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殿下有疾-神殿霸-
神殿霸

第十章 殿下有疾

    容忌踏着祥云,缓缓朝我靠近。

    他嘴里嘟囔着,“本殿倒要让你看看,究竟谁才是大爷!”

    我瞅着他手上的金丝轴线,不甚困惑。这么大个人了,难不成还想放风筝?

    他蹲下身,单膝跪地,如羽毛般的睫毛轻轻颤抖着,白净的脸在阳光的照射下还能看出微细的绒毛,今日的他看样子是自己拾掇过了,圣洁又美好。

    不过,所有的美好在他将金丝轴线强行绑到我脚踝处的时候,被抹灭地一干二净。

    我就说他怎么可能轻易放过我!人家放风筝,他这怕是要放我吧?!

    我恶狠狠地盯着他,冲他咧着尖牙,“容殿,你要是敢胡闹,我保证下次直接齐根咬断你大宝贝!”

    他的眼皮跳了一下,脸颊飘红。

    堂堂神殿,天天追着我胡闹,也不杀我,天天变着法子折磨我,难道有心疾?

    “殿下,别了吧。我虽是恶鬼,但能吃能睡,一定不是你想象中轻飘飘随便一放,就能飞上天的样子。”

    “聒噪。”容忌手执轴线,一道掌风将我直直送上云霄。

    “你放我下去!”我近乎咆哮地朝容忌吼道,他却视若罔闻。

    越往上,风越大。我的裙袂被狂风吹得粉碎,手忙脚乱地捂了阵子裙角,却又顾不上领口。

    这青天白日的,我这只令人闻风丧胆,十足威风的恶鬼竟被人当风筝给放了,老脸该往哪儿搁!思来想去,我最终还是选择了用手捂脸。

    “知道你错在哪了吗?”

    容忌双手枕着头,舒舒服服地躺在地上,将轴线压在身下,眯着眼看着晴空上一会东一会西,飞得十分艰辛的我。

    “知道错了。”我敷衍应着,想着容忌能成为六界战神,定然是十分执着的。不如就服个软,兴许从此以后他就消气了?

    事实证明,我还是太天真。容忌这混蛋,怕是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他嘟囔着,“知道错了就好。等我睡醒,便放你下来。”

    说完,他翻了个身,将手中的轴线系在他手腕上,沉沉睡去。

    “喂!你要睡到什么时候?”

    看他顷刻入睡,我气不打一处来,丹田处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往上提。既然他不愿手下留情,我岂有束手就擒的道理?!

    我捻了一个唤雨的口诀,准确地说,就是随便吼了一声“风来雨来”,天幕便一下子黑沉了下来。

    容忌腾地一下坐起身,眼中闪过一丝讶异,“想不到,你会唤雨!”

    我撇嘴一笑,双手自然而然地舒展开,为身后密集的雨滴指着方向,“那可不!老娘不仅能唤暴雨,还能用雷电劈焦你!”

    他收了收轴线,将我移至他头顶上方,准备拿我挡挡雨。

    确认自己没被雨淋到后,他胸有成竹地笑道,“唤雨尚且可能,但你又如何召唤雷公电母劈我?”

    “神殿是你孤陋寡闻了!劈你,我就绰绰有余了!”

    语音刚落,雷电便沿着我脚踝上的金丝轴线朝容忌气势汹汹而去。一道闪电将容忌劈得乌漆嘛黑,从发丝儿到脚趾就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

    我颇为猖獗的笑声和雷鸣稳稳重合,容忌这也算是自食恶果了!

    他这辈子铁定没被雷劈过,也没想过自己居然有这么狼狈的一天,于是乎,他傻傻地瘫坐在地上,瞪圆了眼,眼泪簌簌往下掉。

    我沿着丝线往下滑,腿一着地,就朝他递上了手帕,“别哭了,再哭我们仙界的战神,恐怕就要沦为六界的笑柄了。”

    容忌眼泪还是一直掉,如果不是眼下他的脸黑得跟焦炭一样,定是梨花带雨惹人怜爱的可怜模样。

    “你竟敢劈我!”他回过神来,气得咬牙切齿,站起身朝着我的天灵盖就是带着十成功力的一掌。

    “殿下饶命!我也不是存心劈你呀,还不是因为你先捉弄的我!”我连滚带爬地逃向他身后,双手双腿并用,紧紧扒在他背上,用细弱蚊蝇的声音辩解道。

    “巧舌如簧,今天本殿非割了你的舌头!”

    容忌打不到我,便收了掌风,背过手直接将我从他背后扯下,顺手扔到了草坪上。

    “殿下,你看到的,种因得因,种果得果。原先是殿下将我当风筝给放了,结果苍天震怒,你就被雷劈了。我怕你要是真剜了我的舌头,苍天不小心又瞥了你一眼,你的头极有可能被齐根砍了,多惨?”我咽着口水,声音都微微颤抖。

    并非我胆小,而是容忌太过喜怒无常。这回是他无防备,才被我引来的雷给劈了。要是再有下次,一命呜呼的肯定是我了。

    “你还想砍断本殿的脑袋?”容忌嘴角轻轻上扬,怒极反笑。

    “不敢不敢!小的从未有过这般荒谬的想法。”

    “你自己说,本殿该拿你怎么办!”容忌解了手腕上焦黑的轴线,冷冷地看着我。

    我小心翼翼地瞥着容忌,他此刻脸色铁青,正在气头上,万不能火上浇油,看来只能先哄他开心了。

    我清了清嗓子,温柔地揩去他脸上不断掉下的泪,“我思慕殿下已久,只是没想到我一厢情愿的爱恋,没给殿下带来半分好处,反倒是让殿下屡屡受伤。”

    他不耐烦地甩掉我在他脸上胡乱擦拭的手,但已不似方才气愤。

    我低下头擦了擦眼角不存在的眼泪,继而抬眼含情脉脉地看着容忌,“如果我的爱只能带给你伤害,那么我愿意将这份爱埋在心里,从此再不见你。我们一别两宽各生欢喜。愿殿下在往后的岁月里熠熠生辉,我会日日夜夜为殿下诵经祈福,殿下认为,这样妥当与否?”

    他锁着眉头,揉着隐隐发痛的太阳穴,“有时候我真是恨不得掐死你,但……”

    我殷勤地帮他揉着太阳穴,抢着他的话往下接,“但始终对我这种貌美如花,温柔贤惠的女子下不了手,对不对?”

    他一脸冷漠地看着我,薄唇轻启,“但本殿始终觉得掐死你还是太便宜了你!”

    “那殿下想要如何?”

    “本殿的眼疾因你而起,在本殿眼睛完全恢复前,你须得留在本殿身边鞍前马后。倘若本殿的眼睛好不了,本殿就挖了你的双眼,以眼还眼。”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