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黑风客栈-神殿霸-
神殿霸

第三十章 黑风客栈

    令狐容忌头都不回地将我直接拖走,我想着那天的鸢尾花海,脸上燥得慌,“令狐容忌,你可别太用力,上回我可是被你折腾得腰酸背痛连床都下不了!”

    令狐容忌困惑地看向我,随即唇角微微勾起,附在我耳边轻轻问道,“歌儿是迫不及待想要了?”

    我连连摇头,脸却因为心虚红得透透的,“才不是!我,我这不是怕你乱来嘛!”

    令狐容忌摸了摸我的头,邪魅笑道,“今天怕是要让歌儿失望了!”

    “呸!才没有失望!”我声地嘟囔着,令狐容忌却突然捂住了我的嘴。

    “此处瘴气深重,定有妖魔出没,他们不便跟来。”令狐容忌捂我嘴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我的脸,酥酥痒痒的。

    “那你带我来做甚,难不成还要降妖除魔?”我困惑地看向令狐容忌,虽然他是战神,但也仅仅是凡间的战神,对待那些怪力乱神,他能有十足的把握?

    令狐容忌干咳了声,随即颇不要脸地自我膨胀着,“带你来,就是想让你见识见识为夫的过人之处。”

    ……

    我见他自信满满的样子,倒是不好打击他,默默陪着他进了黑风客栈,在客栈二楼的躺椅上斜靠着。

    没一会,让人大跌眼镜的是顾桓和花颜醉扭打着进了客栈,身后还站着方才将我从秃鹰背脊上扔下来的男子!

    令狐容忌唇角微微勾起,“能来黑风客栈的果真不是一般人!”

    “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我颇有些头疼,竟不好意思说我认识他们。

    “上回黑衣人宫中被你我刺伤,我便命死士跟踪他。他元气大伤没发现死士,毫无防备地一路狂奔至黑风客栈。”令狐容忌把玩着手中的酒杯,深邃的眼眸让人捉摸不透。

    “黑衣人每天傍晚就会回客栈,用这里的酒浸泡伤口。”

    我心下了然,“所以你换了酒?”

    令狐容忌放下酒杯,点了点头,“不错,这回定不能让他跑了。”

    “只是,楼下这几位看上去来头不,真的不会招惹出别的事端?”我忧心地看着楼下扭打在一起的顾桓和花颜醉。

    令狐容忌沉了眸子,不以为意,“你不觉得他们看上去很蠢?”

    好像是有那么点蠢!不过令狐容忌用得着这么大声说话嘛?我怕楼下那几位听到,连忙捂住令狐容忌的嘴,“嘘,少说两句行不行?”

    他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脸上即刻浮现出两坨红晕,似笑非笑地看着我,“那就只好用你的嘴堵住我的嘴了!”

    我被他按在二楼的栏杆上强吻着,动都不敢动就怕发出些声响惊扰了楼下那三位。令狐容忌却得寸进尺地将手探入我的里衣肆意游走。

    “唔,好热……”令狐容忌将温热的鼻息洒在我的脸颊,带着微弱的酒气,一扫平素的冰冷,多了些人气儿。

    我无奈地将他推向一边,记起月老说过令狐容忌酒量甚浅,通常都是一杯倒。这么紧要的关头,他竟还敢喝酒!?

    我将酒壶反手藏到身后,却推搡不过令狐容忌,被迫承受着他密集又狂热的吻。

    “嗯……”我的身体也迅速被他点燃,不由自主地发出了奇怪的声音。我尴尬地捂着脸,连连将令狐容忌推向一旁,令狐容忌只怔怔地看着我发笑,“甚是悦耳!”

    “滚!”我羞愤至极,一脚踹在了令狐容忌神事情,不料动作太大,引起了楼下三位的注意力。

    顾桓和花颜醉停止了扭打,和身后粗犷的男子齐刷刷地抬头看着我和令狐容忌。

    “女人,你没死!”粗犷男子惊喜至极,声音响彻云霄。

    花颜醉媚眼迷离,见到是我,连忙和顾桓保持着一尺宽的距离,整理着凌乱的墨发,还不忘将自己的袖口往下拉,好露出若隐若现的胸膛,“且,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你激动什么?没看见她身边还有一个人!”顾桓冷哼着,并未上楼。他的眼神在令狐容忌身上停留了片刻,便移向我,“惹这么多桃花债是嫌命不够长?”

    “要你管!亏我还救你一命,你却不知感恩!”我真真气愤,好歹我也算是他的救命恩人,他怎么三番五次咒我死?

    “如果真能早些死去也好,这样便可长久留在幽冥鬼界了!”顾桓轻飘飘地说完,轻飘飘地转身离去,丝毫不介意自己被花颜醉打得鼻青脸肿的狼狈样。

    他一走了之倒是没什么,这剩下的才叫棘手!令狐容忌冷冷地盯着花颜醉和粗犷男子,又转头问我,“趁我不在,姘夫都找上了?”

    “你才是姘夫!我是且即将过门的未婚夫婿!”花颜醉反唇相讥,“况且,也只有我这般天人之姿才配得上且的倾城之貌。”

    粗犷男子毫不示弱,一把将我提到他跟前,霸道地扛到肩头,“这女人,是老子的。”

    我被他晃悠地头晕脑胀,胃里翻江倒海,脸色铁青。

    令狐容忌针锋相对,“歌儿她不是你的,她属于她自己。而我,属于她。”

    被令狐容忌这么一说,粗犷男子也觉得十分有道理,连连点头,“你说得正合老子心意,现在离开老子的女人,放你一条生路!”

    “令狐容忌,你别闹!乖乖离开客栈,我不会有事的……”我被粗犷男子晃悠地差点没吐出来,强忍着胃里的不适朝着令狐容忌摇头。

    可他这厮!凡胎**还敢这么犟!明明不知道对手有多强大,还显出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

    花颜醉细长的眼眸一眯,颇有兴致地看向令狐容忌,“你可知你面对的是妖界风华绝代的妖王我以及魔界让人闻风丧胆的魔王墨染尘?”

    令狐容忌一如既往地冷漠,“那又如何?”

    花颜醉吃吃笑道,“以我一己之力即可将你碾成碎片,你觉得如何?”

    魔王终于舍得将我放到一边,朝着令狐容忌大步走来,一手提起令狐容忌的衣领,“颜醉,此人留给我!老子必要将他抽筋扒皮,挫骨扬灰!”

    令狐容忌不悦地皱着眉头,他向来洁癖深重,也十分好面子,这回被魔王这么对待,定然是要视为奇耻大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