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水落石出-神殿霸-
神殿霸

第四十四章 水落石出

    醉清仔细地回忆起一个月前的事,接着往下说,“一个月前,我亲眼看到新皇带着**杀了皇后娘娘,可皇后并没有因此死去,而是成了行尸走肉可以由他随意控制。”

    “因为我不知他是谁,我只是感到十分惊恐都并未对任何人说起。直到第二日,姐姐你被嫁祸刺杀了皇后我才想要找到皇上,吐露真相。可是我刚潜入养心殿,他又来了,说要找皇上要回原本属于他的一切,随后便杀了皇上。后来,他抱着姐姐回来,我才知道他是前太子殿下令狐容阙。”

    随着醉清语落,所有事情终究水落石出,而我发现自己像个傻子一样,一而再再而三地错过真相。我攥紧了手心,任由指甲深深嵌进肉里。

    醉清担忧地掰着我的手,“且歌姐姐,你别这样!你和我一起出宫,远离这个是非之地可好?”

    我摸着她小小尖尖的脑袋抚慰道,“好,等姐姐处理完一些事,就去找你。”

    我将醉清送出了宫,将二师兄赐我的金银珠宝一并给了她。而我,转身朝皇宫走去。倘若事情因我而起,那就由我来亲手终结吧。

    不出我所料,我远远地就看见二师兄站在宫门口,背手负立,焦急地等着徒步走回的我。

    “师妹,去哪儿了?”

    我抬头,怔怔地看着他。他眼底不再是当初出尘淡漠的样子,取而代之的是狠绝功利。

    他接过宫女手中的红色锦袍,轻轻披在我的肩上,“是你截了容忌和我之间的信件?”

    二师兄怔愣片刻,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是你杀了你父皇母后?”我不断地后退着,这样的二师兄着实让人感到陌生。

    “是。”

    “那,离境的师兄弟们,还有六师兄都是你杀的?”

    二师兄双手扣住了我的肩膀,脸上并无半丝愧疚,“离境被屠是素瑶下的手,她有**,戴上面具即可幻化成任何人的模样。待她屠完离境便随意将面具扔在了半山腰被我捡到。而云灭,我本不想杀他。是他发现了我截获了你和令狐容忌的信件。我求他不要说,他却执意要告诉你,我才狠下心杀了他。但是这些都过去了,现在我是王,而你很快就要成为我的皇后。我们不要再说这些毫无意义的事情了,好吗?”

    我重重地推开二师兄的手,仿若他的触碰都会玷污我的身体。

    “弑兄杀父,欺师灭祖,残害同门。二师兄,你真的好可怕!”

    二师兄沉下脸,“来人,将皇后绑回去换上凤冠霞帔。朕今晚就要和皇后洞房花烛。”

    “你们谁都别碰我!”我将接近我的宫女一掌击退,手指着二师兄,狠狠地淬了一口,“现在的你让我感到恶心,你难道就不怕你手下的亡魂在每个午夜梦回向你索命?”

    我怒极,头顶上方电闪雷鸣,就连二师兄都不敢轻易靠近。

    二师兄为了安抚我的情绪,连连示弱,“小七,是师兄不对。师兄不该放任素瑶屠了离境,不该对六师弟下手。但师兄做这一切,全是因为爱你啊!我嫉妒令狐容忌不费吹灰就能得到你的爱,我嫉妒死他了!从小到大,所有人都夸他,都把爱给了他,我是很受伤!但为什么你也要爱上他?当我得知你爱上他的时候,我简直恨透了你们。”

    看着二师兄声泪俱下的样子,我竟觉得很讽刺,“你别骗自己了。你从始至终都没有爱过我,你只是嫉妒令狐容忌,你不甘他取代了你太子的身份。所以,你千方百计地设计于他,夺走他用命守护的江山,夺走他拥有的一切。二师兄,你真是虚伪至极!”

    二师兄见我油盐不进,收回了他廉价的眼泪,从身后拿出锁妖绳,气定神闲地看着我,“今天无论如何,你都得跟我回去。”

    我将青云剑对准他的心口,可他不躲不闪,挺起了胸膛没有丝毫的畏惧。

    他讪讪笑道,“你不会舍得下手的对吗?我的好师妹!”

    我确实下不去手,杀了两次令狐容忌,我无法再对曾给我兄长般关怀的师兄下手。但是,和二师兄回去当他的皇后,我也是决计做不到的。

    我将青云剑从他的肩上移开,他欣喜地看向我,“你可是想通了?做朕的皇后,母仪天下!”

    不等他做出反应,我随即抽回剑朝着自己的心口捅去。

    我看着惊愕地不知所措的二师兄,浅浅笑着,“二师兄,我下不了手杀你,但是我可以选择杀了自己啊。”

    “不!你不许死!”二师兄彻底慌了神,扶着我不住地摇头,“你为什么要这么残忍!你为什么要离我而去?”

    “二师兄,苦海无涯,回头是岸。逝去的是再也找不回来了,我只希望你能做个明君担负起肩上的责任。你费尽心机才坐上的皇位,那就用余生好好守护罢!”我不停地吐着血,原来被剑贯穿心脏这么难受。

    我感觉我的生命在消逝,没有恐慌,更多的是解脱。令狐容忌,这辈子我欠你太多,不知道现在说对不起来不来得及。我好像又不争气地掉了泪,令狐容忌此刻一定恨死我了吧。

    唉,到了临了,却有点不舍得死去,怕一闭上眼就忘掉令狐容忌,忘掉师父,忘掉师兄们……

    “来人,宣太医!”

    “快来人啊!救救我的小七!”

    ……

    闭眼的那刹,我化作了一缕魂魄轻飘飘腾空而起。仿若今生今世的恩怨纠葛,都随风而逝。但心中那份对令狐容忌的爱,只增不减。

    我听见层云之巅,一老一少的对话。

    “殿下,真要喝了这忘情水,前尘往事就真的要忘得一干二净了。”

    “往事太痛,不如忘却。”

    倘若你就此忘了我,也好。

    渐渐的,二师兄痛彻心扉的嘶吼开始减弱直至消失。我仿若被一股吸力攀上了腰肢,直直往后拽去。从阴雨连绵到豁然开朗,从万草枯黄到彼岸花开一路。

    我用青云剑斩断了腰上的吸力,弯腰采撷了一朵彼岸花,沁香袭来。

    “小且!等我!”

    我转过头四下张望,“花兄,是你吗?”

    我放眼望去,方圆十里,除了独自热闹妖娆盛开的彼岸花,再无他物。

    我摸了摸脖颈上热得发烫的赤羽链,花颜醉定是苏醒了!他曾因救我而被鬼见愁重伤,这份天大的恩情我定是要还的。

    我摸着赤羽链,站在彼岸花海中呼喊着,“花兄,你在何处?”

    风吹来一阵阵回声,花颜醉并未出现,倒是来了两位不速之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