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素瑶挡路-神殿霸-
神殿霸

第四十一章 素瑶挡路

    百姓们仰头为我和令狐容忌欢呼,黑龙也放慢了速度以便我和容忌接受皇城百姓的祝福。护城河畔最为繁华的路段,湮没在一片祝福中,其乐融融,这还是我所熟悉的天朝?

    “在天朝百姓眼中,你一直是闻风丧胆的冷面殿下呀!他们何时这般爱戴你?”我不甚困惑,毕竟久居深山,对外头的世界也仅仅只有片面的了解。

    令狐容忌看向地上欢欣鼓舞的百姓,眉心舒展,“大概是从爱上你之后,我才想着要为天朝百姓做些实事,因为我不想你跟着我,被万民辱骂。”

    我以为他会说自己是天朝太子,肩上本就担负着这些责任,没料到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我。

    黑龙偏着脑袋,补充道,“殿下心系苍生,为救百姓屡次以身涉险,正可谓是以命相搏才换来的万民景仰。”

    “竟有这么凶险?”我的心也因黑龙一番话收紧,这三年我不知道他的任何动向,原以为他如以往一般顺遂不曾想,他也经历了那么多磨难。

    令狐容忌搂着我的腰,将下巴搁在我肩上,朝着我的脸颊吹着气儿,“都过去了。”

    黑龙一说起令狐容忌这些年的经历,倒是有些滔滔不绝。

    他两眼发光,侧着头讲得眉飞色舞。

    “三年前那场连下几个月的暴雨,万千百姓流离失所。殿下为救数十个被困山腰的道士,顶着暴雨硬是从半山腰将他们平安带回,自己却因在洪水中浸泡过久,患了疟疾命悬一线。”

    ……

    黑龙喋喋不休地讲着,我却愈发愧疚。三年前的洪灾并非天灾,而是**,我便是那个罪魁祸首。倘若我没有意志消沉那几个月,那些无辜的生灵也不会枉死,令狐容忌也不会平白无故惨遭横祸。

    “容忌哥哥,你怎么可以这么无情!”

    人群中忽而传出十分突兀的咆哮声,我和容忌不约而同往下望去。人群中,神情恍惚的素瑶如随波浮萍,被四处挤兑,但她充斥着血丝的眼睛始终紧锁着令狐容忌。

    我微微皱眉,并不希望自己的大好日子被她破坏。但天不遂人愿,一阵无名妖风朝着我和令狐容忌肆虐而来。尽管黑龙面对的妖风显得游刃有余,但我和令狐容忌却因为疏于防备双双坠落。

    好在,令狐容忌并未松开搂抱着我的双手,我们这才平稳落地,毫发无损,仅仅是乱了衣冠。

    素瑶恰巧就站在我面前,她面容憔悴苍白,但是骨子里的疯狂只增不减。

    “哈哈哈哈哈,且歌,我可怜你!”

    她指着我的鼻子忽而猖獗大笑。

    我淡淡笑着,“可怜我什么?可怜我抢了你的太子妃之位?”

    “可怜你同门被屠,还将仇人当夫婿!”素瑶歪着头痴痴笑着,形容疯癫。

    令狐容忌脸色冷沉,一记掌风飞去,素瑶灵活躲过,拽着我的胳膊,瑟缩地藏在了我身后,“容忌哥哥,当初不是你指使的我,假扮成你的模样杀光离境道士?你不是说娶且歌,仅仅只是因为她才是真正天女,她一哭山河恸哭,你不想让黎民百姓受苦才委曲求全娶她?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你怎么可以过河拆桥,不要我了呢?”

    我稍稍撇开自己的手,和素瑶保持了一段距离。

    “令狐容忌,素瑶说的是真的?”我认真地看向令狐容忌,极力搜寻着他面上的异样。

    令狐容忌再度将我拉到身后,一手掐着素瑶的脖子,冷冷开口,“无稽之谈!”

    “呵!容忌哥哥,你怎么敢做不敢认?你明明是因为讨厌前太子令狐容阙,才想毁掉离境的一切。”素瑶被容忌掐着脖子涨红了脸,但仍断断续续说着,“你不是说你从始至终只想利用她,心里根本没有她,她三年里给你写的信你都装作没收到?”

    素瑶提到那些我寄出去却石沉大海的信件,我的瞳孔瑟缩了一下,这一切,难道仅仅只是素瑶的信口胡诌?

    “信在哪?”我将手搭在令狐容忌的手上,企图掰开他紧扣着素瑶脖子的手。

    但令狐容忌面色愈发冷沉,手上一发力咔嚓一声拧断了素瑶的脖子。他用帕子擦拭着手心,冷漠地看素瑶软塌塌地倒在了地上。

    “为什么不让她把话说完?”我心里其实已经对令狐容忌起了疑心。

    令狐容忌双手按住我的肩膀,“我只是怕她再耽搁下去,我们就要错过吉时了。你相信我,她只是在无中生有。”

    我抿唇微微点了点头,终是跟令狐容忌进了宫。

    暂时抛却半路杀出来的素瑶,尽管心中不甚疑惑,但我并未显露声色。令狐容忌似乎未被素瑶干扰,踏入大殿脸上便满是喜悦。他的大手同我的手十指相扣,看得出他有些紧张,手心浸了一层冷汗。

    “一拜天地。”身着暗红色朝服的太监总管朗声高喝,声音穿透了整个大殿。

    文武大臣,以及殿上正襟危坐的皇上和皇后都面露喜色。我并未经历过这种场景,呆愣地杵在原地不知该做什么,只跟着容忌的动作按葫芦画瓢。

    “二拜高堂。”

    我和令狐容忌一同转过身子,隔着盖在头上的红色纱帘,我看到皇上和皇后面上的欣慰。皇后素来不喜欢我,怎么今儿个如此反常,还能笑逐颜开?

    “三拜夫妻。”

    我面朝着令狐容忌,微微仰着头,看向丰神俊朗俊逸不凡的他,心里仿若被爱填满。当太监总管喜气盈盈地宣布礼成,容忌心翼翼地掀起我头上的纱帘,吻着我的唇。我的脸蹭的一下红透,在这么多人面前,我像个涉世未深的女子容易羞赧。

    “咳,你们都在做什么?还不赶快带太子妃去东宫!”皇后率先发话,令狐容忌才稍稍收敛了些,满朝文武也才显得没那么尴尬。毕竟大多数大臣守旧传统,是不容许这么出格的举动的。

    我被一群宫女簇拥着带了下去。追风如风一般擦过我的裙角,朝着令狐容忌急奔而去。我回头看了一眼,追风一脸急迫,令狐容忌神色凝重,我的心没来由地漏了一拍,总感觉是发生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