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盼我快死-神殿霸-
神殿霸

第二十八章 盼我快死

    “我不想的。只是我家主子不食生肉,挑嘴得很。因为几个月不吃生人,现在虚弱地快死了。”他说着抹了一把脸上不存在的眼泪,眨巴着眼睛继续说,“娘子你的肉十分香,我想借你块肉,也许能救我主子一命!”

    他说得情真意切,倒是让我有了几分动容,“好说好说!我本修道之人,如若能救活一两只死鬼,也能名垂青史了!带我去看看你主子!”

    身后的鬼见我突然转了性子,纷纷露出贪婪的目光,装模作样擦拭着脸上不存在的泪水嘶声哭嚎着。

    我一记眼刀甩过去,他们又没了声响,就笔挺地站在我身后,半步不敢移动。

    跟着鬼走了许久,终于见着了他的主人。他此时正坐在湖畔钓鱼。

    “鬼兄?可是钓到鱼了?”我从他后头探着脑袋望向平静无波的幽绿湖面。

    他缓缓转过头来,稍宽的眼距,雄鹰般锐利的眼,瘦骨嶙峋的脸颊,苍白的脸…

    这不就是当初同花颜醉在护城河底饮酒喝鸡汤的顾桓嘛?!

    “顾兄,竟是你!你怎的如此憔悴啊?”我拍着他的肩膀,虽不喜他身上阴郁冷淡的气场,但想着许是他在鬼界待得久了,才会如此这般不近人情。

    他转过身讶异地看向我,“且歌?”

    我点了点头,想不到他还记得我。

    “当初你面红起泡,今日却清丽脱俗,样子相差甚大!”他收起鱼竿,颇为喜悦,“想不到你年纪轻轻就死了!”

    我无语地看着他,满头黑线,“才没有!我活的好好的,你才死了。”

    顾桓沉吟了片刻,自顾自笑着,“是啊,我都死了好久。”

    “为什么不去投胎?”我纳闷地看着他,他在此处却并不开心,与其守着寂静的死地,不如投胎转世,感受一下生老病死也比一天天数着时辰度日强些。

    “我习惯了孤独。”顾桓掂量着桶里活蹦乱跳的鱼,在边上生起了火。

    我遮着眼睛怕被火星子溅到,“何故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倒着的?”

    顾桓边上的鬼歪着头认真思考着,“大概是因为我们鬼都是头重脚轻,倒着比较舒服。”

    “离殇,加柴。”顾桓一动不动地坐在火堆边烤着鱼。

    “听离殇说,你不吃生肉?”我撑着下巴好奇地看着他,“那你是怎么熬过这么多年的?”

    顾桓抿着唇,置若罔闻。

    果真是闷葫芦!我原想转身离去,但又想着也许他知道怎么离开鬼界,于是又折返了回来,“顾兄,你知道怎么离开鬼界么?”

    顾桓抬头,冷嗤,“为什么要告诉你?”

    “我用我的一滴血来换离开鬼界的法子,可以嘛?”我将食指放在他嘴边,反正横竖就损失一滴血,应该不会很痛。

    “我不需要。”

    离殇在一旁急得跳脚,“主子,你需要!”

    “闭嘴。”顾桓烤好了鱼,慢条斯理地吃着鱼,十分专注,也十分优雅。

    我最见不得顾桓这类面上清冷,骨子里极需他人关爱的人,直接将顾桓扑倒在地,夺过他手上的烤鱼,“瞧你弱不禁风的虚弱样!我现在就是打你,你也无还手之力。”

    “你…野蛮道姑!”顾桓似乎十分厌恶被我钳制的感觉,眼里阴鹜乍现。

    我则是毫不犹豫地划破手指,将指尖血滴入他嘴中,“离殇说你再不吃生肉就要死了,虽然你已经是个死鬼,但我还是大发善心,救你一救罢。”

    顾桓撇过头,十分嘴硬,“我不需要。”

    我跨坐在他身上,一拳锤在他胸口,不悦地嚷着,“我不管!反正你喝了我的血,被我救了一命,必须带我出去!”

    他吃痛地闷哼了一声,“也好,出去之后早点死了,你便可以留在幽冥鬼界。”

    顾桓虚弱的身体在迅速地变强,他身上的鬼气涌动,黑森森的吓煞人。我有些忌惮地挪开身体,眉头深锁,难道我的血有如此强大的力量,不仅能救活奄奄一息的鬼,还能使他功力大增?

    顾桓坐起身,眉眼间透着疏离,指着他吃剩的烤鱼,命令着我,“吃完,我送你回去。”

    “你该不会是下毒了,想弄死我?”我嗅了嗅烤鱼,香气四溢,比六师兄的烤鸡还要香上几分。

    离殇见顾桓又陷入沉默,忙替顾桓解释,“且歌姐姐别误会!你方才被黑白无常灌了许多无妄之水,阴气深重,凡人食之会恶疾缠身,只有无妄湖里的鱼能解。”

    原是这样!看来顾桓并不是个无情无义的薄情鬼嘛!

    “多谢顾兄施救!”我客客气气地给顾桓作了个揖,不料他一句不需要就将我连人带鱼给掀翻了,重重朝着地面摔去。

    天杀的顾桓,怪不得总是被孤独包围,这种性子谁愿意靠近呢!我捂着头,紧闭着眼,迎接我和地面的致命撞击。

    好在,我并没有预想中那么惨,而是稀里糊涂地出了鬼界,从地上的深坑爬了出来。

    “主人!你方才去哪儿了?”绿莺蹭地一下飞入我的怀里,毛茸茸的脑袋紧紧贴在我的胸口。

    “没事,就是遇到个死鬼。”我捡起赤羽链忙往脖颈上套,虽然鬼界一行并未对我造成伤害,但如此阴暗的地方我是万万不想再去的。

    “且!你怎么了?”屋外,花颜醉驾着黑龙悬浮在半空中。

    他侧身跳下黑龙仔仔细细地检查着我脖子上的赤羽链,“奇怪了!链子明明没有破损,方才我怎么突然感觉不到你的心跳?”

    我低头摸着赤羽链,摇头道,“方才赤羽链突然掉落,我便进了鬼界,还见到了你的朋友顾桓。”

    花颜醉双眼迷离,并未比我清醒许多,“你竟去了幽冥鬼界?”

    “是啊,我还救了顾桓一命,但他性子孤僻得很,对于救命恩人他也并不十分客气。”

    花颜醉如狐狸般细长的眼睛微微眯起,“顾桓他可是鬼王啊,实力不在我之下,怎么需要人救?”

    鬼王!我随随便便认识一个鬼,竟然是鬼王!这也难怪了他如此孤僻清冷。

    我点了点头,“他边上一个叫离殇的鬼说顾桓不吃生肉,虚弱地快死了。”

    “哼!他竟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我这就去找他打上一架,连兄弟的女人都抢,欠揍!”花颜醉气呼呼地扔掉了酒壶,也不骑黑龙,在我眼前瞬间消失地无影无踪。