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咬过一口-神殿霸-
神殿霸

第十七章 咬过一口

    再次进入幽冥鬼界,这里已然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头重脚轻习惯倒立游荡的幽魂怨鬼,这会子都摆正了身子,除了看不见脚,一切均与常人无异。

    白无常在忘川河边用黑水洗刷着他冗长的舌头,远远地瞥见我,热情地同我招着手。

    “且小娘子,好久不见十分想念!”

    我心下想到,被鬼差挂念可不是什么好事。不过,白无常的性子我甚喜,虽常年浸淫在幽冥鬼界,但活泼开朗,是个好相处的鬼。

    “白兄,忘川河水乌漆嘛黑,你用这水洗舌,不是越洗越黑吗?”我凑上前,观察着他龟裂的黑舌头。

    他叹了一口气,缓缓地将舌头卷起塞进嘴里,颇为惆怅,“没法了,没法了,不用忘川河水浸一浸我这苦命的舌头,它怕是要渴死了!”

    我不免有些好奇,“什么情况?上回我见你时,你的七寸长舌还是唾沫横飞,十分滋润的呀!”

    “唉,造化弄鬼,造化弄鬼啊!前些时日,仅仅只是人界通往鬼界的黄泉路途闹干旱。近段时间,鬼界的水汽也大量消逝,我们做鬼的都不能自由自在地倒立游荡,怕灼烧了头皮。最倒霉的,就是我这长舌鬼了!别说头皮岌岌可危,舌头都快保不住了!”

    “竟有这等异象!可有什么说法?”我捻了个口诀,为白无常周边搭起了一层水雾。

    “水神陨落,元神无处可寻,六界内的水是用一滴少一滴了。”

    我眉头紧锁,尤记当年初入仙界,就听闻水神陨落之事,原以为此事早该平息,不想问题却越发严重。

    离殇扯了扯我的衣袖道,“且歌姐姐,还是先去看看鬼王大人吧!”

    一想起顾桓,我就无比地头疼。但毕竟是一起厮混了许多年,我也不想他出事。于是,赶紧辞了白无常随着离殇一路往轮回口奔去。

    轮回口,孟婆汤被顾桓喝尽,孟婆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仅仅只有七秒记忆,全部用在哭上,可见孟婆此次是伤了心。

    而顾桓,整个人蜷缩在孟婆边上的水缸中,泣不成声。他脑袋上伞状的怨念黑得发亮,我用手轻轻触碰,发出滋滋的声响,火星四溅。

    我忙收回了手,怕伤着顾桓的脑袋。他本来就偏执,万一再伤了脑袋,后果不堪设想。

    “桓桓,别哭了。”

    他抬起红肿的眼,瞥了一眼我,又埋下了头,跟我置着气。

    “你如今成了仙灵,还来我这污浊的地方干嘛?”

    我用力地捏了捏他头上的伞状怨念,“这回可是你赶我走的!我真走了啊?”

    他腾地一声从水缸中钻出,怔怔地看着我,不言不语。

    “走,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我一手拽着他,一手将他头上浓黑的怨念净化。

    没料到,他的怨念十分凶残,对着我的手指就是一顿啃噬。我吃痛地甩着手,他这才慢慢悠悠地收回自己外散的怨念。

    出幻境前,小卓让我小心顾桓,我原以为以我和顾桓的交情,他无论如何都不会伤到我。但刚刚,他怨念正盛时,散发的鬼气那么陌生,那么可怖,我差点以为他要走火入魔了。

    看来,以后还是要多带他出去走走,常年在幽森的鬼界,正常人都熬不住的,更何况脆弱敏感的顾桓。

    顾桓在我身后不紧不慢地跟着,“你要带我去哪?”

    “听闻,凡间京城有一万花楼,群芳争艳,十分热闹。”我紧拽着他,越走越快。

    “我不喜烟花之地。”

    “怎会不喜?全天下的男人去了那,都要欲仙欲死,你若多去逛逛,准管神清气爽!”

    顾桓静默无言,默默跟在我后头,虽是不愿,但脚步也未落下。

    嘎嘣——

    我疑惑地回头,看着正在啃着凡人头骨的顾桓,颇为讶异,“桓桓,我记得你不食荤腥的,怎么今日倒吮吸起头骨了?”

    他皱着眉,望着手中的头骨,缓缓地朝我递来,“咬过一口的头骨,你还愿意吃吗?”

    他此言似乎别有深意,尽管现在的我对头骨没有半分兴致,但出于礼貌,还是接了过来,用帕子包好,小心翼翼地放入袖中,“现在不饿,等我饿了,再吃。”

    他低头失笑,“你终是不肯碰了,对吗?”

    平素跟顾桓打打闹闹,也算欢快。今日他如此沉闷,竟叫我不知如何面对,只好加快了脚步,希望万花楼里的美娇娘,能够融化顾桓愈发冰冷的心。

    刚踏上凡间坚实的土地,我和顾桓差点被一窝蜂涌来的女子冲散。

    “新科状元正在巡街游行呢!”

    一妙龄少女红着脸往前挤,“听闻尚未娶亲,貌似潘安呢!”

    “快看看我的妆容,不知道状元郎中不中意。”

    “切,状元郎才不会看上你这种庸脂俗粉!”

    “我倒是听闻,状元郎时常一人前往离山,在那光秃秃的山顶一坐就是一整天。”

    “啊,倘若我能变成状元郎歇脚时做的长凳,此生足矣!”

    ……

    新科状元竟能让京城女子疯狂如斯?我无奈失笑。站在街角,远远望着街头游街示众的二师兄,心里五味杂陈。

    在凡人眼中,他是前途无可限量的状元郎。但只有他自己清楚,独坐离山山头,欲诉无人听的惆怅吧!

    “你二师兄?”顾桓显然也瞧见了二师兄,手指在顷刻之间变为利爪,“我替你杀了他。”

    我摇摇头,拉着顾桓转身离去,“不必了。我依旧恨他,但是黎民百姓需要他。”

    “且儿,我怎么感觉你和之前不一样了?”

    此刻,我们已经走至万花楼门口。我一见到万花楼门口香喷喷的美娇娘,就将顾桓抛之脑后,左拥一个,右揽一个,凑近了她们的脸颊深嗅她们脸上的香泽。

    “小娘子,给爷笑一个!”我目光灼灼地盯着我怀里的红衣女子,眉眼似画,美不胜收。

    但她显然不买我的账,连连挣脱了我的怀抱,往顾桓身后躲,“姑娘莫不是来砸场的?”

    “砸什么场?老娘是来给你们捧场的!”我从腰间掏出一大叠银票,握在手中依次排开,正好天热,当扇子扇也是十分招风。

    “哟,二位里边请!”一位年纪颇大,浓妆艳抹的女子看到我手上白花花的银票,双眼放光。

    她很利索地叫上一二十个姑娘将顾桓簇拥进二楼的厢房,又将我安置在三楼的厢房内。

    三楼僻静,但我更喜热闹。在卧榻上躺了一会,一个鲤鱼打挺起身,正打算下楼看看顾桓,一身着粉衣的清瘦男子被推了进来。

    我和他四目相对,他唰得红了脸,低下头局促不安地玩着手指。

    “我,我还是初次接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