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三年之约-神殿霸-
神殿霸

第三章 三年之约

    师父见状,定是知道他来听墙角了,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好你个七,出来也不说一声!”六师兄捂着后腰,疼得龇牙咧嘴。

    我笑眯眯地揽着他的肩,“不就是摔了一跤么,大老爷们的,别这么爱计较!”

    六师兄刷得一下红了脸,“,七!你既是女子,以后断不可以和师兄勾肩搭背,男女授受不亲的。”

    男女授受不亲?女子真有这么可怕的嘛?不过我对这些并不在意,我更关心我那该死的生死劫!

    “对了,容忌道友可否转醒?”

    六师兄摇头,道,“还没死就算命大了。你问这做什么?”

    “哎,师父说了,我的生死劫极有可能同他相关,我原想杀之而绝后患,师父说他是我招惹不得的人。杀不得爱不得,但不代表打不得呀!”

    六师兄略显吃惊,“打他?”

    “是啊。他在哪,快带我去!”我双手缠着六师兄的胳膊,向往常一样同他说话,但他今天十分不自在。脸红了又红,还推搡开了我的手,眼神躲躲闪闪,“好好好,带你去!”

    我的见识虽浅薄,但总能察觉到寻常人不能察觉的微细节。六师兄今天这反常的样子,大概是同我女子的身份有着很大的关系。改日,等五师兄下山采办,我可得叫他给我带些话本子看看。究竟女子是多可怕的存在,连六师兄这大大咧咧的性格都在可以闪躲。

    师父将容忌安置在后院的空屋里,我进屋的时候,大师兄和二师兄正在为他运功疗伤。影影绰绰的油灯在微风中摇摆,他的领口微微敞开,隐约可见的胸肌总是引人遐想。但往更深一层想,能引起什么遐想呢,我也回答不上。

    “师兄,你们在给他渡修为么?对他那么好作甚!”我心里暗自嘀咕,容忌可是我的生死劫呢。

    “他不能在离山出事。”

    好吧,那我就在门外等会吧。我一屁股坐在门槛上,百无聊赖地数着天上的星。脑海里,是傍晚我和容忌在仙泉中发生的片片画面。

    想了大半天,竟无法自拔了,最终还是被我自己一巴掌扇地清醒了过来,“怎么满脑子都是没穿衣服的容忌啊!虽然他不穿衣服也很好看。”

    “噗……”坐我边上的六师兄一口清茶如数喷在我脸上,“没发现啊,七你竟能一本正经地说着流氓话!”

    屋内的二位师兄此时已经调息完毕,似是听到了我和六师兄的对话。二师兄难得嘴角带笑,“七既是女娃娃,日后可不能再同六厮混了。”

    大师兄走过来宠溺地摸了摸我的头,“改日,我去半山腰密林,给你寻一只雌性仙灵,让她陪伴着你如何?”

    “甚好甚好!师兄马上帮我捉可好,我有点迫不及待了呢!”

    六师兄连忙起身,央求着大师兄,“师兄,你顺便也给我捉上一只仙灵吧!据说那东西极有灵性,好玩的很!”

    大师兄摇头道,“我寻只仙灵原是想让她照顾我们七。我们对女儿家的事一窍不通,是该找个女子好好教七了。”

    我这一十四年啊,除了师父,六个师兄以及离境中的散家弟子,还真没见过其他人,对于新朋友,我是十分期待的。

    大师兄朝我笑着,“你先回去睡觉,明早师兄一定把你要的仙灵带到。”

    “好说好说!”我连连笑着,将大师兄二师兄迎了出去,待他们走远又折身返回,翘着二郎腿坐在容忌卧榻边上。

    上一秒还想教训教训他,给我的命运造成那么大的变数。但此刻,静坐边上,看他微皱的眉头,只倒是他也是个可怜人。黄袍加身,依旧身负重伤,大概身居高位,自然而然成了很多人的靶子。

    我虽闭塞于离境,人情世故不大懂,但也并非全然不知。

    “看够了?”容忌忽然睁开眼睛,嘴角噙着一丝笑意。

    这厮这么快就转醒了?一时间,我竟不知道如何回答。

    “你真不知身生父母?”

    容忌猎鹰般锐利的眼神让我略感不适,他对得天女即可得天下的谣言大概是深信不疑吧!

    我挪了挪自己的身体,往后靠些尽量同他拉出一些距离,“知与不知很重要吗?容忌道友,倘若你还有气力问这些毫无意义的问题,那便也有气力即刻离开离境。”

    “你竟敢这么对我说话?”容忌的脸沉了几分,脸上的傲娇一看便是身居高位,被人众星拱月捧出来的。

    我不禁嗤笑,“跟个娃娃一般!”

    我摆了摆手,转身朝屋外走去。就此别过吧!若不相见,他也不再是我的生死劫。

    “你愿意同我下山?”容忌忽而将我拉住,带入了他的臂弯之间。

    他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血腥气,胸膛再热,靠近的人始终不敢掉以轻心。

    “不愿意呢。令狐容忌,你是不是觉得我就是传说中的天女,然后你把我当成夺得天下的筹码?”我仰着头,一字一句地说着,看他眼里的亮光一点点寂灭。

    “我明白了。若是哪天你下山遇到什么难处,可携此玉佩来王宫找我。”容忌解开了他腰间的玉佩,郑重地置于我手心。

    玉佩温热,我竟有些舍不得他走。分明认识还不到一天,我怎的生出这么奇怪的想法?

    “七!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六师兄在屋外狐疑地看着我和容忌,下一刻就将我拽到他身后,虎视眈眈地盯着容忌,“太子殿下这么快就可以下床走动了?那我离境也不多留了,以免耽误了国事。”

    “等我三年。”

    ……

    我不知道他此话何意,只平静地目送他走远。

    “七!刚刚他都跟你说了些什么?”六师兄回过头,担心地看着我。

    “你不也听到了?叫我等他三年。大概是不服我们今天的逐客之举,待他休养生息之后,要来将我们离境一锅端了。”

    六师兄似松了口气,“你真这么认为?”

    “不然呢。六师兄,你越来越婆妈了。”我悄悄将手中的玉佩收进衣袖之中,对于六师兄过于直白的眼神,只想快些躲开。

    “七,你该不会喜欢上令狐容忌了吧?”

    我翻了个大白眼,推搡了一把挡在身前的六师兄,“让开啦,我要去找五师兄,让他帮我带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