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顾桓撒泼-神殿霸-
神殿霸

第十六章 顾桓撒泼

    “撕——”

    他发出细微的抽气声,想是因我故意用力,弄疼了伤口。

    “对不起,我只是好奇。”他沉默了一会,又开口向我道歉。

    我闷哼了一声,并不打算理他。即便跟他说,我和他在鸢尾花海所做的事,他也未必相信。既然不信,我何必浪费口舌!

    “生气了?”容忌小心翼翼地看着我的脸色,笨拙地不知道说什么好,“我没有质问你的意思,我只是,只是……”

    真要被这蠢男人气哭了!我捂住他的嘴,厉声道,“躺下,睡觉!”

    “好。”

    我和他两人并排躺在扁舟上,任由扁舟慢慢飘过护城河畔,随波逐流。

    “你怎么从恶鬼,变成妖灵的?”

    容忌已经察觉我身上的变化,但并未表现得很震惊。

    “你怎么看出来的?”恶鬼和妖灵,我是看不出什么区别的。

    “你身上的怨念,没了。”

    我嘟囔着,“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因缘际会,我明明修成了仙灵之身,你这浊眼,怎么看成是妖?”

    “你竟敢骂我是狗?”他皱眉凶巴巴地瞪着我。

    我讪笑道,“这不是被你逼急了,口不择言了嘛!你是高高在上的神殿,永远都是。”

    容忌颇为满意地点着头,不再同我咬文嚼字。

    漫天的星辰璀璨,数颗流星划过。

    我闭上眼睛虔诚地许下心愿。

    愿我幻境无灾无难,愿我和容忌能修成正果,愿黎民苍生能平安顺遂。不得不说,师父那个老顽固,虽然奇怪了些,但心地还是十分善良的。

    在寻回前世的记忆后,我时时刻刻都谨记着师父的嘱咐,再不敢滥杀无辜。打心眼里,希望黎民百姓能幸福安康。

    容忌偏过头看我认真许愿的样子,脸上染了一层笑意,“你该知道的,流星并不能帮人圆梦。”

    我一本正经地说,“但是许愿能让我开心,能叫我通身舒畅啊。管他能不能成真!”

    “你们女人,都这么随意的?”容忌浅浅的梨涡悄然绽开,好看的唇微微上挑。

    我不知不觉凑近他的脸,吻着他平素不易察觉的梨涡,“你笑起来,好甜。”

    “起开!”

    “我不!”我仗着他身受重伤,动弹不得,欺身压上他的胸膛,肆意啄着他愈发水嫩的唇瓣。

    等我意犹未尽地躺回自己的位置,容忌的杏眼闪过一丝狡黠,抓住我的手,迟迟不放。

    他顺势将我推倒,力量大到惊人。

    我吃惊地看着他,吓到结巴,“你,你不是动弹不得吗?”

    “怎么,知道怕了?”他欺身而下,轻而易举地撬开了我紧闭的唇齿,长驱直入。

    “唔……”

    他冰凉的手掠过我的身体,却似火星子一般,迅速点燃我的身体。我的意识渐弱,看漫天飞逝的流星,努力想要反扑,却因为他的一个深吻,忘了换气,差点因为窒息晕厥。

    “笨蛋。你不会换气?”容忌眷眷不舍地松开我,颇为无奈地问道。

    “我忘了不行啊!凶巴巴的,你就不能温柔点?”我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埋怨道。

    真不知道他成天板着脸作甚,明明笑起来如沐春风,却万年难见一笑。

    容忌指了指自己,疑惑地问我,“我哪里凶了?”

    “你哪里都凶!”

    “对对,小娘子说得对!”魔王从水底冒出,溅了我一身的水花。

    他看我的眼睛,亮如星辰。

    “小娘子,跟老子回去,做压寨夫人!”他拉住我的手,往水里用力拽着。

    我怕水,自然是十分抵触。连连抱着容忌的胳膊,狠踹魔王,“墨染尘,你搞清楚,我才不屑当你的压寨夫人!”

    容忌一道掌风拍掉墨染尘搭在我手腕上的手,冷言警告道,“敢动我的女人,是想寻死?”

    “呸!她是老子的,和你有半毛钱关系?敢不敢和老子打一架?”墨染尘庞大的身躯跳上扁舟,和容忌针锋相对。

    我担忧地看向容忌,拉了拉他的衣襟,“你疯了吗?伤势未愈,就敢和他打?”

    “你退后。”容忌将我安置在他身后,挡住魔王的视线。

    魔王上前跨了一步,使得扁舟剧烈摇晃,“你有伤在身,老子做不得趁人之危的事!不如这样,我让你三招,你若打不赢我,就离她远远的。”

    “本殿需要你让?”容忌反唇相讥,他将神力凝聚在他左手掌心,一触即发。

    可就在这时,原本就站不稳的我被一只惨白的手拽下了水,由于太过突然,我根本都没来得及挣扎。

    我全身浸没在冰凉河水中,抬头看水上的容忌浑然不觉我的消失,想要出声却被人捂住了嘴。

    我费劲地回头望去,竟是离殇!我停止了挣扎,困惑地看向他,“小鬼,你在做什么?”

    离殇带着我上了河岸,扑通一声跪在我身前,言辞恳切。

    “且歌姐姐,求你去幽冥鬼界看看鬼王大人吧!”

    “顾桓他怎么了?”

    “他赖在孟婆面前不肯走,喝光了孟婆汤。”离殇提及顾桓,神情焦灼,想必顾桓的情况一定不太乐观。

    “不仅如此,鬼王大人边喝孟婆汤边哭,说是要把你这个负心人忘得一干二净。”离殇接着说道,还拿出了一捆画卷,递给了我。

    我打开画卷,满头黑线。顾桓竟把我和他河底初相见的场景画了下来。我头顶着两个鸡腿,被鸡汤烫得满脸水泡的丑样被他画得惟妙惟肖。

    最最关键的时候,他还在边上题词“世间绝色,沉于鸡汤。出水芙蓉,惊才绝艳。”

    连我这般自恋的人,都看不出画卷上的自己有一丝一毫的美感,顾桓竟能将我吹成世间绝色?

    我艰难地舒了一口气,稍作镇定,才将画卷卷好交予离殇,“这幅画有什么特别之处?”

    离殇苦着小脸,道,“鬼王大人喝完了孟婆汤,一边哭,一边端着鸡汤,见人就往他脑袋上扣盆子,不烫出人一脸水泡不罢休。眼下,整个幽冥鬼界都鬼心惶惶,深怕被鬼王大人撞见。”

    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嘛!顾桓好歹是鬼界之王,行为处事实在太不合乎身份了。

    离殇一直跪在我身前,用可怜兮兮的眼神盯着我。这白脸小鬼,倒是招人喜爱,我也不忍拒绝于他,只好捻了只纸鹤,让它跟容忌传个信,随后便跟随离殇再入幽冥鬼界。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