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容忌短处-神殿霸-
神殿霸

第五章 容忌短处

    绿莺看得也是不亦乐乎,一个激动,还要掉上几滴血。

    我有点担忧地将她捧在手心,“潜心学习是好事,但也不能过分废寝忘食了,你都累得吐血了!”

    绿莺蹬直了两只细如头发丝的腿,道,“男色误人!男色误人!一本书竟骗去了我这么多鼻血!”

    男色?话本子上的那些人身材还没有容忌好呀,我暗自腹诽着。

    看完了后面几本极其鲜艳的书,再翻看前面那些素色封面的书,便觉少了些趣味。

    “七,还在生为师的气?你一整天粒米未进,身体吃不消的。”师父笑吟吟地敲着门,跟在他身后的六师兄也是十分殷勤,将热腾腾地饭菜满满当当地摆了一整桌。

    我捂嘴浅笑,“唔,女身感不适,不能服侍各位官人了。饭菜留下,你们自便吧。”

    师父脸绿了又绿,“哪儿学的怪腔调,竟像是……”

    六师兄惊讶地瞪圆了眼。

    我颇为困惑地看着师父,“师父,有何不妥吗?五师兄给我的话本子里,女子就应该这般说话的呀!”

    师父扫了一眼我手中花花绿绿的话本,气得花白的胡须都随风震颤,“胡闹!这种污秽话本也敢看!你给我好生在屋里待着面壁思过!”

    喜怒无常的师父!面上十分生气的样子,手上的动作倒还实诚些,已然将那两本话本子收进了衣袖中,免不了挑灯夜读吧!

    不过我眼下最担心的还是五师兄,万一师父怪罪于他,他也免不了受罚的。我心翼翼地挪到师父身前,拽着师父的衣角好声好气说道,“师父这两本话本子就当徒儿孝敬您了,五师兄也是受我之托才给我带的,你可千万别迁怒于他呀。”

    “哼,为师什么书没看过,岂会稀罕你这两本不入流的话本?给我好生面壁思过!修为没突破三重天不得踏出房门半步。”师父气呼呼地拂袖而去,“我这就去收拾云破那浑子!”

    哎,这老头脾气大得很,我着实为五师兄捏把汗,也为自己被禁足的事感到头疼。我花了四年有余才突破的二重天,想要突破三重天,起码也要好多年,师父这是不让我出门了呀!

    我垂头丧气地趴在床上,百无聊赖地翻看《令狐皇族传》,绿莺也同样无甚精神,四仰八叉地躺在书页上,一动不动,“天道不公!天道不公!你师父他老人家现在肯定在被窝里欢欢喜喜地看着话本子,而我们只能看这些乏味的文字!”

    “嘘……师父有一点和我极其相似,视面子重于性命。你这样揣度他老人家的心思,不怕他把你一掌拍死。”我摸了摸绿莺绿油油的脑袋,它愤愤不平的模样,倒是有些像我,煞是可爱。

    “忘了告诉你,你主子我有过目不忘的本事,改日得闲再为你一一画下来吧!”我有一页没一页地翻着《令狐皇族传》,一边心不在焉地安慰着这只好色的绿鸟。

    “天朝太子令狐容忌十一岁挂帅出征,三个月击溃南疆外寇;十三岁统领三军,掌管天朝百万大军;十五岁平定北疆战乱,打败北疆雄鹰阿史那彬,成为天朝史上最年轻战神;十七岁发起清君侧,铲除拥护前太子令狐容阙的所有官员,血洗京都……”十五岁成战神,果真手段了得!可让我不解的是,二师兄隐居离山多年,容忌何故在去年发动清君侧,他难道就如此心眼,容不得二师兄?

    二师兄这么好的人,竟被令狐容忌欺负地在天朝无容身之处!我气愤至极一拍大腿,拎起绿莺,吼道,“走!咱们下山去找令狐容忌,替二师兄讨回公道!”

    “主人,你确定你打得过他?”

    “我确定,打不过。”我又蔫蔫地躺了回去,这明摆着送死嘛,此事还需从长计议!

    接着翻了两页《令狐皇族传》,可算是发现容忌的短处了!他竟不能人事!不少宫女曾爬上他的床,结果都被一掌拍死。天下第一美人素瑶郡主一心爱慕他,他也视而不见。

    “啧啧,我就说人无完人嘛!下次见他,定要在言语上好好羞辱羞辱他,凌虐人心往往比虐身更让人惧怕!”

    “主人,你确定你不会被他一掌拍死?”绿莺又在我耳边嗡嗡嗡,一盆冷水毫不客气地泼了下来。

    “哎!我也就想想而已!不过,我是真想下山看看,看看怡红院香香的娘子,尝尝摊上的桂花糕,要是有幸得见第一美人素瑶郡主,那可就太棒了!毕竟,除了我自己,我从到大还未见过女子。”

    “师妹很想下山?”六师兄破窗而入,透亮的眼睛闪着灼灼的光,瞳仁印着烛光,清澈见底。

    “云灭!跟你说了多少次要走正门,我屋的窗都被你撞坏几十次了!”我气恼地朝六师兄甩去塌下的鞋。

    六师兄笑着陪不是,“大丈夫就该风风火火窗里来窗里去嘛!不过师妹不喜欢,下次师兄走正门便是了。”

    “罢了!反正这窗也是要你自个儿修的。方才师兄问我是不是很想下山,难道师兄有法子带我去下山玩玩?”我凑上前,接过他手中的夜行灯,便将六师兄的心思猜了个七七八八。

    “嘘,点声!今天是七夕,街头巷尾张灯结彩,甚是热闹。师兄就带你下山玩一晚,天亮前再溜回来,可好?”

    “甚好!甚好!”我压低了声音努力压抑着满心的喜悦,心翼翼且十分敏捷地爬出了窗,再将六师兄连拉带拽地拖了出来,“快些!天色已暗,再晚点怕是要赶不上了!”

    六师兄洋洋得意道,“将灯笼提好,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御剑术!”

    “可以啊师兄!你竟突破七重天能御剑啦!”我紧抓师兄衣角踏上了他散发着淡青色剑气的剑身上,唯实羡慕他修仙的绝佳天赋。明明只比我大一岁,师兄都突破七重天了,可我却还未能突破三重天。

    “啊…”忽地蹭上了云霄,这速度快得让我始料未及,好在我反应够快,赶忙捂住嘴不再发出声音,以免惊动了师父。

    提着灯笼,紧贴六师兄后背,踏剑在层云间穿梭,凉风习习,吹得人神清气爽。星辰唾手可得,但一伸手依旧抓了个空。冷月皎皎,那么远那么近,纯白的月光静静洒在层云上,美得不像话。

    “今夜的月,真美!”

    “你和天边的圆月一样好看,清丽脱俗。或者说,有过之而无不及。”六师兄低低地说道,说完脸颊连带着耳根已经红了一片。

    “主人,你可要抱紧我!我怕高……”绿莺埋在我胸口喘着粗气,也算是替六师兄解了围,他脸上的热度这才慢慢消下去。

    我心下好笑道,这离山真是个神奇的地方!顶天立地的师兄们都爱脸红,一只灵鸟居然说自己怕高!也就我正常些,皮糙肉厚不会脸红,毫无弱点落落大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