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再遇师兄-神殿霸-
神殿霸

第十一章 再遇师兄

    “那殿下想要如何?”

    “本殿的眼疾因你而起,在本殿眼睛完全恢复前,你须得留在本殿身边鞍前马后。倘若本殿的眼睛好不了,本殿就挖了你的双眼,以眼还眼。”

    “以眼还眼?殿下你确定你那细长的眼眶,放得下我圆溜溜的眼珠?”我是完全无法想象一个长相俊美轮廓分明的男子,脸上长着一双女儿家水灵灵的大眼睛。

    “聒噪。”容忌像拎小鸡一般轻松将我拎起,转过头命令着我,“带我去最近的湖泊。”

    我连连点头,手指随便指了一个方向。我虽时常在这一带游荡,但识路的本领一直不大好,哪里记得最近的湖泊在哪。

    “殿下,能放我下来了么?”我双腿悬空,被拎着走了几个时辰,他手不酸痛,我倒是浑身酸痛。

    容忌瞥了我一眼,忽然松手将我放下。

    我一时没有防备,腿一软,摔倒在地,吃了满嘴的草。带着土腥味的草混着凡人的脚气,着实恶心。我不停地吐着唾沫,满肚子火气还不能发作,真真憋屈。

    容忌看我吃瘪,嘴角浮现了一丝笑意。此时他的眼睛已经止住了泪,但愈发红肿,笑起来眼珠子红得仿若能滴出血。

    “殿下是在幸灾乐祸?”我拍了拍身上的杂草,瞅着他笑意盎然的样子愈发不爽。他心理竟扭曲成这样了?看别人吃亏,笑得如此开怀!

    “不行么?”容忌收敛了笑意,冷眼瞧我。

    “行,你是殿下自然你说了算!”我气呼呼地往前走,确实不能拿容忌怎么样,生气也只能跟自己置气。

    “小心脚下。”容忌想要抓住我的衣袖,却被我敏捷躲开,抓了个空。

    我正得意轻易躲过容忌的手,不料一脚踩空,落入了一片沼泽中,呱唧一声沾染了一身的泥。

    “哼,该!”容忌冷哼,从我边上冷漠跨过。

    “喂,你就不打算拉我一把?”我费劲地往上蹬着腿,丝毫没有用处,反倒越陷越深。

    “我闻到前方的水汽了,你爬上来后给我找身干净的衣服,我先去沐浴。”容忌乘着清风明月飞奔而去,丝毫不顾陷入泥淖拼命挣扎的我。

    今日在空中被迫飞了大半天,还未进过食,身子虚得很,一点怨念也驱使不了。我多番尝试自救,终是失败,只好大声呼救了。

    “有没有人?”

    “救救我!”

    ……

    我扯着嗓子对着黑漆漆的四周喊着。本想着容忌听闻我的求救,兴许良心发现救我一救,却不成想,大晚上的还是在荒郊野外,竟还有进京赶考的书生路过。

    我不曾见过他,但却觉得他十分熟悉。

    “这位公子,我深陷泥淖,无法自拔,可否拉我一把?”

    他二话不说,就将手递到我的面前。四目相望,我看到的却不是眼前的他。

    宫墙外,他一身龙袍风华正茂。当初,他也是这样伸出手,让我做他的皇后,母仪天下。我却宁死不嫁,倒在了一片血泊之中……

    回过神,我迅速抽回了自己的手,他抓了个空。

    他眼底水汽氤氲,不顾我的抗拒,还是将我从泥淖中拉了出来。

    “想不到,还能遇见你。”他声音里透着淡淡的忧伤,眉宇间是化不开的忧郁。

    令狐容阙,也是我的二师兄云阙,我脑海里闪过他的名字,记起来关于他的一切。师兄们因他而死,离山因他而灭,蚀骨的疼痛如潮涌袭来。

    “我也未曾想到,还能遇见故人。”我淡淡答道,敛着眼底的伤痛。我记起了前世的离山,独独想不起我两度持剑,刺中的是谁的心口。但我甚至没勇气开口去问,仅仅是个朦胧的印象,我就痛彻心扉,万一知道真相,我还不得陷入愁绪,抑郁而终?

