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春宵一刻-神殿霸-
神殿霸

第六章 春宵一刻

    “嗯!”我重重地点了点头,对这个从未涉足的世界满是好奇。

    “师,师妹…我忘记如何下去了!”六师兄晃了晃身体,神色惊慌,“糟了,这该死的剑不受控制了……”

    “师兄!你真是个坑货!”我紧抓着师兄的胳膊,手心冷汗直冒!这么高摔落下去,怕是凶多吉少了!

    “啊…师兄,我不会水!”终于,我还是被师兄那把该死的剑给甩了出来,像流星略过天际般在天幕上划过了一道完美的弧度,然后伴随着巨大的落水声,我一头扎进了满是河灯的护城河。

    “有人跳河了!”

    “快来救人啊!”

    “啊,我的河灯!”

    “来人,将那刺客捉拿上岸!”

    ……

    河畔纷杂的声音不绝于耳,可我怎么好像听到了令狐容忌的声音?

    此时的我已顾不得那么许多,连挣扎的气力都没有,竟一个劲地往河底扎去。

    砰…

    这河底,同我想象的差距甚大。越往下越是透亮,到最后竟一头扎进了一锅鸡汤里,连带着方才冲破河面头上插着的三两河灯。

    “烫死我了!烫死我了!”我瘫坐在桌上,踹飞了那锅热气腾腾的鸡汤,抄起边上的酒缸,就往头上倒。

    “呼,总算凉下来了!”我松了口气,但紧接着心又提到了嗓子眼。我明明是落入护城河里的呀,怎么砸在了一锅鸡汤里,而且我面前的这两人,是谁啊!

    “脑子进鸡汤?哈哈哈哈,这道姑,倒是好玩!”红衣男子怔愣片刻,便大笑起来,那双狐狸般的桃花眼,那绯红俏丽的脸颊,说他是妖物也不为过。

    “这什么地方?”我颇为不满地跳下桌,将头发上的河灯摘下还不忘踩两脚,“你们掳我来这,有什么目的?”

    黑衣男子皱眉,不悦地看向我,“姑娘你贸然闯了进来,怎么还说是我们掳的你?”

    红衣男子倒是客气不少,用他那带着酒香的水袖给我擦去了脸上的鸡汤,“顾兄性子冷,娘子别受惊了!”

    “你这态度我甚是受用!”我发自内心赞赏道,同样有着超凡脱俗的容貌,但他比那位顾兄顺眼地多。

    “我叫花颜醉,你可叫我阿醉。”花颜醉又指了指黑衣男子,朝我介绍道,“他叫顾桓。”

    “在下道号且歌,离境了尘大师座下本事最了得的弟子。”我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出门在外,还是将自己说得厉害些好,既显得深不可测又能让人不敢轻视。

    “呵,那本事了得的且歌姑娘,你可知此处是何地?”顾桓饶有兴致地看向我,那双雄鹰般锐利的眼睛让我不大自在。

    “若我没猜错,这应该就是护城河底。你们二人在此处摆桌设宴,就是想要守株待兔,等我这般惊才绝艳的道士自投罗对吗?”我看着上头流动的水帘,略微思索答道。

    “哈哈,且娘子真是风趣。了尘那老道,竟能将你教得如此有趣,怪哉!”花颜醉提壶畅饮,醉眼迷离,脸上的绯红更甚。

    顾桓勾起唇角,似是不屑地说,“敢问姑娘何来的自信,认为我们是在等你?”

    “不是等我?难不成是等我师兄?”我四处张望,这的一方天地仿若与世隔绝般独立存在,师兄和绿莺均不在此处,眼下不知境况如何。

    “且娘子误会了,我们兄弟二人也是凑巧定于此处聚,不成想娘子来了招天外飞仙。至于娘子的师兄,我二人均未见过。”

    听到花颜醉称自己和顾桓为人,我才稍稍心安,是人便好,倘若为牛鬼蛇神,我浅薄的功力定不是对手。

    “既是这样,我就不叨扰坏了二位道友饮酒作乐的兴致。只是此处并无出路,花兄可否送我上岸?”我目光灼灼地看向花颜醉,只想早早离了此处,那个阴鹜又傲慢的顾桓,我是片刻都不想与他接近。

    “无妨。”花颜醉眼角带笑,带着酒香的水袖一挥,头顶上的水帘次第裂开,我被一股强大的外力直直地送了上去。

    这么厉害的法术!花颜醉真的只是个凡人?我困惑地看着他,他魅惑地看着我,笑容妖娆妩媚,这世间,也就他这张妖魅般的脸,能让一身鲜妍至极的红衣黯然失色了吧!

