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容忌吃醋-神殿霸-
神殿霸

第十八章 容忌吃醋

    我翘着二郎腿,又坐回卧榻之上,见他这般稚嫩的模样,忍不住想要逗弄一番,“你知道如何接?”

    “唔……”他微微颔首,脸颊红透。

    停顿了片刻,他便开始解自己的衣裳。他看上去有些紧张,在解扣子的时候,手抖得厉害。

    我突然想起容忌醉酒后,手持九节鞭,笑涔涔地说自己善解人衣的场景,不知道容忌此刻在哪。

    一想到容忌,我就再也无心挑逗粉衣男子,旋即制止了他的动作,“行了行了!今儿个爷兴致不高,你也别脱了。”

    他抬起清澈的眼眸,声音如空谷清泉,婉转悦耳,“是浮尘做错了什么嚒?”

    “没有没有,你做的很好!”我看他一脸受伤的样子,不忍打击他,“听你声音不错,不如你就好好坐着给我唱首小曲儿吧!”

    “是……”

    他这才敛起眸中点点泪光,犹抱琵琶半遮面。

    “一杯伤心酒,两滴相思泪。到如今,菱花镜里空憔悴。莫问当年朱颜戴绿翠,只怨谁,错把鸳鸯配……”

    砰——

    我听得正入迷,容忌黑着脸破门而入。他一把将浮尘扔出门外,狠狠地关上门,拳头捏得咔咔响。

    我浑身一震,心跳如鼓。尽管和容忌也不算是多亲密的关系,但逛窑子被他撞见,还是十分心虚。

    我蜷缩在卧榻一隅,尴尬地笑着,“你和魔王打完了?没受伤吧?”

    “本殿生死未卜,你却有兴致逛窑子?”容忌欺身上前,捏着我的下巴,神情可怖。

    “我,我什么事都没做!只听他唱了首小曲儿……”我连连摇头,以示清白。

    “本殿若再不出现,你就不止是听他唱小曲儿了吧?”

    ……

    “不然呢?还能干嘛?”我明知他在气头上,但他的手也太用力了些,捏得我脸疼,我一时也生了无名火,毫无顾忌地回嘴顶他。

    “你的第一次,就是丢在这种肮脏之地?”容忌周身寒气逼人,一拳重重锤在床柱上。

    柱子轰然倒塌,他的手指浸染着鲜血,他却浑然不觉。

    “在你心中,我是这样的人?”我反问他。

    “你最好别激怒我。”容忌按住我的肩膀,一双眼渐渐赤红。

    “我什么都没做,你一进来就对我发脾气,还好意思说我激怒的你?”我越说越委屈,即便浮尘在我面前笨拙地解扣子时,我满脑子装的都是他,他还这样误解我!

    他看着我腰间一摞的银票,气焰更甚,一把扯掉了我的腰带,将银票化为齑粉。

    眼下,我和他都在气头上,我不希望我说出什么伤人的话做出无可挽回的事情。稍稍平复了心情,我冷着脸,准备起身让他在房里一人静静。

    容忌却不放我走,不顾我的反抗欺身而上。

    他将我的衣服扯落,疯狂地啃噬着我的唇,啃噬着我所剩无几的耐心。

    我裸露在外的肌肤透着凉意,在他略微粗糙的手掌摩挲下,不但没有回暖,只觉寒意更盛。

    我眼里泪珠簌簌滑落,是不被相信的委屈。他怔怔地看着我,用他长了茧略微粗糙的手指替我擦掉脸上的泪珠。我撇过头去,气到不想搭理他。

    “对不起。”他眼底的**快速褪去,略带歉疚地替我盖上被子。

    “滚。”

    我将头蒙入被褥之中,眼泪依旧啪嗒啪嗒地掉。我并非那种为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能哭一场的弱质女流。只是,容忌的不信任实在太让我难过。

    我听他细微的关门声,一骨碌坐起,穿上衣服,从窗口一跃而出。原本想带上顾桓一起走,但转念一想万一他正玩得开心,被我中途打断,岂不是很扫兴?

    我爬下窗户,尚未平稳落地,就被一只庞大的秃鹰擒住肩膀,扶摇直上。

    秃鹰背上,探出了一个硕大的脑袋,赤红的眼,青紫的唇,头上还长着一对尖锐的牛角。

    墨染尘朝我咧嘴朗声大笑,“小娘子,别来无恙啊~”

    他一手将我拉上秃鹰的背脊,欣喜地搓着手,小心翼翼地盯着我看。

    “放我下去。”我心情欠佳,态度自然也不太好。

    他置若罔闻,只凑近了看我的眼睛,随即愤怒骂道,“是谁惹你伤心难过的?眼睛都哭肿了!”

    我并未搭理墨染尘,探出身子从秃鹰上一跃而下。

    “小娘子,你还没说是谁欺负的你,老子替你砍了!”墨染尘随手将我又捞回了秃鹰之上,十分警惕地压着我的裙角,深怕我再度逃脱。

    “是不是那混账的仙界殿下?上回老子就想好好教训教训他,没想到那小子使诈!说是去寻你,结果就再没回来和老子打。”

    我被他嗡嗡嗡嗡粗犷的声音烦的头都快炸了,扶额一阵头疼,“墨染尘,你能不能安静会?”

    “能的,能的!小娘子说什么老子都乖乖照做!”魔王兴奋地点着头,想要再说些什么,又赶忙捂住嘴,怕打扰到我。

    秃鹰嘀咕道,“瞧你个怂样,人姑娘能看上你?喜欢就上,这么小心翼翼的,别到时候被别人抢了先机。”

    魔王一手按住秃鹰尖尖的鹰嘴,凶神恶煞地瞪着秃鹰,示意他不要再多话。

    想不到,粗线条的魔王还有这么细致到笨拙的一面。都说妖魔鬼界全是奸佞之徒,事实上妖王通透不染尘事,魔王单纯直率,比起道貌岸然的君子,反倒简单许多。

    被秃鹰载着翱翔了大半日,心里的阴霾总算消散,我这才注意到魔王捂着自己嘴巴的大手已经累到发抖。

    “很想说话?”

    他憨憨地点了点头。

    “想说什么就说吧!”我看着他五大三粗又小心翼翼的模样,忍俊不禁。

    “小娘子,你可记得当日仙界锁妖塔外,你应允我的事?”魔王赤红的眼睛晶亮。

    “……”

    “上回小娘子说若老子一柱香内找不到你,就得让你玩玩老子的鸟。老子自然不是小气之人,小娘子,来吧!”

    “……”

    我咽了口唾沫,过了这么久,魔王还记得这茬?

    “小娘子?”魔王灿然咧开青紫的唇,歪着头用他晶亮锐利的眼神盯着我。

    我满头黑线,转过身去,“世风日下,世风日下!你们魔都这么随便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