    云阙苦笑,“一步错步步错。”

    “令狐容阙啊,你就好好进京赶考,做你的千古帝王吧。同门之情,对于你这种上位者来说,又算得上什么呢?”

    我站起身,背朝着他,还不知道要如何归置这些凭空冒出来的回忆,深怕一不小心,就失声痛哭出来。

    “上辈子,我如愿成了帝王,却失去了你。”云阙一度哽咽,“我知道自己罪孽深重,但仍奢求,你能再叫我一声二师兄。小七,可以吗?”

    “你不配。”

    “是啊,我不配。”

    二师兄颓然失笑,“小七,你还好吗?令狐容忌原谅你了吗?”

    令狐容忌?他是谁?我努力地搜索着前生的记忆,却始终想不起令狐容忌。令狐容忌和容忌之间有何关联?

    我脑子里一片迷茫,只是想到容忌,便也想到了他的嘱咐。这厮此刻应当在沐浴,倘若不给他整套干净的衣服,又要半天哄他。

    “把衣服脱了。”我上下打量着云阙,他身量同容忌相仿,顶多只矮了半个头,他的衣物容忌应该能穿。

    云阙怔愣片刻,“为何?”

    “衣冠禽兽,我看不惯。”我虽有些私心,但也确实看不爽他。

    云阙面露难色,“天命难违,我此次又是进京赴考,你让我光着膀子,如何能行?”

    我撇了撇嘴,“你都说了天命难违,那穿不穿衣服都影响不了你金榜题名,你还是能稳稳坐上帝位不是?”

    我看他墨墨迹迹的样子,料想他定然不愿配合。直接上手,扒了他的衣物,只给他留了条裤衩。

    “小七……”他的眼神里带着乞求,但却不足以打动我。

    “谢谢你,拉我上来。但一想到被你手刃的六师兄,我真恨不得当初死的人,是你啊。”静默片刻,我接着说道,“六师兄只是身死,倒还有转圜的余地。但五师兄,他是魂飞魄散了啊,世间再无他,你可知?”

    “我没料到……”云阙眼神黯淡无光,看样子又陷入了歉疚之中。

    我不再同他纠缠,带着他的衣物朝着容忌的方向快步奔去。

    不得不承认,二师兄的出现彻底搅乱了我的生活。在此之前,我的世界非黑即白,不喜欢避而远之就是。直到找回记忆,我才明白,有些恨,时间无法抹杀,有些人,再也无法回来。

    月光清冷,洋洋洒洒地照在湖面上,泛起朵朵涟漪。我静静地看着容忌露在湖面上的一截美背。

    三千青丝次第垂下,遮住了他身后的大片风光,他侧过头,眉头微皱,“心情不好?”

    我随手放下刚掠夺过来的衣物,只身跳入湖泊之中。

    我向来怕水,但眼下一身泥泞的我确实是需要盥洗,也因为我需要冰冷的湖水,沉淀刚找回的记忆。

    “你就不能等我沐浴完,再下水?”容忌声音清冷,透着丝丝怒气。

    我依旧没有搭理他,任由自己沉入水底,不想挣扎,也无力挣扎。

    “小七,生辰快乐。可惜,师兄再也无法亲自为你下面……”河底,五师兄朝我招着手,笑容可掬。

    我惊喜之余,奋力抵抗着水流巨大的阻力,朝五师兄的方向而去。在我即将触及到他的双手时,五师兄化作了一团泡沫,幻灭在暗潮涌动的湖底。

    我收回手,一滴泪珠淹没在漫漫湖水之中,原来,恶鬼也有眼泪。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