    待我爬上河岸,嗖嗖嗖地几把长剑直接搭在我脖子边,周边一阵叫好。

    我迷惑地扫视着这一群花花绿绿看热闹的人,这难道是天朝人独特的问候方式?

    “将刺客带上前来!”

    刺客?指的是我?

    我面前里三层外三层围堵着的人墙,瞬间开了一道口,一个熟悉的身影朝我走来。他面露不悦,发梢还淌着水,看上去应该比我还不到哪儿去。

    “令狐容忌?”我心里说不上是欣喜还是惊讶,想不到竟会在此处遇上他。

    “说,接近本殿有何目的?”他似是没认出我,用折扇抵着我的下巴俯视着我,一双黝黑的眸子透着亮光,但又如深井般看不出波动。

    “令狐容忌!我可是救过你一命的,你怎的两日不见就给忘了?”我颇为气愤地瞪着他,倘若不是我,他估计已成为仙泉边的死尸,身上青苔遍布,再过几天估摸着就能长出蘑菇了吧!

    “歌儿?”令狐容忌收回折扇,转而用他粗粝的手摩挲着我的脸,“你怎的从天坠落溅了我一身水让我误以为是刺客,又忽地满脸通红起泡,一身鸡汤味浮上水面?”

    满脸通红起泡?

    我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果真起泡了!都怪那锅该死的鸡汤,我一向引以为傲的容貌,要毁了嘛?!

    “以后不许,不许受伤!”

    我看容忌隐隐有发怒的迹象,一阵懵。我受不受伤干他何事?

    “怎么不回答了?”容忌眉心深锁,显然是对我的沉默不满。

    “知道了知道了,谁又愿意受伤呢!”我拧了拧湿透的衣袖,准备绕道而去。

    “令狐容忌,能不能让你的人让条路,我急着去找我师兄呢!”不论我转向何处,那群侍卫都正好将我包围,着实惹人心烦。

    “跟我来。”令狐容忌二话不说,走上前拉着我冰凉的手走出了人群,引得围观的百姓一片哗然。

    “冷面战神居然牵了一个乞丐……”

    “太子殿下不是有洁癖?怎么会去牵这么个脏兮兮的丑八怪!”

    “天呐!太子殿下这么深情地看丑八怪,也不愿意看我一眼!”

    ……

    流言蜚语甚嚣尘上,令狐容忌的侍卫们也是一脸震惊,仿若发生了天大的事情。这种被人盯着的感觉可不大好。

    我暗自发劲想要从容忌的大手中抽回自己的手,试了几次,终是无果,只好稍稍靠近他一些,以只有我和他能听到的声音询问道,“你要带我去哪,我六师兄至今生死未卜,我得速速去寻他。”

    容忌身形一顿,毫无防备的我狠狠地朝着他背心砸去。他的背可真硬!撞得我眼冒金星。容忌抱歉地摸了摸我的头,遂朝着身后的侍卫命令道,“全城搜寻离山道士,务必安全带回。”

    “他叫云灭,大概高我一头,面目苍白清秀,十分俊美。”我朝侍卫们仔细地比划着六师兄的身高,话未说完,就被容忌强行拖走。

    身后的侍卫一片抽气声,甚至还有人掌掴自己,显然是对令狐容忌的举动震惊到了极点。

    “我还没说完呢,你干嘛拖我!”我不满地埋怨道。

    令狐容忌一脸冷漠,对我的问话置若罔闻。

    “你这人,怎的如此喜怒无常!”

    他依旧没有言语,只是抓着我的手紧了紧。

    “你就是这么对你的救命恩人的?”

    “聒噪!”令狐容忌放下了我的手,直接将我拦腰抱起,进了一家客栈。

    我的心跳得极快,话本里就有这样的场景呀!我记得话本子里那男子就是将街头的妙龄女子直接掳进客栈,然后……

    “令,令狐容忌,我现在没心情和你**一刻,六师兄还没找到呢!”我咽了咽口水,嘴上说着没心情,心里却是觉得他的身材委实不错……

    “丫头,你在胡言乱语些什么?”令狐容忌正色道,“我不是跟你说过,男女授受不亲!**一刻这词是你能用的?”

    “那是哪样用的?”

    “你想知道?”令狐容忌幽深的眼眸灼灼地盯着我,缓缓道,“想知道也未尝不可。”

    他径直走上了客栈二楼,踹开了房门,将我轻放在卧榻上,嘴角噙着戏谑的笑意,“你确定真想知道何为**一刻?”

    我摇摇头,又点了点头。令狐容忌的脸凑得这么近,这么近,剑眉下的睫毛都清晰可数,好看得让我一而再再而三地晃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