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灵鸟绿莺-神殿霸-
神殿霸

第四章 灵鸟绿莺

    “七,生辰快乐。”刚踏进五师兄的住处,五师兄像是预料到我会去找他般,单身托着一碗热腾腾的面,朝我淡淡笑着。

    哎,我的生辰是个不祥之日,也只有憨厚的五师兄十四年如一日,每次都会为我亲自下面。

    “师兄,谢谢!”我接过碗,眼泪止不住地掉。

    五师兄宠溺地摸了摸我的头,“以后可别任性了。今日你出走,真是吓坏我们了。”

    “七啊,倘若有一天,师兄们不能陪你了,你要学会照顾好自己。”五师兄认真地看着我吃面,眼睛微红。

    五师兄素来憨厚,但是他预知天命的本事倒是厉害,突然这样说,我不禁怔愣了下,“师兄,我们离境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师兄摇了摇头,“能有什么事啊!再大的事也有师父顶着天。”

    “那师兄为何眼眶都红了?”

    “夜风凉,迷了眼。”五师兄笑看着我,“这么关心师兄,你是有求于我吧?”

    我一拍脑门,都把这事给忘了,“确是有求于师兄!七素来迷糊,今儿个出走,分不清男女,辨不出雌雄。在旁人看,定是个傻子。我想请师兄帮我带些凡间的话本子,也好参悟参悟百态人生。”

    “事事,明儿个师兄就下山帮你带。”

    我连连点头,五师兄是十分温暖的人,虽然不喜说话总是在默默做事,但和他在一起总会觉得十分安心。

    “七,可别忘了我,我叫云破。除了是你的五师兄,还是你的挚友。”

    “啊?云破师兄,七记下了。”今儿个,五师兄大概是被我吓怕了,患得患失。我这人记性再怎么不好,也不会忘记了这么疼我宠我的师兄呀。

    隔日天还没亮,我就坐在门口等着彻夜未归为我去捉仙灵的大师兄。密林那么阴森,不知道大师兄有没有被吓到。

    不过应该不会,大师兄道行极深,虽然还是个翩翩少年郎,但师父也未必有他厉害。

    不多时,大师兄果真回来了。我正纳闷他怎么两手空空,在他身上掏来掏去,寻来寻去,压根没有仙灵的踪影嘛!

    “大师兄,你是不是在密林里睡了一夜忘记正事了!”

    大师兄笑着摇了摇头,道“别找了,在我手心。”

    大师兄摊开他的手心,一只飞虫朝我的指尖狠狠咬了一口,咻地一下飞入了我的耳里,掏都掏不出来!

    “啊,这是什么东西?”我也顾不得我指尖上鲜红欲滴的血珠,歪着脑袋,想着把它给倒出来,我委实受不了用自己的身体养一只虫子。

    大师兄无奈地摆了摆手,“说来也怪,昨日林里仙灵了无踪迹。倒是这只灵鸟一路跟着我,甩也甩不掉。想必这就是你的机缘。”

    “啊?灵鸟?”虽然这和我想象中的仙灵不大一样,但我也只得接受了,毕竟是大师兄的一番心意。

    我谢过师兄,心翼翼地兜着耳朵,前脚进了里屋,就将门给关地严严实实。这只属于我的虫子可不能和师兄们久处,不然也像师兄们一样古板爱教训人就不好玩了。

    “虫虫,以后我的耳朵就交给你啦!如果你肚子饿了,吃吃耳垢也管饱的呢。”我还未曾跟虫子有过交谈,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激动地扬高了些。

    “呸呸呸,我才不是虫子,我是灵鸟,你可以叫我绿莺!”灵鸟蹭地飞出我的耳朵,在我眼前扑扇着翅膀抗议道,“而且我才不吃那些个俗物的,这有损我纯净的元灵!”

    这绿莺比蚊蝇大不了多少,性格倒是很嚣张,我甚是喜欢,“看你绿油油的样子,很难想象你有纯净的元灵呢。”

    “你!你你你……你要是再打趣我,我就去找容忌!告诉容忌你是个坏女人!”绿莺气得浑身颤抖,在我眼前一通乱飞。

    真是个急脾气!可绿莺怎么知道的容忌?

    我顿生兴致,揪着她的绿翅膀,问道,“你怎么知道容忌?”

    “你用指尖血喂我,就是我的主人啦。主人关心的人我自然是要留意的呀!”绿莺口气略带揶揄,不过我并不明白她在揶揄什么。

    “原是这般!”对于这个一出现便成了我生死劫的男子,我还是十分好奇的,“那你可知令狐容忌有什么喜好,有何弱点?”

    “七竟对那混子如此上心?”五师兄笑意浅淡,眉宇间已没了昨日的忧郁。

    “那肯定的,师父都说了令狐一族是我的生死劫,我得多了解了解他,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嘛!”

    五师兄摇头道,“那你还真是遇上劲敌了!天朝太子令狐容忌,手段狠厉,和他交手的人没赢过。即便这次离山遇险,也极有可能是他暗算政敌的手段。”

    以身犯险?确实是个狠角色啊!

    我咽了咽口水,心有余悸,“那厮昨日离去前,要我等他三年,难道他三年后真会来寻仇?”

    五师兄叹了口气,“原想我们七是情窦初开,不成想竟是担心他来寻仇!”

    五师兄从袖口掏出了一叠话本,压低了声说,“你昨儿个要师兄帮你带的,师兄一早就下山帮你买了。平素里,师兄只教你修仙,未曾教过你人情世故,你且先读读,不懂的再来问师兄。”

    “好说好说!”我如获珍宝,紧紧地将这些话本搂入怀中,正想向师兄道谢,却见他脸色古怪地潮红,“师兄,是不是急着赶路累着了?脸色怪怪的!”

    五师兄支支吾吾,“有,有吗?六师弟托我买了对蛐蛐儿,我先给他送去!”

    我狐疑地看着五师兄张皇离去的背影,五师兄今儿个真是奇怪!平素不在我这坐上一个时辰都不愿离开,今天一溜烟跑了。再说,离山漫山遍野的蛐蛐儿,六师兄怎可能托他买蛐蛐儿?

    “绿莺,你觉不觉得我五师兄怪怪的?”

    “嗯!看着老实可靠的样子,想不到怪色情的!”绿莺点了点到可以忽略不计的脑袋,对我怀中的话本子饶有兴趣。

    我低头看了看这些五颜六色的话本子,共计1八本,前几本朴素无华,《天朝史笈》、《令狐皇族传》讲的是天朝的风土人情及令狐容忌一家的事儿。可最后面那几本华丽花哨的话本子,我就有些摸不着头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