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酒醉之后-神殿霸-
神殿霸

第六章 酒醉之后

    贞洁于我而言,那简直是瞎扯淡。但我没做过的事情,绝不能让人随意诋毁。

    我一拍桌,将脚翘上了石凳,“你要不要亲自试试,看看老娘究竟是不是黄花闺女?”

    “不要。”容忌冷冷答道,眉宇淡然看不出情绪。

    “唉,我牙疼,你俩好好聊吧,我要回屋歇息了!”月老捂着半边脸快步离去。

    我就势坐到容忌对面,“给我满上。”

    容忌一改平日里的冷漠,十分合作地替我斟了酒,“不知为何,我总感觉见过你。”

    我举起酒杯一饮而尽,“你看见貌美的姑娘,都这么说吗?”

    “从未。”容忌眼神渐渐迷离,看样子他确实不胜酒力,才两杯酒就有些醉意。

    我从他手中夺过酒杯,也是趁着酒兴撒了把野。仰天将酒杯中的酒尽数倒入口中,“你知道吗?有时候我觉得你们做神仙的甚是虚伪!就拿你来说,四处征战,美其名曰为了六界和谐而战,实际上,不过是为了满足你自己一统六界的私欲罢了!”

    容忌脸色坨红,双手扒着我的胳膊抢我手中的酒壶。

    我一手拍掉他烦人的手,继续说道,“而我,虽为恶鬼,但从未害过任何心存良善之人。手下亡魂不是山贼劫匪,就是薄情寡义的好色之徒。你不认为我这是在匡扶正义,除恶扬善?”

    他认真地摇了摇头,定定地看着我,却不说话。他眼睛是难得的清澈见底,嘴唇也是难得的微微嘟着,看着,有些萌。

    我等了片刻,以为他终要开口之时,他只是打了个嗝,双眼一闭,朝我直直扑来。

    “臭流氓,一逮着机会就占我便宜!”

    容忌恰好将头埋入我的肩颈,嘴唇刚好磕到我的唇角,磕得我生疼。

    他低低呢喃着,“我只是讨厌你,以色相骗取感情。”

    我一手将他脑袋拍一边去,“我也讨厌你,总是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但你不知,芸芸众生,哪有贵贱之分?”

    他被我一掌拍到地上,依旧沉沉睡着。我也没比他好多少,虽然意识还清醒着,脚步已经虚浮,能不能走出月老阁都是个问题。

    “小娘子!你在哪?我已经闻到你诱人的体香了!”

    不远处,魔王雄浑的声音传来。

    我吓得浑身一震,他这也太嚣张了。仙界可不是他的地盘,竟敢堂而皇之地大呼小叫。

    “小娘子,都两柱香了!你快些出来,我认输!”

    魔王的声音越来越近,我急得手足无措。让那厮发现我,还不得被他拖回去,当那什么倒霉的压寨夫人!

    对了!藏在水中,魔王就不好凭味道寻到我了吧!我灵光一现,赶紧奔向瓜田边到水缸跑去。

    容忌翻了个身,手搭在我腿上,呢喃着,“本殿千杯不醉!”

    我试了几次,都甩不掉他,而魔王的声音越来越近,没法我只能拖着容忌一同藏匿在水缸之中。

    我原以为水缸里盛的只是清水,万万没想到里头盛着的尽是烈酒!

    “小娘子!快来玩我的大宝贝!”魔王扯着嗓子喊道,丝毫没有害羞的意思。

    容忌突然睁开眼,眼神发直。不知是酒醒了,还是怎的。我怕他发出声响引来魔王,连忙用手捂住他的嘴巴,示意他不要说话。

    可让我崩溃的是,他不仅说话了,还突然站起身,晃着湿透的脑袋,冷冰冰地问魔王,“怎么玩?”

    我被容忌吓得差点晕死过去。他万一叫来魔王一起来酒缸玩,我岂不是完了?

    好在,魔王对容忌并无兴趣,他鄙夷地白了容忌一眼,“老子的鸟岂是什么人都能玩的?”

    “不知什么人,如此得魔王青睐?”容忌开始有些摇晃,想必醉意更甚,我怕他会突然倒下。只能跪在地上全力扶住他的双腿。

    嗯,不凑巧的是,我脸对着的位置有些尴尬。看样子,似乎比魔王鼓囊囊的大宝贝还要厉害……

    “能得老子青睐的,自然是老子的压寨夫人!”

    “我似乎…”

    我见容忌又要开口,怕他将我供出去,情急之下狠狠咬住了他。

    “你似乎什么?”魔王上前一步,心情迫切。

    “我似乎醉了。”

    容忌被我这么一咬,双腿一软,再也支撑不住,瘫软地趴在酒缸边沿。

    魔王被容忌溅了一身酒,嫌弃地拂袖离去,“酒量这么差,比老子差远了!”

    待魔王渐行渐远,我这才从酒缸底冒出头,大口地喘着气。想我也是让人闻风丧胆的恶鬼,居然落魄到这地步,真真气人!

    容忌歪着脑袋,趴在酒缸边沿傻乎乎笑着,“魔王找你玩他的大宝贝,你却咬了我的大宝贝,你是不是更喜欢我?”

    唉,老脸挂不住了!为了保命,我竟委曲求全做了这么羞耻的事!

    我捂着通红的脸,爬出酒缸,踉踉跄跄逃走。

    没走几步,酒劲上脑,啪嗒一声狠狠摔向地面。

    在月老的千年佳酿中浸得透透的,即便是花颜醉,也要醉得不省人事。

    我不知道昏睡了多久,直到被一盆冷水泼醒。

    痛,浑身上下都隐隐作痛。尤其是嘴角,刚被他磕破了皮,被这冰凉的水一浇,阵阵刺痛。

    我看着正襟危坐一脸肃穆的令狐容忌,心里暗骂着,平日看他挺正经的,喝醉了酒怎么完全变了一副面孔!

    “你快给我松绑!”

    我的双手被高高悬于房梁之上,整个人处于悬空状态,来回摇晃。看来我是被吊了许久,才会浑身酸痛,双手发麻。

    “我不!”容忌扬着下巴,显出一丝得意。

    显而易见,他余醉未消。

    “乖,放我下来,我给你糖吃。”我试着压下怒火,用哄骗孩子的口吻哄着他。

    “我不!”容忌站起身,手中把玩着九节鞭,样子十分专注。

    “那你到底要做什么!”我怒极,对着他吼道。

    他举着手中的鞭子,吃吃笑道,“不妨告诉你一个秘密。本殿并非不懂人事,本殿十分善解人衣,只是那些庸脂俗粉,入不了本殿的眼!”

    善解人衣?

    他醉酒后真是和清醒时判若两人。虽然歪着脑袋的他神情单纯无辜,莫名有些可爱,但被悬挂已久的我,此刻只想踹飞他的脑袋。

    没等我将他的脑袋踹飞,他的九节鞭已经朝着我的胸口甩来……

    ------题外话------

    我也是第一次尝试第一人称写作,中间遇上了不小的麻烦,但堂姐会尽力克服困难,拼命码字哒!求收~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