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脱胎换骨-神殿霸-
神殿霸

第十四章 脱胎换骨

    小卓颔首,松开了我,沉声说道,“身份确认无疑,但姐姐还是需要在幻境族人面前认祖祭拜母亲。”

    “了尘大师,你的来意我已知悉,结魄灯在此,收下吧。”小卓手心中幻化出一盏闪着细微光芒的灯,“务必救回我姐姐在意的师兄。”

    师父接过结魄灯,含笑而去。

    “你怎知我师父需要结魄灯?”我好奇地看向小卓,他这双银色的瞳仁能到可以洞察人心?

    “上次和姐姐一别,小卓摸清了所有和姐姐有所关联的人,自然清楚了尘大师需要什么。”

    小卓牵着我的手,走出了大殿,往幻境中央,高高悬浮着的倒三角圆台走去。

    “清霜,集合幻境所有族人,我有事要宣。”

    “是。”清霜率先登上高台,撞了三下高台上硕大的圆钟。

    “铛——”

    “铛——”

    “铛——”

    幻境族人陆续奔来,站在高台下方议论纷纷。

    “都好几年没听见钟声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要紧事!”

    “我方才见大长老带了一神一鬼进来,我们和六界素无瓜葛,不知他们为何要来?”

    “对,我也看见了!那个女鬼长相真是俊俏,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女人!”

    ……

    议论声不绝入耳,但其中的那句“一神一鬼”倒是叫我十分惊讶。我和师父一神一鬼?我是鬼,那么师父是神?

    天呐,师父什么时候这般厉害!

    没一会儿,幻境族人悉数到齐。放眼望去,虽没有数以万计,但密密麻麻地围聚在圆台下面,绵延数十米,少说也有上千人。

    小卓率领着幻境族人朝着高台上的女子石像郑重跪下,“母皇,小卓不辱使命,终于寻回姐姐。”

    小卓一出声,台下纷纷炸开了锅。

    “圣女回归了?”

    “什么情况?”

    ……

    清霜、清羽、清墨、清辉四大长老分立身侧。清霜再次敲响圆钟,高声喝道,“圣女归,融骨血!”

    什么意思?

    我迷迷糊糊地被长老拉着跪倒石像身前,小卓边上。

    “姐姐,将你的血滴在石像上。”小卓用细针挑破了我的手指后,随即挑破了自己的手指,将殷红的鲜血印在石像裙褶上。

    石像顷刻之间大放异彩,半边的身躯被点亮,左边的眸子睁开,竟和我的眼眸有着几分相似。

    见此状,我也如小卓一般,将自己的指尖血低到石像裙褶之上。

    一秒,两秒,三秒……

    石像毫无动静,我心里忐忑不安。难道我不是真正的圣女,所以我的血被不能点亮石像另一半身躯?

    台下,人声鼎沸,一时之间质疑潮涌而来。

    我深知,假冒圣女的后果是什么,虽然不是我本意,但终究难逃一死。眼下,这么多人,我就是飞天遁地也无处可逃。

    就当我临近绝望时,石像另一半身躯仿若苏醒了般,从裙袂处起一路往上次第点亮。

    石像左眸睁开,一滴晶莹泪珠滴落至我的眼里。

    “恭迎圣女回归!”

    台下,幻境族人跪伏。

    “姐姐,我就说你一定是我姐姐!”小卓牵起我的手,轻轻吹着我指尖的伤口。

    石像那滴泪落入我的眼眶,慢慢地和我的身体起了反应。原本头重脚轻的恶鬼身躯似乎越来越实。

    一股狂热的气息从丹田处开始升腾,仿若要将我全身烧毁般,在我血脉中肆虐猖獗。

    下一瞬,我体内的怨念一涌而出,黑气将我团团围住,企图钻入我的体内,但始终无法进入。

    随着一声炸响,我的丹田被彻底炸裂,体内的强光迸发而出,黑色的怨念被强光净化成白色的灵气,顺着我的天灵盖,一拥而入。

    身体的热度渐渐退去,我仿若涅槃重生。

    “圣女千秋万岁!”小卓的声音,响彻云霄。

    “圣女千秋万岁!”台下此起彼伏的欢呼声振聋发聩。

    ……

    我看着身上纯白的羽衣,抬头望着石像,“娘,原来我也有娘。”

    石像栩栩如生,和此刻穿着凤翎羽衣的我颇有几分相像。

    “小卓,她什么时候故去的?”

    小卓单手挑掉了石像裙摆处的细沙,垂眼沉眸,“我降世那天,母皇和父君就一并故去了。”

    ……

    “他们唯一的夙愿,就是找到你。”小卓扬起下巴,敛起眸中的泪水。

    小卓只提了母皇父君故去的时辰,却对他们如何故去只字不提,这其中,定有秘密。但此刻身处高台之上,我也不便多问,只好随着清霜、清羽下台休憩。

    “清霜姐姐,你可知我父君是谁?”等四下无人,我随清霜进了我的寝殿。

    清霜摇头,“不知。当年他身负重伤落入幻境,先主救之。他对来处只字不提,怕给幻境带来灾祸。”

    只字不提?那看来是大有来头。

    “那母皇是如何故去的?”

    清霜迟疑不肯说,“族长有命,不得对您提及此事。”

    “何故?”

    清霜不再言语,而是将清羽方才呈上来的盒子打开。

    “什么时候,圣女的灵力足以打开这琉璃珠,就能知道真相了。”

    我把玩着玲珑剔透的琉璃珠。试了试用蛮力打开,毫无动静。

    “圣女,你的资质尚可,但想要解开琉璃珠,即便有过人的天赋,也许修炼数千年。”

    数千年!天呐,不就一小小的琉璃珠,解开还需要上千年?改日我拿去给容忌试试,兴许那厮不费吹灰之力就解开了。

    提到容忌,我倒是生出几分担忧。他伤了眼,迎风流泪,以他高傲的性子,定不愿就这么回仙界让人看笑话。若是眼疾未愈,他应当还是要在凡间漂泊一阵子。不知道,找不到我,他会不会着急。

    转眼我轻笑出声,容忌即便记起了前尘往事,都未必能原谅我,又怎会因我着急。

    在幻境待了半个月,初识造梦门道,也能挑些道行较浅的人进入他们的梦境。但灵力修炼方面,我始终毫无头绪。

    就连我幻境的小娃娃都能听花语,修幻术,我却始终做不到。

    “姐姐,莫要气馁。你刚回幻境,不习惯也属正常。”小卓柔声安慰,他那双银色的眼睛透着奇异的光,煞是好看。

    我叹着气,瘫倒在地,“母皇当初何故将我送走?”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