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是你大爷-神殿霸-
神殿霸

第九章 是你大爷

    花颜醉泡完温泉,哼着小曲儿将衣服松松垮垮地套在身上,头发**地垂到胸前,完美的轮廓和让人血脉喷张的身材一览无遗。

    他看到我,才想起来我被容忌追杀的事,正经了脸色,“容忌没追上你?”

    “追倒是追上了,但是被我气晕了,估计已然被天兵抬回了仙界。”我言简意赅地解释着,心里装着的满是梦魇中只身撑起空间将我解救的小卓。

    “花兄,你可知我的来处?我是说,在成为恶鬼之前,我姓甚名谁,可有爹娘?”

    花颜醉沉吟片刻,反问道,“怎么今日突然想要知道这些?小且不是一直说重要的是当下,过往毫无意义?”

    我摇摇头,“只是突然想知道而已。”

    “你的来处我也不知。但你的前世,是个凡人,有疼爱你的师父,有六个宠你的师兄。”花颜醉说到一半,戛然而止。

    我的前世?这是我头一次听花颜醉说起。过往,他和顾桓都是避而不谈的。

    “那云破可是我的师兄?我虽从未见过他,但是脑海中总不能忘却他的名字。”

    花颜醉怔愣了片刻,“他是你五师兄,你何故独独记得他?”

    我摇了摇头,同样不知为何独独记得他。脑海深处,总觉得有个叫云破的人,让我永永远远也不能忘记他。

    “小且,倘若你前世的记忆苦大于甜,你还想要找回么?”花颜醉借着酒兴,用他那双勾魂摄魄的桃花眼锁着我。

    “算了吧,何苦庸人自扰。”我干脆地回绝了,眼下的我乐得逍遥自在,何苦去寻前世的记忆,给自己添堵?

    同花颜醉走了许久,我才想起被我和花颜醉扔下,用来抵御容忌大军的顾桓。我一拍脑门,大呼,“坏菜了!顾桓该不会是寡不敌众,阵亡了吧?”

    花颜醉眼眸一眯,颇有些欣喜,“他终于回鬼界了么?正好,我老早就不想面对他那张病恹恹的脸。”

    嗯,我也觉得顾桓看上去太过苍白。只是,他如果为我而死,我到底还是要为他烧些纸钱的。

    我和花颜醉为了省事,并未用心找他,而是急急去了凡间集市,买了好些纸钱回来。真不懂,凡间的人为何总是喜欢给死人烧纸钱。毕竟我们鬼从来不需要纸钱,想要买东西花些怨念就成。

    我甚少用火,拿着火把扔向纸钱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发怵。我们鬼,不论如何神通广大,对于火对于光,还是有些忌讳的。就在火把即将触及到纸钱的刹那,顾桓焦黑着脸,从远处缓缓走来。

    “桓桓,你没事?”我惊讶之余,将火把掉落在地。

    烈火触及纸钱,加上习习夜风的推波助澜,蔓延迅速,哗地一声炙热的火花就地绽开,将我们紧紧包围。我和花颜醉还能轻易躲开,顾桓那病恹恹的身子就不容易躲过这场飞来横祸。他颤巍巍地跪在火圈之中,眼眶被火映地通红,“我没事,你不用管我。自己逍遥快活去吧!”

    听他的口气似是在生气,估计还在为我和花颜醉将他丢下一事耿耿于怀。我自是要诚恳请求他的原谅的,朝他伸出手,略带歉疚地说,“桓桓,我保证下次遇到危险,一定不会丢下你!”

    他撇过头,不依不挠地同我置着气,“你都不在乎我了,那就让我烧死在这孤独的深夜吧!”

    我满头黑线,竟不知顾桓生气时,似那闺阁女子一般,娇嗔置气,十分难哄。眼看火势越来越大,花颜醉早早上了树喝着他的佳酿显然是想袖手旁观,顾桓又跪坐在火圈之中惨白着脸幽怨地瞪着我毫无求生意识。看来,灭火只能靠自己了!

    我虽是恶鬼,但并不仅仅是一只平凡普通的恶鬼。平素里,发个怒,掉个泪都能呼风唤雨。但今日,怎么地也哭不出来。多次尝试,皆以失败告终。

    此时,顾桓的衣角已经被四处喷溅的火星子点燃,形势紧迫。我情急之下,捻了个求雨的口诀,不想没求来雨,却求来了硕大如拳头的冰雹。

    ……

    我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我怀疑地看着我光滑如玉的双手,难道是巧合?

    花颜醉丢了酒壶,踉跄滚下树,眯着眼打量着我,凤眸中满是震惊,“呼风唤雨的本领稍微有点道行的修行者也能做到,但是能召唤出冰雹的人,六界之中寥寥无几。甚至可以说,没有。”

    嗯?我竟这么厉害,堪称六界召唤冰雹第一人?看来以后若不做恶鬼,也不愁没有出路了。

    “啊……”

    顾桓惨叫了一声,惨白了小脸浑身抽搐。

    硕大的冰雹灭火是绰绰有余,砸人更是没有心慈手软一说。顾桓被一颗大如磐石的冰雹砸中了脑袋,殷红的血飞溅开来,黑色的怨念一窝蜂涌出。

    “桓桓,不碍事吧?”我伏在地上,关切地看向他。

    他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殷红的血趋于干涸,不断涌出的黑色怨念在他起身的刹那,凝结成了一个蘑菇的形状,正正挂在他头顶上方。

    顾桓偏着脑袋,簌簌的眼泪落下,“且儿,你竟意图谋杀亲夫,这下要是不好好哄我,我定然不原谅你!”

    说完,他歪着脑袋,气冲冲离去,头上呈蘑菇形状的怨念随着他的步伐前后晃荡,看上去颇有些可爱。

    我素来不擅长哄人,见顾桓离去,倒也乐得清静,四仰八叉地躺在被烧得寸草难寻的土地上,呼呼大睡。

    花颜醉似是在我边上感慨了许久,无非就是些我究竟是什么人之类的言论。酒鬼的记性差,这一问就要问上数百遍,数千遍。

    终于,在他第无数遍问我究竟是什么人的时候,我气得从地上直楞楞坐起,“我是你大爷!”

    “你再说一遍!”

    容忌清冷的声音响起,冰凉的眸子发着寒光。

    ……

    我捂着有些发懵的脑袋,睡前明明记得在我身边碎碎念的人是花颜醉,怎么一下子又变成容忌这个小祖宗?

    “真是阴魂不散!堂堂神殿,成天跟在一只小鬼身后,你自己说成何体统?”我不耐烦地白了他一眼。

    虽然他立于层云之巅,白衣翩跹,仙姿绰约。但光凭他将我扔到锁妖塔这一点,我就十分不待见他。

    “蛮荒恶鬼,冥顽不灵。”容忌薄唇漾开了一个浅浅的笑意,“不过本殿有的是法子惩治你!”

    我顿感不妙,这厮该不会又想把我扔锁妖塔那种可怖的地方?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