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幽禁密室-神殿霸-
神殿霸

第三十八章 幽禁密室

    我被带至坤宁宫的密室中,素瑶紧接着手持长绳而入。

    我好笑地看着她,“你以为这的密室能困住我?”

    “加上这锁妖绳,大概是没问题的吧?”素瑶将手中的长绳朝我套来。

    “啊!坏女人,我啄死你!”绿莺感受到锁妖绳的威胁,终于从昏睡中苏醒,从我的耳中飞出朝着素瑶的鼻尖狠狠啄了一口。

    素瑶鼻子鲜血横流,尖叫着捏住绿莺,一把将它扔在了地上,正准备一脚碾过绿莺的身躯。

    我原可以寻此空隙逃出密室,但绿莺对我忠心耿耿,我怎能弃它不顾!我抽出青云剑,朝着素瑶的腿砍去,而她的锁妖绳也朝着我的脖颈套来。

    青云剑擦着她的腿而过,我趁她走神的片刻赶忙将被她摔成重伤的绿莺捞起,揣进怀里。可不幸的是,我的脖子被锁妖绳缠得紧紧的,全身修为像是被封印了一般完全无法使出。

    “呵呵,又一次,你因为毫无意义的人败在我手上。容忌哥哥怎么会喜欢你这种蠢货!”素瑶不顾自个身上挂彩,心情似乎很是愉悦。

    她拽着锁妖绳将我绑在密室中间的石柱上,用她满是血污的手捏着我的下巴,“你说如果我毁了你这张脸,容忌哥哥还会爱你嘛?”

    “你以为,没我的出现,他就会爱上你?”我看着近乎走火入魔的素瑶,却觉得她有些可悲。爱到极致成了心魔,她终究是要作茧自缚的。

    “哈哈哈哈,他爱上一个我就杀一个,全部杀光!他终究只能选择我!”素瑶癫狂大笑。

    “郡主,嫁衣已经准备好了,您要亲自过目嘛?”密室外,素瑶的贴身侍女轻轻敲着门。

    素瑶得意地看向我,正想向我炫耀她未来太子妃的身份,忽而发现我脖子上的红痕,她的嫉妒更甚,掐着我的脖子恨不得将我掐死,“这是容忌哥哥留下的?你等着,一会我就让他看看你和别的男人是怎么做的,让她每每想起你,就只剩下恶心!”

    待她愤慨离去,我揉了揉被她掐红的脖子,用青云剑轻而易举将锁妖绳砍断。锁妖绳自是能捆住凡胎**,也能捆住修为平平的精怪,但大师兄赠予我的青云剑,也绝非凡品。的锁妖绳,还是能轻易解决的。

    我在暗黑的密室中摸索着寻到了出路,正想跟着素瑶去寻找二师兄和六师兄的踪迹,令狐容忌突然从身后出现,捂住了我的口鼻。他气喘吁吁,十分紧张,看样子是飞奔而来的。

    我讶异地看着他,“你竟来得这么快?”

    “我原是派追雪向你解释我和素瑶的婚约,追雪说她去辛者库时李嬷嬷百般推说你不在,还是一个手脚被捆绑住,被打得浑身是伤的丫头跑出来说你被母后带走。”

    “醉清她没事吧?”我焦急地看向令狐容忌,那丫头不知道为了救我受了多少的苦!

    “她没事,追雪已将她带回东宫,李嬷嬷也被就地处决。”

    我这才松了口气,“没事就好!你现在能带我去左相府么,我必须要弄清楚二师兄和六师兄被素瑶关在何处!”

    令狐容忌摇头,“你现在需要回坤宁宫的密室,将计就计。你师兄在何处我已经探听清楚。只是素瑶不知为何修为大增,设了结界我竟破不了。”

    是了,素瑶现在恢复仙家法力,所设结界自然是不好破。所以眼下只能提前婚期,让她认为时机已到,她才有可能主动放出师兄,用我十分在乎的师兄来给我致命一击。

    “容忌,你速去民间找几个正值壮年的乞丐,我有份大礼要送给素瑶。”

    我与令狐容忌对视了一眼,所有事情突然豁然开朗。素瑶应该是想对我和师兄下药,让令狐容忌看到我和师兄们淫秽**的场景,断了令狐容忌的念想。她既然对我这么不客气,那就别怪我睚眦必报了。

    悄无声息地回了密室,我又将锁妖绳规规整整地挂在身上,靠着柱子憩。如果不出所料,当日屠我离境上下的人,应该就是恢复了仙法,修为大增的素瑶。可有能力截断我与令狐容忌三年中所有信件的人,却不像是她。她纵使能收买令狐容忌手下的将士,但她不可能收买得了我离境的弟子。毕竟,离境不止通过信鸽传信,任何飞鸟走兽都有可能成为信差,任她法力高强,也无法截断所有的信件。倘若不是她的话,莫非离境出了内奸?

    我摇摇头,这不可能。离境存在已久,修道之前所有弟子避险修心。或者,这是许久没有出现的鬼见愁所为吧。

    许久,我一觉醒来素瑶竟还是没有回来,等得我腰酸背痛。我利索地给自己松了绑,踱步到门口贴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

    外头,皇后娘娘端坐在高位之上,满面愁容。宫女跪了一片,高高举着各色糕点的手在不住发抖。看样子是维持了有一段时间了。

    皇后身后的贴身嬷嬷委婉说道,“娘娘可是因为密室里的姑娘烦心?”

    “可不是嘛!我儿向来和我离心,万一里头那位被素瑶弄死了,我儿怕是不认我。但我要是不听素瑶的,她三年前能把我弄出冷宫,重新坐回皇后之位,现在也有法子让我失去这一切。”皇后边说边摔着手中的茶杯。

    “皇后娘娘,殿下毕竟是你嫡出,哪来的隔夜仇呢!即便里头那位死了,他闹上一段时间,也就过了。再说,我们天朝这么多俏丽佳人,您还怕不够殿下他挑吗?”

    “唉,但愿如此吧!”

    ……

    我心下感慨,原以为皇后心里只有权势和后位,想不到还是有一些在乎令狐容忌的。我本不想放过任何一个伤害过我的人,但是皇后毕竟是令狐容忌生母,我现在倒是动不了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