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魔王献宝-神殿霸-
神殿霸

第五章 魔王献宝

    用了一刻钟的功夫,我终于爬出了锁妖塔。锁妖塔足足有八十一层,我双手抱着塔尖,倘若不是仙雾太浓,近乎可以领略仙界的大好风光。

    不过眼下我已然饥肠辘辘,也无心风景还是其他,一心觅食。我正纠结是沿着塔身往下爬,还是直接飞下去。飞下去倒是快,但也容易被站哨的天兵发觉异常。沿着塔身往下爬,还没爬下去,估摸着我已经饿死了。

    那么,只剩下往下跳这个法子了!我闭上双眼,将紧抱着塔尖的双手慢慢松开,然后张开双臂,往后轻轻一跃……

    等了许久,都未等到我铿锵有力砸地的声音。

    我睁开眼,猛然发现一个面容怪异的男子正笑眯眯地将我搂在怀里。

    赤红的眼,青紫的唇,头顶还长着唬人的犄角,一看就不是什么正派人。

    “小娘子!老子找你找得好辛苦!”他的声音略沙哑,但并不难听,粗犷中透着些许性感。

    “感谢大侠救命之恩”我从他怀中跳下,恭恭敬敬地朝他致了谢。

    “走,跟老子回去,当老子的压寨夫人!”他一把拉住我的手腕,用力地将我搂在怀里,差点没闷死我。

    “我们明明才第一次见,你就要让我做你的压寨夫人?我都没好好了解过你,怎么跟你走?”我憋红了脸,用了很大的劲也推不动他分毫。

    “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黑山魔王墨染尘是也。”语毕,他才稍稍松开了我。

    墨染尘见我无动于衷,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裤裆,更加得意地朝我挑着眉,“小娘子还想要怎么了解我?老子的宝贝够大,喂饱十个小娘子都没问题。”

    ……

    这什么黑山魔王怕不是脑子有问题?

    我摆了摆手,连声说道,“不用了不用了。我无意当你的压寨夫人,今日魔王救我一命,他日我杀只鸡给你炖汤喝,就当还你一命如何?”

    魔王哪里肯依,他堵在我身前,岿然不动,只有他肩上十分抢眼的貂毛随风而动。

    看来,想要让他主动放我走,是不可能的了。

    我叹了一口气,看来只好使出杀手锏了!再抬头时,我含情脉脉地看着他,在他耳边娇声细语道,“不如我们来玩个游戏?”

    “小娘子想玩什么,老子都奉陪!”魔王的嘴贴着我的耳朵,呼呼的热气直往我脸上蹿。

    我稍稍退后一步,用帕子蒙住了他的眼,“魔王倘若能一炷香的时间找到我,我就跟你回去。记住,不能用法术。”

    “那找不到你,当如何?”魔王摸了摸遮着他眼睛的帕子,终究没有摘下。

    “若是一炷香的时间,魔王找不到我。那你须得让我玩玩你的的大宝贝!”说完,我自己就先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好在,惯用下半身思考的魔王很吃这套,听我这么一说之后,索性断了来找我的想法,盘地而坐一脸傻笑。看样子是要在此坐上一炷香的时候,等我去玩他?

    我心下感慨,幸亏他法术高强,不然这么单纯,是要被人骗惨的!我头也不回地朝着仙界最繁华的地带跑去。

    我一边狂奔,一边还要躲着稀稀落落的天兵,心一直提到了嗓子眼。

    可眼下有个大问题是,我对仙界的地形一点也不熟悉,自己一个劲地往前跑,漫无目的,指不准半路还要出状况。

    好在没跑多远,我就看到了被千万条红线缠绕地面目全非的月老阁!月老我还是有所听闻的。传说他和天后有一段恋情并育有一私生子,貌似就是现在叱咤六界的容忌上神。

    这天上的风月事啊,说起来还真是多呢!我环顾四下,并没有看见旁的人,一脑门钻进了月老阁,寻了些红线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躲在角落里装死。

    冤家路窄,说的大概就是我和容忌吧!我好不容易寻了个安静角落,不成想他也在月老阁里厮混。

    “殿下,我托你带的女娃,现在如何了?”月老如是问着容忌。

    “锁妖塔里。”

    月老急得跳脚,“你这糊涂的哟,把那么水灵的女娃娃关锁妖塔里,你就不怕她出事?”

    容忌反问,“一只坏事做尽的恶鬼而已,至于那么在乎?”

    “好你个容忌小儿!你你你,唉,虐妻一时爽,等到你记起前尘往事,我看你要怎么补过!”月老痛心疾首地叹着气。

    我听得云里雾里。虐妻一时爽,这糊涂的月老该不会给我和容忌牵了红线吧?

    我惊乍起身,裹着满身红线一蹦一跳朝月老走去,“你这小老头,乱点什么鸳鸯谱!我告诉你,我且歌,这辈子都不会和容忌扯上关系!”

    “红线成精了?”月老吃惊地看着我,吓得直往容忌身后躲。

    容忌兀自斟酒,将酒杯放置唇前,只闻酒香,并未沾唇。

    “想不到,这么快就逃出锁妖塔,看来有两下子!”

    我将身上的红线一阵乱拨,绕过容忌,捉着月老的手肘急急发问,“我只是蛮荒恶鬼,配不上高高在上的神殿,您老可别糟践了贵气的殿下呀!”

    容忌唇角微微勾起,“还算有些自知之明!”

    月老眉开眼笑地耸耸肩,“天定姻缘,我小小的月老是插不上手的。”

    “什么意思?”

    我和容忌异口同声地发问。

    月老笑得更欢畅了,“你们自己瞧瞧,连说话都这么有默契,你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在一起?”

    我满头黑线,“你就告诉我,我和他的红线是不是连在一起了?”

    月老点了点头,“是这样没错。”

    容忌没等我反应过来,就将我打横抱起,在我的脚踝处摸索。

    “你干什么?”

    容忌认真地看着我的脚踝,手指在我腿上游走,力道很轻,所触及的地方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我不觉红了脸,这还是头一回,我被男子这么盯着看。

    容忌摸了好一会儿,边上的月老捂着脸没眼看。我身上开始升起了一股火,额头细汗密布。

    “好了。”容忌用修长的手指捻起一根红线,从我脚踝处齐根扯断。

    他松了手将我放下,又坐下身自斟自饮。

    “摸完我的腿,你就这反应?好歹我还是个黄花闺女!”

    他困惑地抬眼,嗤笑道,“黄花闺女?你身上并没有处子特有的气味。”

    这还闻得出来?我对这些知之甚少,不过对于容忌傲慢的态度,还是十分气愤。

    “登徒子!”

    呸,就他这样,还上神呢!我明明是只洁身自好的鬼,他竟污蔑我不是黄花闺女?

    ------题外话------

    大家好,我叫二堂姐。初次来到潇湘,有诸多不懂之处,新文可能也有很多瑕疵,还望大家能给些建议,谢谢大家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