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上梁不正-神殿霸-
神殿霸

第十九章 上梁不正

    “那肯定不是!老子这辈子,只对小娘子随便。”魔王凑上前,笑得一脸殷勤。

    “我们明明不熟,你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

    魔王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初次见你,只觉得小娘子十分貌美。至于什么时候深陷入情网,老子也搞不拎清。”

    “既然你也弄不明白,何不等弄明白了再来寻我?”我站在秃鹰背脊,瞭望着前方不远处的仙界,“我今儿个有事,你就将我带到太上老君炼丹处即可。”

    魔王嘟着青紫的唇,谨小慎微地点着头,“那等你办完了事,和我一起玩鸟吗?”

    我摇了摇头,摆手推诿,“不了不了。”

    他低下头,摊开掌心,一只通体绿油油的鸟睡得昏昏沉沉。

    我讶异接过绿莺,“绿莺怎会在你手中?”

    魔王如实相告,“我知你十分钟爱这只绿鸟,后来得知绿鸟夭折了,尝试了多种法子想要将它复活,均以失败告终。没想到,上次追你到仙界,在文曲星官的后院里,发现了它。你别担心,它还活着,只是尚未复原,因此一直陷入沉睡之中。”

    “谢谢。”

    我欣喜地将绿莺收入耳中,失而复得,尤为惊喜。

    他见我笑,也跟着笑。

    “小娘子,你笑起来真好看!”

    “别总叫我小娘子,叫我且歌吧。”

    魔王见我态度有所缓和,欣喜欲狂,敛着粗犷沙哑的嗓子,轻轻地喊了声,“小歌。”

    我吃吃一笑,“快回去吧!堂堂魔王,日日来仙界厮混,总不是个事儿!”

    魔王将手叠放在心口,单膝跪地,“小歌说的每一个字,我自当放在心上,片刻不敢忤逆。”

    语毕,他跨上秃鹰,乘疾风离去。他帮我救回了绿莺,我算是欠了他一个天大的恩情,来日若有机会,一定得好好报答。

    思及此,我想着向太上老君求个解毒丹,魔王青紫的唇极有可能是因为中毒过深而至。我若是解了他的毒,也不欠他了。

    溜进太上老君的炼丹房,琳琅满目的琉璃**映入眼帘。我东摸摸西摸摸,虽不知**子里的丹药具体功效,但单单观**身,琉璃玉器流光溢彩,我便十分中意。

    一连扫下来,我将数百颗丹药一并吞入腹中。

    “咳咳——”

    我听闻咳嗽声,连忙扔掉手中的琉璃**,将手藏在背后,抿着嘴吃力地咽下丹药,警惕地看着四周。

    “咳咳——”

    我环顾着炼丹房,并未发现他人。且炼丹房四面墙上均是四四方方的小木屉,装些丹药仙草还说得过去,藏人是铁定不行的。

    最后,我将目光锁定在不断冒着呛人黑烟的炼丹炉上。悄悄走近,附耳听着里头的动静。

    “咳咳——”

    果真炼丹炉里藏了个人!鬼鬼祟祟的,定是和我一样,偷食老君丹药的窃贼!

    我轻轻打开炉盖,稍稍退了一步以躲开炉子里鱼贯而出的黑烟。

    炼丹炉里,一灰头土脸的老头儿从炉子里冒出了半个头,乌漆嘛黑的脸,被烧得长一截短一截的胡须……我定睛一看,这不正是我师父?!

    我满头黑线,将师父从炼丹炉中拖出,“师父,你怎么会在这?”

    师父芝麻大点的眼睛瞪得溜圆,气得胡子稍稍上翘,“为师还以为老君来了,无处可躲才暂避炉中。想不到,来的人竟是你这不孝徒儿!”

    “徒儿也未曾料到,师父你会做这等鸡鸣狗盗之事。”

    师父觉得有失颜面,气呼呼地鼓起了双颊,“你不也一样?”

    我叹了口气,答道,“这大概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吧!”

    “你们师徒二人,一丘之貉,哈哈哈哈哈!”一鹤发童颜的老者手持拂尘,推门而入,笑声爽朗,浑然有劲。

    我和师父尴尬地看向门口的老者,想必他就是太上老君了。

    师父偷偷将炉底的灰往脸上蹭,太上老君对师父的行为嗤之以鼻,“了尘,别抹了!这千百年来,敢到我的炼丹炉里混吃混喝,除了你,还能有谁?”

    师父只好硬着头皮起身,“要不是为我苦命的徒儿结魂造魄,我也不至于伤了元气,这也是不得以才钻入你的炼丹炉。”

    老君气定神闲,半阖着眼眸老神在在,“无妨,无妨。你只消将你身后的女娃赠予我,我就不同你计较了。”

    “哼!我这徒儿可是个宝贝!”师父甩袖起身,一脸骄傲。

    我听得甚是激动,师父这回总算良心发现,没将我随手赠人!

    但,我还是太高估了自己在师父心中的分量。下一瞬,师父就推搡着我,亲手将我送到老君身前,“你既然喜欢,赠予你也无妨!”

    说完,师父捂着脸一溜烟跑了。只留下十分心虚的我,独自面对着太上老君。

    太上老君失笑,一扫拂尘将门扉关上,“神界的脸都被了尘一人丢尽了。”

    我有些无奈,师父又再次将我丢了!怎么师父年纪越长,越顽劣?

    “拿去。”太上老君将一颗丹药放置我手心,“你是仙灵吧?仙灵不会修炼灵力,白费了天生的好资质。服了此丹药后,修炼事半功倍。”

    我低头看着掌心的仙丹,委实困惑,“为何赠我?”

    “当年我修炼丹药走火入魔,幻境族长入我梦境,救我一命。这些年,我一直想找机会报答她,可惜她已香消玉殒。你既是幻境族人,自是受得起我的丹药。”

    我再三谢过太上老君,出了炼丹房,惊觉自己指尖淌着血,但我并不记得我的手指被钝器划破过啊!

    我吮吸着手指,思虑着太上老君为何要取我的指尖血。鬼界兴巫蛊之术,用血施咒。但老君一身仙风道骨,想必不屑于此类见不得光的术法。这样一想,七上八下的心稍稍安稳。

    吞下老君赠予的仙丹,仙脉开始觉醒,浑身充满了力量。我见四下无人,凝萃着掌心的灵力,朝前方十米远的菩提树轻轻一掷。原只想着小试身手,不曾想直接毁了棵参天大树。

    “我竟这么厉害!”

    “你毁了母后养了数百载的菩提树,还傻傻杵在这,是想被抓个现行?”容忌从身后走来,为我披上宽大的披风。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