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爱惨了你-神殿霸-
神殿霸

第三十六章 爱惨了你

    “你可别为这点事自责,我倒不是故意留着花凝露不用,只是之前烦心的事太多,并未意识到自己手上的伤这么严重而已。”我轻声安慰着醉清。在这深宫中,还有如此纯粹的关心我是十分珍惜的。

    “哎呦,且妃娘娘,你怎么自己写衣服呢?这么下作的活,交给我们就好了!”李嬷嬷和一个面熟的公公有说有笑走来,见到我蹲在院子中,忙迎了上来,关切溢于言表。倘若我没见过她颐指气使的模样,也是要被她的殷勤所蒙骗的。

    我眼睛扫向李嬷嬷身后的公公,借着朗朗月色看清了他的脸,这不是皇上边上的太监总管嘛!难道,皇上是特意派他来寻我去侍寝?

    一想起皇上油腻的笑,我不禁打了个哆嗦,这可使不得!即便我带了足量的迷药,却也怕皇上身边有高人护法。

    “且妃娘娘,随奴才前去侍寝吧!”太监扯着尖细的嗓子,语调高昂,仿若侍寝是一件多么荣耀的事。可能对许多后妃来说,侍寝确实足够光耀门楣了,但是对我而言,侍寝简直可笑至极。

    “我若不去呢?”我低着头,不紧不慢地拧着衣服。边上的醉清疯狂地拽着我的衣袖,怕我得罪了皇上。

    “抗旨不遵,按律当斩。”太监眯了眯细长的眼睛,颇有些惊讶地看向我,“且妃,你要三思而后行,抗旨可不是闹着玩的!”

    “是啊,且妃娘娘!天朝所有女人都想要得到圣上的垂爱,你可别犟着。”李嬷嬷大概是怕我若不去,皇上迁怒辛者库,又十分殷切地说道,“你要是不去,不止你,醉清以及辛者库这些无辜的人,可都要为你陪葬了!”

    我……醉清确实无辜,况且我尚未找到的二师兄和六师兄,如若不去,后果难以设想。

    思量再三,我终是攥紧了拳头,下定了决心抿唇低语,“我去。”

    “你就这么急于摆脱本殿的控制?”令狐容忌一身玄色蟒袍,踏着月色如天神般清冷绝情。

    他深邃的眼睛淡淡扫了一眼太监总管,“父皇这么缺女人?连得罪本殿的罪女都要?”

    “启禀太子殿下,且妃娘娘已经成为皇上的后妃,侍寝应是理所当然的事。”太监总管微低着头,顺着眉眼,回答地不卑不亢。

    “那倘若她不是完璧之身呢?父皇可还要?”令狐容忌勾起唇角,“你不妨让人来验,看本殿说的是不是实情。”

    太监总管面露难色,“这……”

    令狐容忌朝着太监总管耳语,“你以为本殿为何突然将她贬入辛者库?本殿无非是不想让她污了我令狐家的皇室血统。你也知此事如若让父皇发现,必定龙颜大怒,到时候必定迁怒于你,怪你今日将她带去侍寝。”

    “那依殿下看,当如何做?”

    令狐容忌低语,“你就告诉父皇,她身染怪疾,深夜会突然疯癫,安置在毫不起眼的辛者库,以掩人耳目。她到底是天女,疯癫之事不可对外流传,也不好处死,对外便说在深宫养病如何?相信父皇听了,也会赞同本殿的提议。”

    “诺。”太监总管自是聪明人,皇上太子两边都不好得罪,眼下令狐容忌给了他解决的法子,他也是如释重负,踏着碎步离去,急着回去复命。

    我看着令狐容忌的嘴唇,突然觉得很讽刺。让我侍寝,会污了他令狐家的皇室血统?那三年前他和我之间算是什么?原以为他是来救场的,现在看来他只是不愿放过任何羞辱我的时机。

    “你,随我来。”令狐容忌朝我伸出手。

    我装作没看到他的手,放下手上洗了一半的衣裳,仰头瞪向他,“我若不去呢?”

    令狐容忌对我的反应十分不满,不顾我的推拒,直接从我拽起,宽大的手捏着我的手腕,往辛者库外头走去。

    “且歌姐姐!”醉清焦急地在后面追着,却又不敢阻止令狐容忌。

    李嬷嬷一把捂住醉清的口鼻,“蠢丫头,你不想活我还想活,闭嘴吧你!”

    令狐容忌把我拖至假山后,一只手撑在石壁上,逼视着我,“如果我没来,你是不是就准备去侍寝?”

    “是啊,你认为我有什么法子拒绝?”我看着近在咫尺的他,脑子里还是他刚才说我会污了皇室血统。

    “不许!即便你是本殿不要的女人,也不能让他人染指。”令狐容忌一拳锤来,霎时血红了双眼。

    我以为他这一拳要朝我的脸颊而来,下意识地紧闭了双眼。待听到身后石壁被重击的碎裂声,我仓皇睁眼,余光看到他鲜血淋漓的手落在石壁上,深深嵌入。

    屠山是他,要娶素瑶的是他,三年不回信是他,最先背弃我们感情的也是他,他此刻在这又生的哪门子气?

    “那殿下能否听你不要的女人说句话?”我扬起下巴,为自己最后一丝骄傲而寸步不让,“于我而言,你和皇上和天底下千千万万的男人并无不同。区区侍寝而已,成为皇上的后妃,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也没什么不好。”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撕碎你?”令狐容忌被彻底激怒,眼睛血红,面色阴沉得可怕。他一手将我禁锢,另一只满是鲜血的手直接划拉开我的衣裳。

    我背贴着石壁动弹不得,身体被凉风吹得一阵震颤。他将我重重顶在石壁上,没有任何的预兆。刹那间我泪如泉涌,不知是因为极度的疼痛,还是因为彻底的心伤,难过地快要死掉。

    三年前他不是这样的。我还记得鸢尾花海的阵阵飘香和悠闲的白云上下浮动,起起落落,也还记得他温柔缱绻的吻,似四月春风,温暖让人沉醉&b syl=”lr:f00;”。可现在,他如猛兽般的横冲直撞却疯狂地将我撕裂,将我的心撕/>&b碎。

    “令狐容忌,我恨你。”因为极度的不适,我又陷入了昏迷中。

    在意识尚未完全迷失前,我听到耳边一句酥酥麻麻的“但是,我却爱惨了你……”

    呵呵,大概是幻听吧!爱,怎么会这般痛彻心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