是在猜测,里面眼下居住的究竟是什么人。

    “不管他是什么人,难道他真敢得罪我天宇城王家不成?”想到自己乃是天宇城王家之人,王家十五叔的脸上又溢满了傲然之色。

    “秦胖子,识趣的就给我滚开,我能废你一次,就能废你第二次!”王家十五叔朝着秦胖子伸手一指,冷声说道,“我倒要看看,是谁在你的背后装神弄鬼!”

    “装神弄鬼?哈哈哈,白痴,想要见我家前辈,你得首先过了我这一关!”秦胖子听到王家十五叔的话语之后,凌然一笑说道。

    “哼,不自量力,那就让我看看,你家前辈让你长了几分本事。”王家十五叔阴冷说着,眼睛之中也是五颗星辰闪亮,这赫然乃是要跟秦胖子动手的节奏。

    “嘿嘿,那我就让你,见识见识。”秦胖子嘿嘿一笑,不仅没有丝毫的畏惧,反而是浑身气势勃发,径直朝着王家十五叔冲了过去。

    “这——秦胖子居然敢主动跟王家十五叔动手?”

    “我没有看错吧?这小子不是一向最怂的吗?”

    “在被王家出手废掉的时候,他可是连还手的勇气都没有的。”

    “奇了怪了,当初秦胖子若是有这等勇气的话,那即便不能从王家逃掉,也不至于被废了修为。”

    “难道他背后的靠山真那么强悍不成,连天宇城王家都可以无视?”

    众人眼见着秦胖子居然敢主动扑向王家十五叔,一个个顿时惊讶出声。

    不是他们认定了秦胖子一定不是王家十五叔的对手,而是——这根本就不是秦胖子该有的性格。

    这小子一向阴狠毒辣、欺软怕硬,说难听一点,他就是天宇城王家的一条狗,然而眼下,这条狗竟然敢反咬他的主人了,这如何让人不吃惊莫名?

    “哼,找死!秦胖子,你以为你恢复了修为就是我的对手了吗?”王家十五叔冷哼一声说道,他虽表现的好似对秦胖子不屑一顾,可他的眼神却还是狠狠收缩了一下,实在是秦胖子身上的巫道气势,让其感受到了一丝威胁,好像秦胖子比被他废掉之前——更强了!

    “这不应该呀,以这老小子的天赋,能够修炼到五星巫师已经是极限了,怎么可能还变得更强?”王家十五叔的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惊疑不定。

    就在这时,秦胖子已经怒喝一声冲到了王家十五叔的身前,他没有直接攻击犹坐在马上的王家十五叔,而是突然伸出一脚朝着王家十五叔座下青鳞马的脚蹄子踹了过去。

    在场众人眼见如此,皆是不可思议的瞪大了他们的眼睛。

    什么鬼?

    秦胖子干嘛要踹向这青鳞马的马蹄子呢?难道他不知道青鳞马身上,就属马蹄最硬吗?

    莫说秦胖子只是五星巫师的修为了,哪怕是小巫之境的巫师来了,想要一脚踹碎青鳞马的马蹄,怕也不是一件易事……

    只有居住在御苑居周围,那些曾经看到过秦胖子制服王川的巫师们,才能够洞悉秦胖子此时此刻的想法。

    对此,他们皆是摇头苦笑。

    这秦胖子也太天真了一点吧,一匹青鳞马的命门在马蹄上,不代表所有青鳞马的命门都在马蹄上啊,秦胖子故技重施,是想把王家十五叔掀下马来,占得先机吗?

    想法倒是不错,可就是有点白痴了。

    他们又哪里知道,秦胖子此举不仅仅是为了能够在与王家十五叔的交手之中占得先机,他的目的所在,是想亲自征服一匹青鳞马!

    秦胖子对于青鳞马可是眼热已久,眼看着玄燕轻轻松松的就得到了一匹青鳞马,秦胖子当然也想效仿一番了。

    只可惜,没那本事,强自效仿的话,也只是东施效颦,徒惹人发笑。

    甫一接触这青鳞马的马蹄,秦胖子就感觉到了明显的不同,之前那匹青鳞马,在秦胖子踹向其马蹄的时候,明显有一种外强中干之感,可这匹青鳞马,给予秦胖子的反馈却是,从内而外的坚硬!

    砰的一声,秦胖子直接便被这青鳞马的马蹄给弹开了,这一下,虽不至于受伤,可却也让秦胖子很不好受。

    而反观王家十五叔座下的青鳞马,却是毫发不上,他嗤嗤的发出了两声闷响,似是在嘲笑秦胖子的不自量力。

    青鳞马之上的王家十五叔眼睁睁的看着秦胖子做出了白痴一般的举动,骤然大笑了起来,“哈哈,秦胖子,你倒是恢复了你的巫道修为,可却好像是撞坏了脑袋,以卵击石,滋味如何?”

    听到王家十五叔调侃的话语,周围众人哄堂大笑,他们还以为秦胖子会给他们什么惊喜了,没想到竟是脑子出了问题吗?

    听着众人的哄笑声,饶是秦胖子脸皮再厚,此刻也忍不住的有些脸红。

    “不识时务的臭马,老子本想给你一次弃暗投明的机会,奈何你却不识抬举,那可就怪不得我心狠手辣了!”秦胖子有些恼羞成怒,他伸出右手的食指,一指朝着青鳞马的脖子狠狠的戳了过去。

    “想伤我青鳞马?问过我没有!”一声冷喝传来,在秦胖子这一指的去路上,凭空出现了一堵木墙。

    啵的一声,木墙被秦胖子一指戳碎,而伴随着木墙的破碎,秦胖子的这一指的去势也被阻拦了下来。

    “真是好胆,我倒要看看,是谁给你的勇气,敢与我动手!”王家十五叔似也有些恼怒了,他冷哼一声,从青鳞马上飞身而下,一拳朝着秦胖子轰了过去。

    “秦胖子,受死!”王家十五叔愤而出手,他轰向秦胖子的拳头不断的成长变大,待到其来到秦胖子身前的时候,已经成长为了一个巨大的木墩。

    砰的一声,木墩硬生生的撞在了秦胖子的身上,把秦胖子撞得后退了两步。

    秦胖子胸中翻涌,还未站定,眼前的木墩上就突然长出了根根的利刺,这些利刺带着寒芒,朝着秦胖子疾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