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不负相思-神殿霸-
神殿霸

第四十三章 不负相思

    “你为何就不能相信我一次?”令狐容忌单膝跪地,低下头看着自己左胸口喷涌而出的血迹,豆大的泪珠和细密的雨丝区分开来。

    “我用生命爱着的女人,两次都将利刃指向了我。”令狐容忌定定望着我,眼里充斥着绝望,“这辈子我杀戮太重,你一定是上天派来惩治我的吧!”

    我瘫坐在地上,尽管已经认定是他杀了我六师兄,但心却堵得得不像话。我朝着他咆哮着,“你不是战神么?不是善于凌虐人心么?现在你目的达到了,我失去了所有,你开心了么?你怎么不笑啊?你为什么要哭!”

    令狐容忌重重倒在血泊之中,清冷的容颜在极度哀伤之中成了永久的定格。我爬到他边上,不可置信那么强大的他,竟这么草率地死去。

    “令狐容忌,你不可能就这么死去,不可能!”我双手无措地跪在他身边,脑海中是仙泉初见时他的模样。

    那时的他,如朗月清风,剑眉星目俊美无俦。他给我取名且歌,我为自己终于有了一个像样的名儿,偷偷开心了大半天。

    可现在,物是人非。我掏出我和他的一纸婚书,婚书向来被我保存地很好,偏偏在今晚,被雨打成了碎片。我解下腰间我和令狐容忌第一次见,他送我的玉佩,玉佩凭空碎裂。所有和他有关的东西,仿若都在他死去的那瞬间,化成了齑粉。

    闻风而至的追风和冷雪将我推向了一边,双双自刎在令狐容忌身侧。黑龙默默驮起他们,看向雨中被忧伤沉溺的我,唏嘘不已,“但愿,但愿你不会后悔今日的决定。后会无期。”

    后会无期……

    这一回,天下苍生没了救他们于苦难之中的令狐容忌,我却依然止不住泪水。我将怀中身体僵硬的绿莺轻轻放在二师兄手中,“师兄,绿莺跟了我一场,我却没有照顾好它。你替我将它埋在离山吧,希望下辈子它能功德圆满。”

    “好。”二师兄支撑着即将倒下的我,满是歉意地看向我,“小七,我真的从未料到我们离境会是这种结局。”

    我稍稍退了一步,我又何曾料到这样的结局?我跪在六师兄身边,一言不发。那个唇红齿白,声如夜莺的少年,也离我而去了。

    “师兄,若有来世,换我做你师兄,像你护我一样,不求回报地守护你。”我指尖触着六师兄被雨水打得冰冷的脸颊,抬起手朝着自己的天灵盖重击。

    我已经没有掉眼泪的资格,我一哭便不知道要死去多少无辜百姓。现在的我,止不住眼泪,那便只能敲晕自己,一了百了。

    我大病了一场,病得很重。二师兄寻遍名医,都未能唤醒我。

    “风吹起了蛰伏的发梢,你的笑,我经年不忘。”

    “只愿汝心似吾心,定不负相思意。”

    耳边,细小女声一遍又一遍地念着情诗。几乎每天都会来念上几段。

    定不负相思意……

    这是令狐容忌曾给我写的啊!我的意识终于愿意苏醒,只为探一探究竟。

    我伸手抓着边上离我极近的胳膊,略有些欣喜地睁开眼。

    醉清欣喜若狂地掐着自己的肉,碎碎念着,“这真的不是梦?!且歌姐姐,你终于醒了!”

    我看着愈发清瘦的醉清,颔首勉力一笑,“我睡了多久了?”

    “你都睡了快一个月了。”

    “你刚刚读的是什么?”我看向她收入袖中的信纸,心下疑惑。

    醉清四下张望,正要开口时,二师兄竟穿着龙袍走了进来。

    他见我苏醒,大喜过望,将醉清推倒在地,自己坐到我卧榻边上。

    “你先下去。”二师兄瞥了一眼醉清,而后迫切地握住我的手。

    我怎么感觉二师兄像变了个人似的,让人十分不喜?而且,他怎么穿着龙袍,还将我安置在皇后宫中!

    “二师兄,我怎么会在这?”

    二师兄叹了口气,摇着头十分感慨地说,“父皇因皇后和令狐容忌在同一天接连死去,忧思过甚,也在当晚暴毙。国不可一日无君,我没法只能临危受命,回宫继承了皇位。”

    我的心咯噔了一下,竟是这样凑巧,皇上暴毙了?据我所知,他对皇后,对令狐容忌并无多少情谊,怎么可能因为他们的死,忧思过甚?

    “师兄,我身体还不大爽利,想休息一会。”我默默抽回自己的手,只想等二师兄离去,好好问一问醉清她方才读的是什么。

    二师兄很自然地收回手,掖好我的被角,笑意盎然,“你好好休息。另外,国不可一日无母,而你天赋异禀,定是天女无疑,由你来做皇后如何?”

    “师兄,你我永远只是兄妹。我也无意于做什么皇后。”

    二师兄却不容商榷,“就这么定了,我一会让宫女送来你的凤冠霞帔,那些都是在你昏迷期间我就叫人着手准备的。”

    我攥紧了拳头,只恨自己没有早些发现二师兄的狼子野心。

    待他走后,我连声唤着醉清。

    “醉清,醉清?”

    可叫了许久外头都无人答话。我不禁疑惑,下了床推开门询问着门口的侍卫,“可有见到醉清?”

    “没有。”侍卫异口同声地答道。

    怎么可能!醉清方才明明是从这扇门走出去的,侍卫怎么会没见过?一定是醉清知道了些什么,二师兄想杀人灭口!

    现在青天白日的,二师兄倘若是想悄无声息地除掉醉清,恐怕是要选择人烟稀少的地方,才好下手。

    对了,坤宁宫密室!

    我眼睛一亮,朝着密室的方向狂奔而去。密室的隔音效果一般,我在门外就听到了醉清的呼救。悬着的心总算放下,还好来得及!

    一脚踹开密室的门,抽出青云剑直接解决掉抓着醉清的三个侍卫,我将惊魂未定的醉清搂在怀中,“没事了,没事了。”

    “且歌姐姐!我还以为我见不到你了!”

    “醉清,对不起,都是因为我……”

    “不是姐姐的错!这一切,都是因为弑兄杀父的新皇。”醉清抽泣着将怀里一摞信纸掏出,“这些信件是容忌殿下和你留下的,新皇让我在你卧榻边每天诵读,说这样做姐姐才会醒来。我想这些信件对姐姐一定意义非凡,现在交由姐姐我就放心了。”

    原是这样!我就说凭素瑶一个离山的外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截获我寄给容忌的信件。原来三年前,二师兄就已包藏祸心!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