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重蹈覆辙-神殿霸-
神殿霸

第四十二章 重蹈覆辙

    冷雪仔细地想了一会,才摇了摇头,扶着我坐到卧榻上,“我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太子妃且放宽心,纵使天塌下来,也有太子殿下撑着呀!”

    话是如此,可我这颗悬在半空的心七上八下的,并不安稳。

    “绿莺!绿莺你快醒醒,替我看看令狐容忌那,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将绿莺捧在手心,好不容易将它唤醒。

    它看上去十分嗜睡,尚未站稳就被刚跨入寝宫的皇后捏在手中。我抬眼看上一脸阴鹜的皇后,忽然觉得她和我记忆中的样子也些差别。

    我眉心一跳,忽而想到了些什么,不由自主地惊呼,“你不是皇后!”

    她侧手一挥,寝宫的大门砰得一声关上。屋内,只剩下我和她对峙着。

    “鬼见愁?”

    “非也,非也。”皇后慢慢收紧五指,绿莺被捏得嗷嗷大叫。

    我十分担心再这样下去绿莺要一命呜呼,抡起袖子朝皇后扑去,准备一把夺过她手中的绿莺。

    她并未像我预料中那样武功高强,而是柔柔弱弱站在我面前,任由我将她推倒在地,毫不反抗,仅痛苦地发出低低的闷哼。

    “还我绿莺!”我骑坐在她身上,两只手硬掰着她的手指,却怎么也掰不开。

    “既然,你这么在乎这只鸟,那我就切了它的脑袋。”皇后被我钳制住身体,但却一脸的无所谓。她另一只手从身后摸出一把匕首,朝着绿莺的脑袋狠狠切去。

    “不!”我以手挡刀,但却仅仅是让她的匕首偏移了方向,匕首仍是不偏不倚地刺穿了绿莺的身体。

    她意兴阑珊地松了手,将浑身是血的绿莺随意地扔到了一边。

    “绿莺!”我捧着已然死去的绿莺哭嚎着。

    “为什么?为什么!你想对付的人明明是我,却要伤害无辜的绿莺?”我将绿莺捧到耳边,希望它能像从前那样,乖巧地自己爬进我的耳里。可是,浑身是血的它,再也不会动弹了!

    为什么,为什么我所在乎的,都要以这么残忍的方式离我而去。

    “呵呵,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主子想名正言顺除了皇后,也想名正言顺除了你,我自然只有誓死效忠。”

    “受什么人?”

    “自然是你的夫君。”皇后语毕,便将手中的匕首往她肚子上捅。

    “你!”我惊愕地看着她倒在我面前,她的鲜血迅速地蔓延,整个屋子刹那间满是浓郁的血腥气。

    “歌儿!”令狐容忌破门而入,见到我双手沾染了鲜血呆坐在皇后边上,眉头紧锁。

    “啊,太子妃竟然做出了这等大逆不道的事!”

    “太子妃其罪当诛!”

    ……

    身后,一片嘈杂。

    令狐容忌蹲下身子,用手合上了皇后的眼帘,声音透着清冷,“怎么回事?”

    “她不是皇后。真正的皇后早死了,她说她只是你派来嫁祸于我的。”我想要解释,但百口莫辩。

    “你是说她用自己的死,嫁祸于你?”令狐容忌扬高了声调,面容悲戚地看向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皇后。

    随后,他捏着我的下巴,在我耳边轻语,“等我回来,事态复杂,也许我能找到对我们有利的证据。”

    我怔愣地看着他,早已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

    他起身,朝着门口的侍卫吩咐道,“将母后抬下去。我回来之前,不准太子妃出寝宫一步,也不准闲杂人等进来。违者斩立决。”

    “是。”

    我看着令狐容忌萧然转身而去,看到那些宫女侍卫嫌恶的眼神,看着缓缓关上的寝宫大门,躲在角落回想着所有的细节,尽管事情扑朔迷离,但答案始终只有两种。

    其一是令狐容忌一直是真心待我,素瑶为了拆散我们不惜和鬼见愁或者是容忌其他的仇家联手,在容忌不知情的情况下屠了离境并嫁祸给他。而假冒的皇后想必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傀儡,用了则可舍弃。

    其二是令狐容忌从未真心待我,只是因我呼风唤雨的天赋异禀,认定我就是天女,才决心娶我。他屠了离境一来是想报复我三年前造成的洪灾差点让他丢了性命,二来是想对二师兄斩尽杀绝,这便能合理解释二师兄为何叫我心容忌。至于他闹市街头当众掐死素瑶,便是怕素瑶将他所做全部抖落出。而他和皇后素来不合,借我的手杀了皇后,又可让我遭天下人非议。天女没人敢轻易处死,但要是犯了此等滔天大祸,万民上书要求处死我也是于情于理。

    思及此,我顿感不妙。容忌若是没骗我,幕后的黑手依旧会向我师兄下手,容忌若是一心想要报复我除掉我,那么对于我的师兄,该是要恨之入骨了!

    江湖上都说令狐容忌是冷面战神,冷血无情,我心中却默念,但愿我没信错人。

    等不及换掉嫁衣,我直接撬开了窗户,冒雨御剑向离山飞去。天色已暗,雨水打在脸上,是蚀骨的冰冷。

    到了半山腰,我隐隐约约看到山上有稀疏几点光亮。山上蛐蛐儿此起彼伏,和往常一样一整夜叫个不停。但今天,我却觉得这些声音透着悲凉,我加快了速度,疯了一般往回赶。

    我匆匆跑进二师兄的屋子,他屋子里点着油灯,案几上的墨迹尚未干涸,但人却不见踪影。我揩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又匆匆赶往六师兄的院落。

    一踏进六师兄的院子,我就看到令狐容忌拖行着斩天剑,朝着瘫坐在地上的二师兄缓缓走去,斩天剑的剑锋在地上划出刺耳的声响。而六师兄,胸口一片殷红,歪歪斜斜地倒在二师兄身侧,死不瞑目。

    令狐容忌提起斩天剑,直指二师兄心口。

    我即刻抽出青云剑,挡在二师兄身前,“令狐容忌,这回,你又当如何辩解?”

    令狐容忌吃惊地看向我,手中的斩天剑并没有放下的意思,“快站到我身后,你二师兄魔怔了!”

    雨水顺着我的睫毛不住地往下挂,和我早已肆虐的泪水相融合着。一股由内心深处升腾的凉意瞬间蔓延至我的四肢百骸,我的双唇不住地打颤,并没有站到令狐容忌身边。

    我一手扶起二师兄,另一手拿剑防着令狐容忌。

    “歌儿,你相信我。我在离山留下专门保护你师兄的暗卫亲眼见你二师兄杀了六师兄,我这才赶来探个究竟。”令狐容忌的剑始终对着二师兄。

    二师兄冷笑道,“不愧为天朝战神,谋略过人,黑的都能说成白的。”

    二师兄语毕,竟将我推向一边,自己奋不顾身地冲向令狐容忌。在这一刻,我一心只想要保住二师兄,留住离境最后的希望。

    我颤巍巍地站起身,手持青云剑一剑刺穿令狐容忌的胸膛。他的鲜血喷涌而出,顺着剑身,一路通向我握着剑柄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