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变成恶鬼-神殿霸-
神殿霸

第一章 变成恶鬼

    “哎呦呦,小娘子你可算醒了!”一个自称是孟婆的老奶奶笑容可掬地将我从木桶中捞起。

    我全身的力气仿若被抽空,费劲地撑开眼皮,“这是哪儿?”

    孟婆一脸慈爱,用她那双凉飕飕的手放在我额头探着,“小娘子倘若喜欢喝孟婆汤,孟婆多送你一些便好。但你整个人都跳入盛满孟婆汤的木桶中,吸食过量要影响智力呀!”

    “啊?你说什么!”我被孟婆一句影响智力给炸了起来,强打了精神,忙不迭地抖落着身上的汤汁。

    她重新舀了一勺孟婆汤,笑眯眯地朝我招手,“小娘子,喝了这碗孟婆汤,烦恼去无踪!”

    她刚还慈眉善目地说喝过量会影响智力,怎么一转眼招呼我喝孟婆汤?

    “孟婆常年在此熬汤,药熏久了记忆只剩下七秒。”

    身后,一玄色长衫的男子不紧不慢地解释着,面色冷淡,跟抹了灰一样死气沉沉。

    我慎重地点了点头,对孟婆的遭遇颇为同情。

    “且儿,你认得我吗?”

    男子喉头上下滑动了下,看样子有些局促。

    我仔细地回想着我并不算长的记忆,对眼前的男子并无什么印象。

    “我只记得我叫且歌,是个死鬼。”我转过身,并不想和这个陌生男子多说话。

    抬眼望着四周,鬼火点点,十分冷清,我并不喜欢这个地方,只想赶紧寻到出路。

    “我叫顾桓,是这里的王。”

    虽然他长相俊美,但成日待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想来是十分无趣的,我也并不想要结识。

    我敷衍地接过孟婆递来的不知道第几碗孟婆汤,终于看到前处一丝光亮,大喜过望。那儿,定是通往光明的出口了吧!

    我朝闪着七彩光芒的圆洞跑去,与其说跑,其实是以一种倒挂着的方式极速奔去。

    “我叫顾桓,是幽冥鬼界的王。”

    顾桓孜孜不倦地重复着,在我身后寸步不离地跟着。

    对于这种看似冷面,实则聒噪啰嗦的陌生人,我是不大想要理会的。基本上左耳进右耳出。

    “且儿,那里不能去,是畜生道!”

    我一只脚已经迈入那七彩的圆洞,听到顾桓所言,想要收回脚。

    可脚下的吸力太甚,以至于我无法抽出。无奈之下只能抓住触手可及的顾桓,望着他能拉我一把。

    “我要掉下去啦!救救我……”

    顾桓看了一眼我深嵌进他手臂的手,十分正经地朝我说道,“救你可以,不过,你要记住,我叫顾桓,是这里的王。当然,你若是十分想拉近你我之间的距离,可以叫我桓桓。”

    嗯?他脑子真的没问题?但在这千钧一发之刻,我哪里顾得上其他,只得重重点了头,接连叫了几声,“桓桓,快拉我上去!”

    顾桓终于停歇了下来,不再重复刚才那句话,两只手扶着我的肩膀,费劲地将我往上抬。

    我原想着,他虽然瘦弱,但是身材颀长,拉我一个轻飘飘的魂儿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

    但是,我实在是高估他了!他没拉几下,连呼自己千百万年没做过救人这种损阴德的事,累得气喘吁吁。

    我被气得直翻白眼,救人能叫损阴德的事?他怕是没听过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就在我以为自己真要落入畜生道时,一阵浓郁的酒香袭来。

    一个绝美的红衣男子风尘仆仆而来,柔媚的桃花眼微微上挑。他伸出纤细的手指,不费吹灰地就将我拉了上来。

    “小且!我找你找得都喝不下酒!”

    红衣男子单手搂着我的腰,我被他勾魂摄魄的容颜迷得犯了诨,仍由他搂着,怔怔地看着他。

    “这位公子可有婚配?你救我于水火之中,我理应是要以身相许的。”我认真地看着他,伸出手轻轻地挑着他的尖下巴。

    “小且,你是不是吓糊涂了?”

    他一脸迷茫,随即将目光放在了顾桓身上,“你对她做了什么?”

    顾桓瘫坐在地上,呼呼喘着气。他的眼神异常冰冷,似是对红衣男子的到来非常不满。

    “花颜醉,你搞清楚,这是我幽冥鬼界!”顾桓颤巍巍站起身,颀长的身材即便是对上花颜醉这般风姿绰约的美人,在气势上也未输分毫。

    “花颜醉,真真是个好名儿!也只有像你这般妖娆的绝色容颜,才称得上花容月貌。”我由衷地称赞道,又忙不迭地追问,“阿醉,可有婚配?”

    花颜醉媚眼扫过远处的孟婆,略有所思。良久,他才开口,“小且,你记得你来自何处么?”

    我摇摇头,不甚在意,“不记得了。”

    顾桓生生挡在我和花颜醉中间,略显疲倦,“颜醉,你知道的。若是以前,你我都无法抢过天上那个高高在上的神殿。但是现在不同了,且儿先认识的是我们,不止我有这个机会去争取她的心,你也有。”

    花颜醉沉默了,他推开顾桓,双眼迷离。正当我以为他要俯身吻我的时候,他竟打了个嗝,一身的酒气倒是让闭眼期待着他的吻的我有些尴尬。

    我睁开眼收回了自己撅得老高的唇,却发现花颜醉站着睡着了!我扶额,深思熟虑之后决定不再追求于他。他和顾桓,一个酒鬼,一个病鬼,一个不解风情一个了无生趣。

    我百无聊赖地转过身,不再同顾桓和花颜醉纠缠。正准备钻入人道逍遥游历一番,不成想,花颜醉突然睁开眼睛,将我推向了人道边上的恶鬼道。

    他眼神清明,酒气略略退散了些,嘴角扬起了一抹笑意,“小且,我的意中人一直都是你。只是,你有权利知道真相。倘若这一次,你最先爱上的是我,我定再也不会将你推开。”

    嗯?我听得云里雾里的,颇有些欣喜,原来花颜醉一直将我当成意中人。但同时,我又十分迷惑,究竟是什么样的真相,让顾桓避之不及,让我非得入了恶鬼道!

    顾桓发疯了般双手撑在恶鬼道的入口,撇头看着花颜醉,“你知不知道回忆对她来说有多痛?你为什么还要将她推入无尽深渊?”

    花颜醉提着酒壶,神色怅然,“顾桓,我不像你,做不了趁人之危的事。”

    顾桓冷笑,“你行,活该你万年孤独的命格!”

    顾桓说完,也随着我跳入了恶鬼道。

    我已经飘出了一些距离,听不清花颜醉嘟囔了些什么,只隐隐约约看到他也投身入恶鬼道中。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