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凯旋归来-神殿霸-
神殿霸

第三十二章 凯旋归来

    师父去了,离山便是我的责任,无论如何,我不能让梦魇成为现实。

    “如果你是想看我痛苦,那你成功了。”我仰着头,朝着天扯着嗓子喊道,“但是我起码拥有过幸福,不像你,一辈子都只能活在阴霾中,以别人的痛苦为乐。我真替你感到可悲!”

    雷雨随着我的泪水倾盆而下,我甚至能感觉到鬼见愁身上阴鹜的气场,他正在揪着我的衣领,死命地掐着我的脖子。

    那双手,似乎是用尽了全力想要扭断我的脖子,我却毫不在意地笑了,“怎么,几句话你就受不了了?你这只**沟里的臭虫!”

    “我不杀你,也有一千种法子让你生不如死。”鬼见愁的声音轻飘飘地钻入我的耳里,却像是一把利剑,将我这一十四年的回忆撕成了碎片,比起砸在身上生疼的雨滴更加冰冷。

    他松开了我的衣领,踏着雷雨而去。我瘫坐在师父最宝贝的梧桐树下,两眼一翻,又陷入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天朝贰佰壹拾肆年最后两个月,我陷入了可怕的梦魇,每一分每一秒都沉浸在师父故去的悲伤中。梦魇中,悲伤逆流成河;梦魇外的天朝,暴雨袭城,浮尸百里。师父曾说,我是天煞孤星,惑乱江山的命格,现如今,无奈地成了事实。

    三年后,大师兄飞升成仙,二师兄远走他乡,而我,终于走出阴霾。

    大师兄走的那天,一袭白衣胜雪,天边祥云坠满。他说,等他得到他想要的,就会回离山找我。我紧紧攥住青云剑,将温润如玉的大师兄铭记在了心里。

    二师兄走的那天,面容憔悴,苍白无力。当今圣上由于三年前的一出病,元气大伤,虽被素瑶救回,身体到底不胜从前。之余朝廷上下的事,尽数交由了皇后和左相。皇后眼里容不得沙子,即便二师兄已经将自己天朝前太子的身份忘却,依旧乐此不疲地派人暗杀二师兄。

    就像我留不住胸有大志的大师兄,我一样留不住满眼寥落去意已决的二师兄。孤身坐在屋檐上,看着漫天星辰。每颗星星都幻化成令狐容忌的样子,他或喜或怒或笑或嗔,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这是三年中,第一次因为想念令狐容忌而失控。

    “师妹,夜里风凉。”五师兄不知什么时候坐到了我身边,将宽大的披风盖在我身上。

    我连忙擦去脸上的泪,稍稍撇过头去,“可不是么!坐久了被风吹迷了眼,痛得很。”

    五师兄和煦笑着,朝我递来一碗热气腾腾的面,“生辰快乐。”

    我回眸,看着五师兄带着慈爱的笑意,鼻子一酸又是热泪盈眶。我将脑袋埋入五师兄胸膛,拥抱着这转瞬即逝的温热,“师父走后我一直陷入惴惴不安中。怕一觉醒来离山覆灭,怕两眼一闭师兄们都离我而去……”也怕令狐容忌因我再受鬼见愁的迫害。

    “我原以为这三年,你因为了尘大师仙逝而悲痛不能自已,每时每刻都恨不得赶回来陪伴你左右。天朝上下因你洪灾泛滥,死伤无数,我不怨你,只心疼你掉了那么多泪。你三年未回信,我也不怪你,只当你接手离境忙到没空回信。”令狐容忌骑着黑龙,在一片死寂中穿云而来。

    “什么信?这三年,我并未收到你的信。”我有些欣喜,令狐容忌终于凯旋而归,又有些无措,他冷漠的脸显得那么陌生。

    令狐容忌轻蔑地看着我和五师兄,兀自笑了,笑得有些凄楚,更多的是讥讽,“我心心念念的女人,在我命悬一线的时候,正在和她的师兄们耳鬓厮磨。”

    我站起身,背后寒意料峭,三年中我写的每一封信他都没有回,我却依旧希望他早日班师回朝。却不料,人心易变,令狐容忌竟变得如此陌生。

    “什么叫我和师兄们耳鬓厮磨?”我将手中的碗狠狠地朝他的方向砸去,砸在他坚硬的铠甲上摔得稀碎,“你走,我讨厌这样的你!”

    令狐容忌皱了皱眉,不悦地看着他身上残留的汤汁,“你简直不可理喻!”

    “好!是我不可理喻,是我一厢情愿,是我不自量力以为和你共赴过生死就能矢志不渝。”我定定地看着他,终究还是说出了最不愿说的话,“从今往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守我的离山,一别两宽,各生欢喜罢。”

    说完,我便和五师兄下了屋顶,关了门窗,不再管他的去向。

    “为何不解释?”五师兄叹了口气,无奈地看着我用被褥包裹着自己,躲在被窝中置气。

    “他对我,连最起码的信任都没有,我解释他能信吗?三年内,我给他写了多少信,他从没回过。写到最后,我甚至担心他是不是死了收不到信,可他呢?不仅活得好好的,还顺便变了心。”

    五师兄沉吟许久,低低说道,“或许,或许他有难言之隐。明日,你去寻他问个清楚。倘若他真变了心,再将他忘掉也不迟。”

    能有什么难言之隐?我渐渐静下心来,倘若他明日再来,我定要心平气和问个清楚。如若他明日不来,证明他根本没将我放在心上,我又何必庸人自扰?

    翌日,天蒙蒙亮。

    绿莺在铜镜前奋力地编着辫子。不一会儿,绿油油的羽毛就变编排地整整齐齐。

    “你在做什么?”我揉了揉眼,不敢置信平素里不修边幅的绿莺竟也会编辫子。

    绿莺慌忙张开翅膀,遮住它的脑袋,“鸟为悦己者容嘛!你可不要笑我!”

    “你这脑袋瓜子,又看上哪里的野鸟了?”我一夜未睡,头痛得很,揉着眉心,倒是有些羡慕绿莺的无忧无虑。

    “他可不是野鸟,他是黑龙!自从三年前和黑龙分别后,我满脑袋都是他呀!”绿莺给自己绿茸茸的脸颊涂上了一层腮红,对着梳妆镜忙碌地捯饬自己,“主人,你难道还不知道?令狐容忌今日凯旋,还没回城就浩浩荡荡往离山上赶了!”

    今日才归来么?那他昨日是迫不及待先飞回来找我?我不甚疑惑,心里头也生出一丝紧张,同绿莺抢着镜子,笨拙地给自己上了些水粉,好遮住一夜没睡所致的憔悴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