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脸上刻字-神殿霸-
神殿霸

第三十九章 脸上刻字

    密室很快被烛光照亮,我看着素瑶身后被五花大绑着的二师兄和六师兄,心里的大石头总算落了地。

    “师兄,你们可还安好?”一想到往昔热闹非凡的离境,现下只剩我们三人,我如鲠在喉。

    “一切安好”二师兄蓄起了胡子,看上去有些沧桑。

    六师兄奋力挣脱着,目光警惕地看向周遭的侍卫,朝着我喊道,“七,能和你有一段师兄妹的情谊,我已经很满足了!你断然不能再为我和二师兄以身犯险,别让师兄愧疚一辈子。”

    我嗤笑道,“傻师兄,怎么突然说起这么沉重的话?”

    素瑶红唇轻启,“真是兄妹情深,我见了都十分动容呢!”

    她仰着头带着一丝骄傲。身着似火嫁衣,发髻上的步摇坠着红色璎珞,妆容亦是极美,殷红的色调将她的眉眼衬得鲜妍惊艳让人不敢逼视。

    “素瑶郡主竟也会动容?可惜了,我和师兄的情谊你羡慕不来,我和令狐容忌的感情你也无法插足。与其想着要如何羡慕我的人生,你还不如想想要以什么样的形式为我离境上下枉死师兄弟陪葬?”我倚靠在石柱上,身上耷拉着并未缠紧的锁妖绳,平静地看向她。

    素瑶略有些吃惊,“你什么时候知道你那些师兄弟是被我所杀的?”

    “呵……现在才知啊!一直以来我也仅仅是对你有所怀疑,如今你亲口承认了,不知道你是真蠢还是假蠢!”我反唇相讥,藏于石柱后的手,悄然解了手腕上的活结,这一回,我定要让素瑶血债血偿。

    “哼,你知道又如何?如今你被锁妖绳禁锢,还有什么法子逃脱?不过,我也不怕告诉你,容忌哥哥之前便知道我要杀了你离境门人,只因他也讨厌你的那些师兄弟,所以才放任着我。不然,你认为,容忌哥哥会放过我吗?”素瑶风轻云淡地说着,仿若只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令狐容忌真的像素瑶口中所说么?我心下矛盾,他不喜欢我师兄太亲近我,我一直是知道的。但他亲口说过,他并不知晓此事。我已经误伤了他一次,切莫因为冲动再伤了他。

    “你认为我会相信你的只言片语?”我看着一手捧着香炉,一手拿着火折子的素瑶,心下了然她要做些什么。

    素瑶屏退了身后的一众侍卫,蒙上了面纱,只留了两位同样被锁妖绳束缚住的师兄。二师兄眼皮一跳,连呼不好,“妖女,你香炉里是什么?”

    六师兄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连连后退,以身躯撞击着密室的出口。

    “师兄,闭气!”

    我不再言语,而是全神贯注闭气。二师兄和六师兄心领神会,也就地盘坐,调息闭气。

    “怕了吗?”素瑶将香炉放在我边上的长桌上,拍了拍手中的灰尘,朝着门口走去。

    六师兄见状,起身想要拦住素瑶,但他并不是素瑶的对手,还未靠近素瑶,就被他一脚踹飞。

    我快速解下了身上的锁妖绳,从背后将素瑶一把捆住。我取下她面上的面纱给自己戴上,轻而易举地将她绑在石柱上,浅浅笑着,“别瞪我啊,这可都是你自己种下的因。”

    我抽出青云剑,一剑斩断二师兄和六师兄身上的锁妖绳,放他们先出了密室。而我,依旧在密室中,在素瑶面前慢慢悠悠地来回踱步。

    “啧,令狐容忌办事效率越来越低了!”我指尖抚过寒意料峭的剑锋,忽而将青云剑指向素瑶的鼻尖,“在令狐容忌来之前,不如我再做些旁的?”

    “贱人!你要做什么?我是仙界的素瑶仙子,你胆敢这般凌辱我,便是仙界的敌人,你是想要被打入十八层地狱吗?”素瑶害怕地歇斯底里,朝着我又叫又嚷。

    也因为香炉里过量的合欢香开始发酵,素瑶面色潮红,理智稍有迷失。

    “我做什么你不是应该很清楚?”我用青云剑在她脸上来来回回比划,并不好下手。索性扔了青云剑,用自己特意修剪地锋利无比的指甲划拉着素瑶的脸。

    “啊!你住手!你个疯子……”素瑶尖叫着咆哮着,泪如泉涌,害怕到无以复加。

    “你在杀我师兄的时候,想过就此停手了吗?嗯?”我拈起兰花指,用指尖在她额上划着。

    “这额头长得不错,饱满白皙,衬得我的蝇头楷格外别致!”我用袖口擦拭着她额头上不断涌出的血迹,这个“罪”字深得我心。

    素瑶嚎啕大哭,“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我不会放过你的!”

    我一巴掌朝她已经红透的脸颊扇了过去,“那你认为你如此歹毒,我就会放过你了吗?”

    密室中回荡着清脆的巴掌声,我听着倒是十分解气,顺带又在她脸颊上分别刻上“贱”、“丑”二字。

    “且歌贱人!你难道不怕容忌哥哥看到你这么残忍的一面?”素瑶最在乎的除了令狐容忌,就是她引以为傲的容貌了。如今被我轻而易举毁了,她却无力还手。

    “歌儿什么样子,我都喜欢!”令狐容忌推门而入,一手揽住我的腰,将我的头藏于他的胸口,“没事了,我带你出去。”

    素瑶慌张地撇过脸,不想让令狐容忌看到她被我尽数毁去的容貌,只哀怨拿余光看他,“容忌哥哥,她今日能这么对我,他日也定会对你后宫其他女人下次毒手,你快醒醒吧,睁眼看清她的真面目!”

    “李鬼,带着你的兄弟们进来!”令狐容忌并未理会素瑶,直接搂着我出了密室。

    “来了来了!”

    数十个又脏又臭的乞丐摩拳擦掌,从密室出口一窝蜂涌入,虎视眈眈地看着石柱上的素瑶。虽然素瑶的脸上被我刻了三个血淋淋的字,但她那水汪汪的眼睛,俏丽巧的鼻子,鲜艳欲滴的红唇已经足以吸引这些常年流浪不食荤腥的乞丐。

    我站在门口,微微勾起唇角,“素瑶仙子,好好享受吧!”

    令狐容忌大手一挥,将大门阖上,“不许看,别让这些脏东西污了眼。”

    我有些扫兴地缩了缩脑袋,“难道你不是因为觉得太过残忍才关了密室的门?”

    令狐容忌满脸无辜,连连辩解道,“虽然这些乞丐流脓烂疮的,但我还是不愿你去看其他男人的身体。”

    我此刻也无甚心情去看素瑶和这些乞丐缠绵旖旎,毕竟这些都换不回急性子但直率热情的三师兄,换不回一直为他人着想的四师兄,换不回年年为我庆生最懂我最疼我,却为我而死的五师兄,一样换不回离境上下任何一条无辜枉死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