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百花仙子-神殿霸-
神殿霸

第四章 百花仙子

    我背后的衣服被鬼火烧得千疮百孔,身上的热度持续飙升。眼下,只有让这群精怪自相残杀,我才有逃出生天的可能。

    我咬破了手指,将指尖的鲜血滴入发钗之中,随后将发钗扔得老远。这群精怪大概是真的不善于用脑,不假思索地从我身边撤退一窝蜂地去争抢我的发钗。

    我重重地吐了口气,从架子上跳下来,趁他们扭打做一团争夺发钗之际,我一瘸一拐地往楼上快步走去。

    一连上了两层,都十分静谧。我大致思索了一下,一至三层是带着意识的有杀戮倾向的断臂残肢,四至六层是腥臭无脑的精怪,那七层之上应该又要遇上更可怕的东西。

    思前想后,我决定停在通往七楼的台阶中央,想必这里应该是上下精怪都无法穿透的结界。

    “现在体会到凡人被你猎杀时的恐慌了么?”

    容忌的声音从塔顶传来,语气戏谑,大概是津津有味地欣赏我的狼狈不堪。

    我强忍下怒火,仰着头细声细语地回答,“我错了,从今往后一定做只助人为乐,不吃人肉的好鬼!”

    “嗯。”

    嗯?这就没了?

    我抬头扯着嗓子喊道,“上神,现在可以放我出去了吗?”

    “忘了跟你说了,锁妖塔只有一个出口,在塔顶。只要你上得来,我肯定不拦着你。”

    容忌的声音散漫随意,仿若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我气得牙痒,跺着脚在心里将他从里到外诅咒了个遍。

    “唔……”我气急,竟忘了自己的腿还扶着伤,这一跺脚,疼得我心肝颤。

    容忌从塔顶飘飘然落下,衣冠楚楚,容光焕发。他抿着唇站在我面前,眉头微微皱起,“你的脚怎么肿成这样?”

    “还不是被你拧断的!”

    我疼得龇牙咧嘴,恨不得将他的腿也拧断,让他享受享受断腿的滋味。

    “哦,我竟忘了。”

    容忌蹲下身,认真地帮我接骨,嘴上念念有词,“本殿还是头一次奉命捉拿女鬼,不成想女鬼身体如此娇弱。”

    我看着他一脸无辜的样子,忍了好久终归没忍住,“放你娘的狗屁!我身子要是再弱些,早被你整死了!”

    容忌沉了脸,“你竟敢骂我?要不是月老求我留你一命,我非宰了你!”

    月老?那个传说中乱点鸳鸯谱的老头儿?

    “既然月老让你留我一命,你就不怕我死在锁妖塔中?”

    容忌浅笑,“只要不是我亲手杀的你,你即便死了也跟我没关系。”

    “你!”我手指着他,气得直发抖。

    容忌低头咬住了我的指尖,一双眼睛格外明亮。他笑着开口,“我若开回荤,吃了你,得了你呼风唤雨的能力,如虎添翼,想必就可以只手毁灭魔界了吧!”

    天呐!现在的上神连鬼都吃嘛?我连忙收回手,再不敢轻易骂他。

    “希望我明日来看你的时候,你还活着。”

    容忌将视线放在我被烧得千疮百孔的衣服上,默默将披风披在我肩上,“我最厌恶出卖色相的鬼。下次让我撞见你衣不蔽体,我就吃了你。”

    我重重地点了头,一边唾骂着自己没骨气,一边又装出对容忌百依百顺的样子。毕竟,好鬼不吃眼前亏。

    容忌见我态度还算诚恳,满意地拍了拍我的肩膀,看似十分愉悦地飞上了塔顶。

    我这下算是整明白了,要想安然无恙地离开锁妖塔,全凭他一句话!看来,我得好好盘算盘算,怎么讨他欢心。

    “蛮荒恶鬼,百花仙子召见!”

    塔顶,两个天兵雄浑有力的嗓音让我浑身一震,彻底打乱了我的思绪。

    我看他们来势汹汹,心里却颇有些高兴。我正愁何时才能攀上塔顶,想不到这样快就能由两名天兵直接护送至塔顶。

    我很是愉悦地由着他们架着我,朝塔顶飞去。

    “有劳天兵大哥送我上来!”我乐呵地看向一脸冷峻的天兵,毫不在意他们的冷漠。

    塔顶,一个面容姣好的仙子穿着水晶锻造的羽衣,步步生莲。想必这就是百花仙子了!

    “不知仙子找我,所为何事?”

    百花仙子柳眉倒竖,双手叉腰一副女主人的姿态,“你就是殿下带回来的女鬼?”

    看她面相不善的样子,应当是十分在乎容忌,我自然不能和她硬碰硬。

    “正是,殿下原想将我就地处决,多亏月老拦住了殿下,我这才捡回了一条小命。”

    百花仙子面色稍有缓和,“那我怎么听说殿下一路将你扛回,偷偷摸摸藏在锁妖塔中,是因为迷上了你?”

    听说?看来是有人蓄意借百花仙子的手加害于我。但是我究竟得罪了谁,我自己都想不明白。

    我反问百花仙子,“仙子认为殿下会看上身份低微的我?倘若殿下对我有半丝怜悯,就不会将我扔在锁妖塔了吧。相信仙子一定知道锁妖塔的凶险之处。”

    百花仙子彻底卸了防备,展开了笑颜,自言自语,“我就说殿下不会喜欢上别的女子!”

    倒是百花仙子身后的仙侍,眼睛更为毒辣。她走上前,质问我,“你口口声声说殿下对你没有半丝怜悯,那你怎么还披着殿下的披风?”

    是啊,我竟把这茬给忘了!

    我紧了紧披风,面露难色,“这是殿下的?可刚刚给我披上的明明不是殿下……”

    百花仙子厉声追问,“可是一个穿着七彩羽翼的仙子送的?她长什么样?”

    百花仙子看样子简单单纯,但以防她是信口胡诌诈我,我迅疾摇了摇头,模糊带过,“我都自身难保了,哪还记得住来者的容貌。但那位仙子穿着简单,和你边上的仙侍姐姐装束差不多,蒙着面纱。”

    百花仙子气急,“素瑶那个贱人,自己被作践了身子嫁不了殿下,还妄想挑事,毁了我在殿下心中的形象。”

    素瑶?名字有些耳熟,但我似乎从未遇见过这号人。

    “你听着,你今日就当没见过我,千万别对殿下说我来过此处。”百花仙子急冲冲地撂下话,带着一群天兵仙侍匆匆离去。

    原来仙界还有这么单纯的仙子,我三言两语竟给打发了。这一下子上了锁妖塔的顶层,既没有精怪威胁,也没有法器镇压,要出去就变得轻而易举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