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封印得解-神殿霸-
神殿霸

第九章 封印得解

    身旁的三师兄四师兄忙捂住我的嘴,异口同声道,“嘘,点声!”

    我连连点头,也是,要是让师父知晓他一窝子徒子徒孙在屋外看着他,他的老脸可往哪儿搁哟!

    “老了,老了!我竟只能坚持这么段时间了!”屋里师父隔着被褥的感叹声传来,我听得一知半解,身旁的师兄却悄然红了脸。

    “什么意思?”

    “这,这可真不好说!”六师兄挠了挠头,憋了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倒是三师兄爽快,“七真想知道,择日同师兄下山,师兄带你去一处地方,你自会知晓!”

    唔,又可以下山!我激动地连连点头,前几日和六师兄下山,又是溺水,又是脑子进鸡汤,起了满脸泡,都没好好玩过呢!

    屋里,师父又有了动静,他掀开了被褥,露出了他略显疲惫的脸,两眼呆滞,像是被什么东西抽干了一般。

    最显眼的自然还是师父膝盖上那两本话本子,我身边窃窃私笑不绝于耳,我也觉十分好笑,我虽爱和师父拌嘴,但这还是头一回见着师父这般表里不一。

    “快走吧,要是让师父发现,师父一震怒,将我们都杀了咋办!”六师兄焦急地拉着我往外退去。

    “七,进来。”师父浑厚的声音穿透了整个院子,尚未散去的师兄道童皆顿了身形,忧心忡忡地看向我。

    我?师父既然知道我在窗外,定也知师兄道童们窥视他许久。

    我推开门,走进里屋,旋即关上了门,隔绝了屋子外头那些蠢蠢欲动的大脑门,就怕师父见了生气。

    我走到师父跟前,像模像样地给师父行了礼,笔直地站定,“师父唤徒儿何事?”

    “你上前来,为师替你解了封印罢!师父叹了口气,“为师算得出所有人的命数,始终参不透你身上的机缘。解了封印,你尚还有自保的能力,若是突发意外,也能有一线生机。”

    我迟疑不肯上前,刚得知身上有封印即得解,理应高兴才是,但师父不同于寻常的随意散漫,叫我隐隐有些不安。

    “师父,解了封印会如何?”

    “你身赋异能,自便可呼风唤雨,定非**凡胎。解了封印,以你的体质三年便可得道。但易招鬼,一般的鬼师父的结界还抵挡得住,若是遇上凶险的妖魔,就无生机了。”

    啊?招鬼!这委实可怖!我忙不迭追问师父,“那不解封印又当如何?”

    “不解封印,你还有生死劫压身,不易躲,并且修为怕是止步三重天了。”

    我眉头紧锁,眼下这进退维谷的局面让我难以抉择。但倘若要碌碌而为等死,我更想努力挣扎一番。

    “师父,解封印吧。”

    师父伸出干枯手指朝我眉心弹了一下,随后另一只手施法打通我的天灵盖。刹那间,一股雄浑的内力穿透我的四肢百骸,在我体内横冲直撞着,像是要将我撕碎。

    “师父…我头疼!”我双手抱着头,疼得在地上打滚。

    师父却慢条斯理地用掌心火将两本话本烧成灰烬,随后倏尔起身,用拂尘直击我后脑勺,活生生将我拍晕过去。

    这真是我亲师父?

    ……

    随后,我陷入了一片无尽的黑暗之中,除了一望无际的黑,再无他物。

    “有人吗?”我不喜欢冗长单调的黑,这种感觉就像是被困在梦魇里,抽不得身,只能尖叫地挣扎,在毫无反抗之力中绝望。

    我双手环胸,下意识地缩了缩肩膀,脑海里突然闪过容忌如刀刻般硬朗的轮廓,若是他在,即便全程冷着脸,我也不会感到这般畏惧了!

    我如是想着,但容忌始终没有出现。更糟糕的是,巨浪裹胁着狂风从四面八方朝我呼啸而来,我看不到,但是却闻得到空气中弥漫着的湿润的土腥味,这是被风吹起,随浪漂泊的脚踩之地啊!

    我双手抱着头蹲在地上,被声势滔天的巨浪袭倒,像极了一只不会水的鱼,即将溺死在这漫无边际的黑水中。

    “且?”

    还好花颜醉及时将我唤醒,我才得以脱离梦魇。

    “你没事吧?”花颜醉半靠在我卧榻边,那双迷人妩媚的桃花眼直勾勾地盯着我,瞳孔颜色又浅又淡,一个回眸已是千种风情。

    “哎,这该死的梦魇!不说也罢。”我揉了揉眉心,不愿再提及。

    “对了,你什么时候来的?”

    “有半天了。方才你龙飞凤舞画着一群寻欢作乐的男男女女,我就在房梁上喝醉美酒看着你。一来兴致就喝多了,竟是醉倒房梁上了。直到你被几个道长抬进来,我才转醒。”花颜醉提到我的画时,挑了挑眉,唇角也不由得勾起。

    “花兄也喜欢凡间的话本子?”

    “话本终究只是话本,我倒是愿意同且一起体味话本中的极乐。”

    面对花颜醉的盛情相邀,我连连婉拒,刚刚那梦魇折磨地我身心俱疲,哪还有玩乐的心思!

    可花颜醉却没有停止的意思,撩着我的发丝,双手捧着我的脸颊深深嗅了嗅,“你身上的香气更重了,连我都忍不住将你一口吞入腹中。”

    我下意识地向后挪了挪,警觉地看着他,“花兄,我皮糙肉厚不好吃的。”

    花颜醉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如今你身上封印得解,于妖魔鬼三界,无异于诱人的香饽饽。吃了你,便可得你身上怪力,能呼风唤雨。”

    “花兄莫不是在吓我?”我已经后悔方才一时脑热,央求师父替我解了封印,这危机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大得多呀!

    “我怎么舍得吓且呢!不过……”花颜醉欲言又止,我这急性子免不了晃着他胳膊一阵追问,“不过什么?你快说!”

    “不过有我在,即便是魔王,也不敢动你分毫。”花颜醉说完,用手梳了梳泼墨般漆黑的长发。

    魔王!光听听就十分吓人。倘若魔王来了,就凭一个不误正业只爱喝酒的花颜醉,定是抵挡不住。

    啊,比起鬼王妖王魔王,容忌这个生死劫友善多了!我四仰八叉地倒在卧榻之上,睡不得怕梦魇,醒不得忧思过重,天一黑还要担心各路牛鬼蛇神,心力交瘁心力交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