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被贬为奴-神殿霸-
神殿霸

第三十四章 被贬为奴

    怒气起,山风嚎,电闪雷鸣,暴雨骤降。我站在雨中,冷冷地看着雷电将素瑶身后的闲杂人等逐一击溃,“今天,就用你们的性命,为我离境殉葬!”

    素瑶神色慌张,下意识地后退着,“你怎么有这么诡异的力量?”

    我扬起手朝她的脸颊甩了数十个耳刮子,“你真是丢了你们仙界的脸,连我区区一个凡人,都斗不过。”

    素瑶的脸肿成了猪头,我才停了手,“我突然有些后悔,三年前没有直接杀了你。”

    素瑶啐了一口血,讪讪笑道,“你不知道的是,三年后我那副柔弱不堪的身体,在回府后确实是死了。也幸好是死了,倘若没死,我怎么找回原先的记忆,恢复仙法?”

    “我能杀你一次,就能杀你第二次!”我踏着雨水朝她走去,如屠夫般将青云剑扛到了肩上,冷瞥着趴在地上苟延残喘的素瑶。

    “你要是敢动我,你二师兄和六师兄,你就再也见不到了。”素瑶瞪着死鱼般的眼睛,鼓着被我打肿的腮帮子,近乎要哭出声来。

    “他们在哪?”我捏住她的下颚,突然间慌了神,关心则乱。

    素瑶艰难地从地上爬起,“你入宫为妃,我就让你见他们。”

    “好。不许伤害他们。”

    我收起满腔的怒火,由着赶来的侍卫带走惊魂未定的素瑶,徒手刨地,将离山枉死的师兄弟逐一埋了。

    在离山漫山的坟丘上,坐了三日,渐渐冷静下来,才发现此事有诸多疑点。令狐容忌难道仅仅因为吃醋而屠山?可他心里都没有我的位置了,怎么可能吃醋?为何有谣言传二师兄意图造反,离山才惨遭横祸?

    我心中疑虑重重,若不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又怎么对得起离山上下枉死冤魂!

    看着半山腰处的迎亲队伍吹吹打打而来,我终是换上一袭红装,踏在埋着师兄弟尸骸的土地上,再无退路。

    “师兄啊,七走了。”我仰头以酒浇面,浓烈的酒浸湿我伤痕累累沾满污泥的手,疼得我浑身抽搐。

    坐在轿子中颠簸了一天,总算被抬入宫门。即便我识路的本领不太好,也是发觉了迎亲队伍绕着东宫整整围绕了三圈!

    素瑶就不怕用力过猛,把东宫里头的令狐容忌活活气死?我揉着眉心,无奈地听着轿夫极其粗糙地吹着唢呐。

    “且歌,当上娘娘很了不起?用得着在东宫外这么显摆吗?”冷雪一脸怒火,叉着腰朝着大喜轿内的我喊道。

    隔着帘子,我未置可否。即便令狐容忌做了这么多不可饶恕的事,知道他还活着,心里还是有一丝庆幸。

    追风拉着冷雪,“殿下的事,不是我们可以插手的。”

    “我就是生气!殿下掏心掏肺宠着的女人,居然对殿下拔刀相向!”冷雪不服气地嘟嘟囔囔,眼眶通红,“殿下听这烦人的唢呐声都气吐血了,她在里头肯定偷着乐!”

    “听见没?再不走殿下要是有什么闪失,你们所有人都得陪葬!”追风指着轿夫厉声喝道。

    轿夫连忙将轿子调转过头,嘈杂的唢呐声戛然而止。

    “是谁让你们在东宫吹吹打打?”令狐容忌披着宽大的披风,坐在步辇中,由着四个侍卫抬出。

    几日未见,他脸色苍白,胡子拉碴,眼神却犀利地可怕。

    “太子殿下恕罪啊,奴才们只是依着素瑶郡主的指令行事,完全没有冒犯殿下的意思!”一长相机灵的宫娥跪伏在地,吓得结结巴巴。

    “拖下去全部斩了!”令狐容忌冷冷说道。

    追风上前一步,在令狐容忌耳边私语,“殿下,且歌姑娘再怎么说也是皇上后妃。您下令斩杀她,万一激怒皇上得不偿失。”

    令狐容忌抿着唇,“留下她也可以,让她自己走回寝宫。”

    “是。”侍卫们齐声应道。他们利索地将惨叫连连的轿夫拖下去,并将我推下喜轿。

    我被摔在令狐容忌面前,满是伤口的手掌被地上的石子硌得生疼。

    令狐容忌皱眉,“看到我没死。是不是很失望?”

    “我离山上下被你杀尽,你没死我确实失望。”

    令狐容忌沉眸,“我什么时候动你离境了?本殿去的时候已经尸横遍野…”

    “容忌哥哥,你跟这个铁石心肠的女人说什么?要不是因为她,你也不会被重伤!”素瑶急匆匆赶来,一只脚踩在我的手背上。

    我的手心很快被石子磨出血,将素瑶推到一旁,本就没用什么力气,她却夸张的地退了好几步。

    “哎呦……”素瑶尖叫着朝令狐容忌怀里扑去。

    令狐容忌面无表情,看不清是喜是怒。他任由素瑶在他怀里发嗲撒娇,“别闹。”

    “看来我刺你那一剑还算轻的,这么快就能和你的好妹妹打情骂俏了!”我收回肿胀不堪的手,心里五味杂陈。

    “且歌,我且问你,你当真想本殿死?”令狐容忌一只手拦着素瑶的腰肢,一只手却将拳头攥的紧紧的。

    我咬着牙抬头定定看着令狐容忌,“你且说你那天上没上过离山,杀没杀过我师兄?”

    “在你心中,我是不是没你师兄一半重要?”

    我默然,倘若不重要,青云剑刺穿他胸膛的时候,我怎么会难过到无以复加?无论有什么样冠冕堂皇的理由,在他决定对我师兄动手的那一刻起,我和他之间就再无可能了。

    我颤颤巍巍起身,不再看他和他怀中一脸得意的素瑶,“如果可以,我希望从未见过你。”

    “甚好!”令狐容忌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妖冶的笑,“既然如此,我也无需对你手下留情了!”

    “来人,父皇后妃且氏对本殿意图不轨,有损皇家颜面。鉴于其天女身份,暂不处死,就将她贬入辛者库罢!”令狐容忌凉薄的唇微微勾起。

    “容忌哥哥,这样不妥吧?她今日进宫,皇上定然是要召见她,你这时候治她的罪,怕是会激怒圣上!”素瑶心翼翼地看着令狐容忌,眨着水汪汪的眼睛,将的身体蜷缩进令狐容忌怀里,颇有一种我见犹怜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