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上小皮鞭-神殿霸-
神殿霸

第七章 上小皮鞭

    九节鞭在空中呼啸而来,滋拉一声,从我的胸口开始,一路往下滑。

    我的衣服瞬间被分割成了两半慢悠悠地滑落。

    容忌得意地笑着,“看,丝毫未伤及你,是不是技术了得?”

    我咬着牙,从牙缝里蹦出了一个字,“滚。”

    他不依不挠,指着我身上仅存的肚兜,笑岑岑地比划着九节鞭,“要不要再来一次?”

    “你今日要敢再动老娘一下,老娘一定将你剁碎了喂猪!”

    我被容忌气得不轻,且他此刻尚未完全清醒,因此说话嚣张了些。

    容忌果真停了手,脸色暗淡,委屈巴巴地抬起眼眸,“我又没做错事。”

    “将我放下来!我就不凶你。”

    咻地一下,容忌的九节鞭一下扯断缠在我手腕上的缰绳。

    砰……

    我再次狠狠地砸向地面。天,我这是造了什么孽,要遇上他!

    我挣扎着做起,怒目圆瞪,“现在该让我教教你,什么叫善解人衣!”

    不等他反抗,我一把夺过他手中的九节鞭,扒了他的外衣胡乱给自己套上。

    他打了个寒战,愣愣站在原地,“你为什么生气?”

    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看样子,他醉得不清。

    “站好,伸出双手。”我单手叉腰,另一只手挥舞着九节鞭,命令道。

    他乖巧地如实照做,还用一双受惊如林中鹿的眸子瞅着我,看样子十分惧怕我。

    也好,这回我可顾不了那么许多,定要让他变本加厉偿还回来。

    我利索地将他双手绑好悬挂在房梁之上,随后用九节鞭有一下没一下的抽打着他。

    “嗯。”他闭着唇,仍溢出了闷哼。

    我将鞭子挥舞地簌簌响,鞭打六界第一战神的感觉,还真别说,特别特别爽!

    “叫你折磨我,叫你拧断我腿!叫你将我扔锁妖塔!叫我解我衣服!老娘统统还你!”

    他苍白了脸,仍是一声不吭,顶多只是闷哼几声,看样子弱小而可怜。

    我见他衣服都被我鞭笞地差不多碎成碎片了,才将鞭子一甩,大摇大摆地踹门而出。

    我拍着自个儿的脑门,一边懊悔着自己的暴脾气闯了大祸,等容忌清醒定然要六界通缉我。另一方面,我又因让容忌吃了个大亏而十分欣喜。

    算了,做都做了,还能怎么办!眼下只能逃命了。

    “唉,女娃娃,你不该伤了他的心啊!”

    身后,月老缕着冗长的胡子,拄着拐杖一路小跑跟随着我。

    我怎么可能伤得了容忌的心?他那么强大,更何况,醉酒之后的事情他未必记得啊!

    我停下脚步,好奇地问月老,“此话怎讲?”

    “唉,容忌小儿自幼不胜酒力,也唯有喝醉之后才能稍稍敞开心扉,露出他单纯的一面。你如此鞭笞单纯懵懂的他,不是伤了他的心,是什么?”月老一边说着,一遍潸然泪下,仿若容忌承受了多大的委屈。

    我讶异于容忌醉酒后天真顽劣的一面,但也并不觉得他能比我惨,面无表情地转过身,兀自往前走。

    月老又踮着小碎步,齐头赶上,“别着急走别着急走。你这样子毫无防备,若是等容忌小儿清醒了,怕不是要将你捏碎?”

    “嗯,似乎是这样。”

    “他若找到你,你就拿出这束鸢尾花,准保管用。”月老从怀中掏出一束枯萎地不成样子的鸢尾花,小心翼翼地递给我,生怕弄坏。

    一束枯萎许久的花,真这么管用?我将信将疑地接过手,心口突然一阵绞痛,痛得我冷汗涔涔。

    不过,眼下的情况不容许我过久逗留,我忍痛快速将花收好,顺着月老指的小路,一路狂奔。

    出了仙界,仙气渐渐散去。我气喘吁吁地捂着肚子,翻着白眼。再这么折腾下去,我这条小命可真要保不住了!

    “小且,你总算是回来了!”花颜醉只手撑伞,红艳似火。

    “且儿,吃几口鸡补补身子!”顾桓殷勤地拎着一只秃毛的活鸡,朝我递来。

    我利索地接过咕咕乱叫的鸡,熟稔地拧断它的脖颈,大快朵颐。

    “真是救命的圣鸡呀!在仙界,除了喝酒,我都没吃过一块肉。差点没把我饿死!”

    顾桓心事重重,愁眉紧锁,“容忌可有对你做些什么?”

    “就凭他,能对我做什么呀!倒是我,将醉得人事不知的他悬挂在房梁之上,用鞭子狠狠地抽了他一顿!”我说得眉飞色舞,十分得意。鞭笞六界第一战神,足够我吹一辈子了。

    花颜醉拍手叫好,“那个容忌,寡淡清高,我看他也十分不爽。”

    顾桓豁然开朗,一展笑颜,“如此甚好。且儿英勇聪慧,相信不日便能取代容忌,成为六界最强的战神!”

    成为六界最强的战神,这个主意甚好!可是,眼下我认为还是逃命要紧。

    听到天上惊雷,我忙不迭扔掉啃了一半的鸡,躲到花颜醉身后,“花兄,你说容忌该不会带着天兵杀过来了吧?”

    花颜醉漫不经心地喝着酒,“顾桓,我先带小且撤离,你在此处顶着。”

    语毕,他将酒壶随手一扔,牵着我迅速离去。

    “花兄,你确定顾桓他顶得住?”我有些不放心地回头望着一脸铁青的顾桓,让他顶在前头稍稍有些过意不去。

    “小且,别忘了我们现在都是恶鬼。这辈子死了,顾桓依旧可以回他的幽冥鬼界,你我岂不清静?”

    话是这样说没错,但我真有些怕容忌一下子将他劈得魂飞魄散,要知道,倘若魂魄散了,那就真的没了。

    我犹豫了半天,最后诀别地朝顾桓挥了挥手,“桓桓,你别怕。倘若你死了,我会记得给你多烧些纸钱。”

    顾桓听完,脸色更差了,他单薄又颀长的身体在容忌大军尚未到来之际,就开始摇摇欲坠。

    辞了顾桓,我和花颜醉撒开了手脚快速狂奔着。旁的不说,就这几日辗转逃命,我都觉得自己的脚程快如闪电,比起傻傻逐日的夸父应当也毫不逊色。

    我和花颜醉之间的距离越拉越远,他这个不靠谱的酒鬼!跑了一会,厌倦了就随意选了个池子舒适惬意地泡着澡。

    而我,无意间闯入了一个瘴气深重的林子,彻底迷失了方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