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黑风寨主-神殿霸-
神殿霸

第二十九章 黑风寨主

    “且歌姑娘!几日未见,你竟如鸢尾花般,盛开地如此艳丽!”黑龙朝着我微微点着头,看上去谦和友好。

    他一提到鸢尾花,我就情不自禁想起我和令狐容忌缠绵的一日一夜。明明他才刚离去,竟开始想他了!

    “且歌姑娘,可有想去的地方?我可载你一程!”

    我连连点头,顺着黑龙金色的触须,爬上了龙脊,“我想去楼兰看看,劳烦龙哥了!”

    黑龙咧嘴笑道,“我正好也要去楼兰认主,主人的归期近了!”

    竟这么巧?我心下早已将黑龙的主人猜了个七七八八。黑龙的腹黑和令狐容忌如出一辙,想必他的主人就是令狐容忌了吧!

    “龙哥,你说你主人的归期近了,是什么意思?”我明知道令狐容忌只是下凡历劫的谪仙,依旧十分担心他现下的处境。

    “天机不可泄露。”黑龙显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从黑龙嘴里套不出什么话,我只好作罢。紧抱着黑龙的背脊,他一身乌黑发亮的龙鳞在灼灼阳光下,熠熠生辉。只是在不易察觉的一处地方,少了一片龙鳞,虽然没有露出可怖的伤口,但那块焦灼的皮肤一定遭遇过什么。

    绿莺顺着我的袖口心翼翼地爬了出去,站在黑龙缺失龙鳞的那片皮肤上,好奇问道,“你的龙鳞呢?该不会是赠鸟了吧?”

    黑龙用长长的触须将绿莺扫到一边去,“一边去,少在我伤口处撒盐!”

    绿莺跌落在我怀里,委屈地撇着嘴,“肯定是赠鸟了!”

    我无奈地摸着绿莺绿油油的脑袋,绿莺对黑龙,倒是上心。

    越往西飞,视野越是开阔。一望无垠的黄沙,漫天飞舞,此处大概就是楼兰边境了。

    我环顾四周,人烟寥寥,看来令狐容忌的军队还未到,楼兰的军队也尚未越过边界。

    “龙哥,怎的停在此处了?”我用衣袖遮脸,抵挡着漫漫黄沙。

    “妖王和鬼王大打出手,各路精怪实力大增,路途瘴气深重,我不心迷失了方向。”

    花颜醉真的找顾桓打架了!哎,真是个急性子!

    “龙哥,可有法子带我去鬼界看看,花兄天真耿直,我怕他被顾桓算计了去。”

    黑龙为难地摇摇头,“主子不在,我不得擅入鬼界。”

    绿莺趁机飞上黑龙的颅顶,叉着腰叫嚷道,“你个大怂龙,定是因为胆怕鬼!”

    我无奈地揉了揉眉心,下了黑龙在边上捂着嘴鼻看着黑龙和绿莺在沙地里打闹。狂风席卷而来,一时间迷了眼,我眼前一片模糊,忽然我的衣领被鹰爪提了起来,我想向黑龙求救。无奈风沙太大,完全张不了嘴。

    待秃鹰飞出去好一段距离,风沙才渐渐弱去。我睁开眼仰视着擒着我衣领的秃鹰,两只手攀上他细长的鹰爪,心翼翼地问道,“鹰兄,你这是要带我去哪?”

    “带你回黑风寨,做老子的压寨夫人!”

    我满头黑线,忙叫嚷道,“我才不要去黑风寨!我可是离山大王,当了你一只鸟的压寨夫人,多失颜面!”

    “哈哈哈哈,你这女子,睁大眼睛看清楚,老子才不是鸟!”

    秃鹰背上忽地探出一张人脸,眼睛赤红,嘴唇青紫,头上还长着一对犄角,明明才入秋肩上已经挂了一条厚厚的貂毛,一看便知不是个凡人。

    他看上去极为魁梧,毫不夸张地说,站在面前就像是一座山。我突然有些心疼这只秃鹰,造了什么孽,竟要成为他的坐骑,背脊怕是要被坐断了。

    他忽而又想起了什么,将我拉了上去,爽朗笑道,“老子不是鸟,但老子也有鸟!你要看看?”

    我连连摇头,“不必了!”

    “那今日便作罢,我两兄弟起了争执在大打出手,我得先去劝上一劝。就不多留你了!”

    他一语说罢,也不给我反应时间,就将我从鹰脊上扔了出去。得亏我学了些道法,懂得御剑术,不然定是要摔得粉身碎骨。

    秃鹰之上,那男子一拍脑门,自言自语道,“忘记问那女人姓甚名谁了,老子去哪找啊!”

    秃鹰漠然,“你将一凡间女子从空中扔下,她必是粉身碎骨了。”

    “你不早说!老子今天因为那俩混子,痛失我爱,一会非要扒了他们的皮!”

    ……

    我逆风御剑,一连打了几个喷嚏,怎么近来总遇见些奇奇怪怪的人?所幸歪打正着,被秃鹰捎了一程,我竟撞上令狐容忌浩浩荡荡的军队!

    我御剑俯冲而下,稳稳停在令狐容忌前方。疾风吹散了我的头发,褶皱了我的衣襟,也乱了我的心跳。

    令狐容忌勾起唇角,将我抱上马,眼神里满是宠溺。他似乎,比以往温柔许多。

    “歌儿,你又高了!”令狐容忌不顾身后尤遭雷击的将士们,搂抱着我柔情蜜意。

    “你为什么不带上我就匆匆走了?是不想对我负责么!”我的情绪在见到他的那一刻开始失控。原本只是觉得想他,但在他将我揽入怀中后,我却觉得有些委屈,开始埋怨他吃干抹净后一走了之。

    令狐容忌微凉的唇贴上我的唇,“征战途中,总是艰苦,我怎么舍得让你随我风餐露宿?”

    那也不能,丢我一人!这句话,我终没说出口。

    随着令狐容忌的军队进了边陲镇,荒凉得紧。路上寥寥横尸,街上几无商贩,家家户户窗门紧闭,和京都的繁华迥然不同。

    令狐容忌眉头紧拧,“追风,怎么回事?”

    “禀殿下。此处妖邪鬼魅游走,十分邪门。”

    令狐容忌将我塞进了他宽大的披风中,低头轻语,“我在,别怕!”

    我撇了撇嘴,颇有些不服气,我只身闯过幽冥鬼界,一两只孤魂野鬼我还是能应付的。

    “众将听令,就地驻扎。明日再启程!”令狐容忌一脸肃穆地转向身后。

    身后的将士却揶揄地看向令狐容忌披风下的我,那眼神一看就是想歪了!

    “殿下,末将以为您不能如此沉迷女色!”

    “殿下,您出征第一天就因为一女子而耽误了一天的行程,眼下再因为女人耽搁行程,不太好吧?”

    令狐容忌脸色冷沉,“违抗军令者,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